第375章 赖在学生会

    “……”

    卫帆双手负背,余光偷瞄身旁的少年。

    他怎么还不问我白色的额度是多少?

    “……”卫帆见他实在没有追问的打算,扭头:“你不好奇白色的额度吗?”

    苏九抬眼,老道的:“学长不说自然有学长的道理,我都懂。”

    “……”

    卫帆差点自闭了。

    他是三年的老生,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新生满脸求知欲的跟在后面的模样。

    没想到今年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滑铁卢!

    卫帆郁闷极了,主动交代了白卡:“白卡不限额度,但是拥有这张白卡的人在神龙学院不超过十个。”

    因为能够累积到十万金币的人太少了!

    苏九像个乖宝宝一样点头。

    还是没有惊讶。

    卫帆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给他介绍东西也不拐弯抹角了,该说啥说啥。

    从今学生会开始,这是他第一次高效率的在一刻钟之内,交代完所有事。

    苏九在学生会待了一上午。

    中午吃饭的时候,谢忱他们已经打好饭菜等他了。

    吃饭的时候,一行人欲言又止的。

    最终还是谢忱开的口:“冯导师让你下午回去上课。”

    冯导师就是第一堂课要摘苏九面具的。

    苏九掀了掀眼皮:“干嘛?欠怼了?”

    岳霁华嘴里的饭差点就喷了,“你怎么连导师都敢顶撞啊?”

    李白颇为担忧的:“我听说冯导师那个人挺记仇的?”

    傅榆咬着筷子,摇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冯导师明显就是盯上小九了。”

    苏九手支下巴,不以为然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在学生会工作是副会长安排的,让他去找副会长呗。”

    挡一个欧阳骞是挡,再挡一个冯导师也没差了。

    学以致用。

    “……”

    三人佩服之。

    真不知道学生会会不会后悔收了他进去!、

    后悔倒不至于,但确实不太舒心。

    尤其是冯导师站在学生会面前要人的时候。

    “身为新生,最大的责任就是在课堂上好好听课,你让他来学生会帮忙可以,但是必须在课堂之外!今天是开学第四天,上了三天课,他就只来了一天,月考的时候,你负责的的起吗?”

    卫帆张了张嘴,“冯导师,这件事是副会长安排的,跟我没关系啊。再说了,也不是我们叫他上课的时候来的啊,你去找他。”

    找他有用才行啊!

    让人带了几次话了,全部当成耳旁风!

    但是被自己学生无视,这么丢人的事情,让他怎么说出口?

    冯导师沉着脸,挥手:“去把墨九给我带出来!反了天了!”

    卫帆一阵头疼,“行,那我给你去叫!”

    正说着,赫连聿从门外走了进来,颇为诧异的看着冯导师:“什么风把冯导师吹过来了?”

    冯导师一见是赫连聿,态度和脸色都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跟刚才面对卫帆的时候截然不同。

    和颜悦色的:“原来是赫连同学,我来这找个学生。”

    赫连聿扬眉:“学生?谁?”

    “墨九,我听说他现在在学生会做事,他一个新生能做什么事?当然是修炼更重要了。”冯导师一副苦口婆心,为了新生好的模样。

    瞥见他这个样子,卫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以他判断,估计是墨九那小子得罪这厮了,根本就是想把他带回去,方便教训罢了。

    赫连聿点头,“冯导师说的我都理解,但是对于学生会在学生之间找人管理这件事是学院定下的,冯导师有任何意见都可以跟新院长提。”

    提及新院长,冯导师嘴角不可抑制的抽了抽:“我……我只是想叫新生回去上课,课外的时间我自然不会管他这些。你也知道,这次虽然新生入学没有考别的,但是院长的通知已经下来了,月考的时候给每个班都分等级,总不能到时候因为他一个人拖累整个班吧?”

    于情于理,他这要求并不过分!

    当然,前提是苏九跟其他新生一样,特别需要指导。

    虽然没有亲眼看见墨九跟欧阳骞打的那一架,单从登记大厅那面被毁坏的墙就可以判断出,墨九并不需要新生的指导。

    他的水准起码在两年老生的水准之上。

    赫连聿如是想着,面上却是一套老练的客套:“冯导师说的我都知道了,我一定会把话带给墨九的。”

    微笑礼貌,无可挑剔。

    冯导师却心头一梗。

    光把话带到有何用?墨九根本就不理会!

    面对赫连聿,冯导师再愤怒,也没有表现出分毫,只得转身离开了。

    赫连家族他惹不起,也不敢惹。

    赫连聿目送他离开,平静的看向卫帆:“以后冯导师再来,就把事推到我身上便是。”

    “好!”

    卫帆应得大声,脸上笑容掩饰不住。

    赫连聿没再说什么,迈脚往书房走去。

    有赫连聿的撑腰,苏九愣是半个月没去上课,期间墨无溟也没有出现。

    整个班级几乎以赫连九马首是瞻了。

    当然,除去谢忱、岳霁华、李白、傅榆他们。

    谢忱是本就知道苏九的事。

    岳霁华他们先在测试室知道苏九测试的天赋,后是知道即墨无溟跟他关系不一般。

    对比之下,这个全身光环的赫连九,反而显得黯淡无光了。

    最主要的是这段时间他们听到最多的就是学生们问赫连九天赋的事情。

    她总是不厌其烦的解释,怎么震碎测试石,又怎么被执事和长老关注。

    听多了厌烦的很,尤其是他们知道苏九的真实情况。

    一个懒得逼逼的高手,一个到处炫耀的高手,高下立见。

    再说苏九,为了混五十金币也很拼了。

    每天都去在学生会晃悠,前几天学生会最忙的时候会帮帮忙。

    后来闲下来了,他就算趴着睡觉,也要赖在那。

    在学生会做事,苏九的年纪最小,他话少,不事儿逼,相处的挺愉快的。

    又是苏九当咸鱼的一天,趴在那刚睡醒,听见了旁边传来对话声音。

    “这次开擂台赛的学长真不是人,今天连续打了十场,估计赚了不少钱!”

    “哎呀,我没有那个实力,要不然我也守擂,等着别人来送钱了。”

    “不仅要有实力,还得有胆识!他这要是守擂失败了,赢得那些金币全都得吐出来!”

    刚刚还很羡慕的学生顿时噤声了。

    苏九睡眼惺忪的抬起头,打着哈欠:“……学长,你们刚刚说的擂台赛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