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告黑状

    众人脸色一变。

    “你胡说什么?”

    “墨九,你简直是目中无人!”

    苏九挑眉,别有深意的:“原来你们也不把自己当人啊。”

    那人回过神,立马骂道:“你才是狗!”

    苏九懒得跟他们废话,直接的:“想打架的奉陪,不然就给我滚远点,别吵着我睡觉。”

    新来秋导师刚刚从门口进来,就听见这么一句话。

    这他妈的不是搞事情呢吗?

    前面有人发现导师进来,都悄咪咪的坐下了。

    秋导师走到讲台上,砰砰拍了两下桌子:“都干什么?干什么?”

    苏九挑起眼梢,一本正经的告黑状:“导师,他们要跟我约架。”

    秋导师一脸黑线的瞪了他一眼,朝着其他人道:“都给我坐下!瞎胡闹什么!”

    众人恨恨的瞪着苏九,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秋导师翻开自己笔记,记录了下午要说的课程。

    他抬眼,看向苏九:“你们是新生入学,不要整天就想着打架!”

    苏九张嘴就回:“知道了!”

    秋导师:“……”

    你知道个屁!就说你呢!

    一段插曲中断了。

    秋导师开始凝聚元气,给大家分析,元气走向问题。

    “请问,墨九在吗?”

    礼貌的询问声传来。

    秋导师话音被打断,扭头看去:“你是?”

    学生了礼貌的点头:“哦,我是学生会的,墨九把学生会打了一个窟窿,有点事情要跟他谈一谈。”

    学生会被打一个窟窿?

    秋导师一脸黑线的看向坐在后排的少年:“怎么回事?”

    苏九无辜的摇头,问前面的人:“不知道,你们知道吗?”

    谢忱、傅榆、李白、岳霁华四人整齐的摇头。

    “不知道!”

    门口的学生嘴巴抽了抽,“那个,大家不要误会,就是请墨九同学回去问些事情,不是大事。”

    秋导师黑着脸。

    把学生会捅出一个窟窿了还不算大事?

    那什么才算大事?

    “行了,你带走吧!”

    秋导师一摆手,都不乐意看苏九了,脑袋疼。

    第一天上课,就把学生会捅了一个窟窿,怎么会有这么能惹事的学生?

    苏九起身,平静的从他身边走过,丢下一句话:“秋导师不用担心,我很快就回来。”

    秋导师:“……”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担心你了?

    赫连九柳眉微蹙,双眸染上了一片阴霾。

    即墨无溟不在这,正好让大家一起对付他的!

    可惜了这个机会了!

    苏九跟着学生离开,淡淡地问:“谁要见我?”

    学生挺友好的,“是我们副会长,赫连聿,听说你们认识?来登记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一声啊?”

    苏九咂嘴,语气很淡:“跟他不熟。”

    学生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果然跟赫连学长说的一样,这个人嘴硬,肯定不会承认的!

    “你要好好珍惜机会。”

    学生别有深意的说了句。

    苏九侧目看他,什么玩意?

    学生带着来到学生会,并不是之前登记的房间,那里的人正在补墙。

    清雅的房间里,应该是书房。

    赫连聿坐在椅子上,低头在写东西。

    学生把苏九带进来之后就离开房间了。

    赫连聿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对方开口。

    他写不下去了。

    抬头一看,顿时沉默了,

    少年坐在椅子上,手支着脑袋,翘着二郎腿,姿态懒散合着眼睛。

    半分不着急,就跟来睡午觉一样。

    赫连聿抿了抿唇,走了过来,轻咳了一声。

    苏九掀了下眼皮,疏离地问:“有何贵干?”

    赫连聿凝视着他几秒,在旁边地椅子坐下:“年轻人不要那么年轻气盛。”

    苏九“哦”了声,就没反应了。

    赫连聿侧身,面对着他:“你对你今天跟欧阳骞打架的事情,有何看法?”

    苏九歪着头,仔细想了想:“揍得太轻了。”

    赫连聿一噎,没好气的道:“是太危险了!”

    苏九斜了他一眼,挺惊讶:“是吗?”

    这是什么欠抽的语气啊!

    赫连聿闭了闭眼,缓了缓:“欧阳骞在神龙学院的朋友不少,你这样冲突的跟他打架,你小心招来报复!”

    苏九拧眉,不解:“所以呢?”

    赫连聿再次噎住,忽然有种在跟即墨无溟对话的错觉。

    他沉着脸,直接挑明:“我帮你转成学生会的管理人员,到时候如果他敢为难你的话,你可以申请学会生介入。”

    苏九怔了怔,旋即起身:“不需要。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上课了。”

    赫连聿倏地拧眉,“你这样……”

    苏九忽然回眸:“还是谢谢你的替我考虑。”

    淡淡的语气,眼神却很认真。

    一下子就把赫连聿刚刚升起不高兴给浇灭了,他张了张嘴:“行吧,那你要是有什么……”

    苏九忽然想起什么:“学生会管理人员,金币增加吗?”

    这弯转的太快。

    赫连聿下意识点头:“每个月有五十金币作为酬劳。”

    苏九眼睛一亮,又后退两步,走了回来:“我刚刚盲目自信了,我觉得我非常需要学生会的保护。嗯!”

    赫连聿:“……”

    劝了半天,还不如五十金币。

    苏九回去的时候,秋导师正在准备下课。

    看见他之后,哼了一声,扭头走了。

    苏九撇了撇嘴走进去。

    气氛很微妙。

    赫连九再一次站出来搞事情了,她笑着走过去:“墨九,你没事吧?”

    苏九余光都没给她,正中赫连九的下怀!

    “墨九……”

    她跟着他转身,面露凄然,仿佛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

    苏九不耐烦的转过身子,斜着眼道:“我就搞不懂了。你老喊我干什么?我跟你熟吗?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一连三个疑问,众人听得一愣。

    赫连九连忙反驳:“不是,我只是怕你会出事……”

    苏九抄着双手,挑着眉头,“你又不喜欢我,你管我出不出事啊?哦对,刚刚我见你哥了,他给我在学生会安排了事情做,如果你那么喜欢我的话,我们以后会经常见面的。”

    “我没有……”

    赫连九低下头,脸上可怜的神情有些扭曲。

    指甲陷入掌心,心里又慌又乱!

    哥哥明知道她很讨厌墨九,为什么还要帮他?

    苏九给她心里种下一个种子,就回到位置坐下了。

    赫连九这个女人是真的没有脑子。

    但是把她弄到这个位置上的人,却是个狠角色。

    慢慢来,她一定会把他们搅得天翻地覆的。

    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