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珍爱生命,远离野味

    众人集体回头。

    苏九抬眼望去,语气淡淡地问:“我生来相貌极丑,导师能够挡得住悠悠之口对我的伤害吗?如果能话,我现在就把面具拿下来。”

    导师眉心一皱,并不认同他的话,甚至还多加指责:“你的内心未免太阴暗了,一个人的长相如何用做伤害他的借口?不要找诸多借口,快把面具摘了。”

    苏九并不着急,轻声反驳:“导师不曾因为相貌受过他人的伤害,肯定无法体会我的感觉了。既然你都无法保证别人不会伤害我,却非要让我把面具拿下来,我可不可以认为导师正在伤害我?那么这样,我退学好了。不过我先声明,我退学所有的责任都在导师身上,因为导师非要伤害学生的心灵,等离开神龙学院,我一定会大肆宣扬一番。”

    他说着起身,“那么,大家保重!希望你们跟一个第一堂课就针对学生甚至伤害学生的人平安的度过以后的课程!”

    这明朝暗讽的谁受得了?

    导师咬着牙:“你,你给我坐下!”

    苏九却是不动:“可是我的面具……”

    导师黑着脸,“坐下!不用管面具了!”

    第一堂课就有学生退学,还是直言是因为他,他以后还怎么在神龙学院教学!

    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以后找机会一定要好好整治整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生!

    苏九“哦”了一声,坐下。

    “……”

    众人目瞪口呆的。

    第一堂课就跟导师杠上了!

    这新生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以后不想在神龙学院混了吗?

    讲台上的导师,手里捏着苏九的资料,牙齿磨的咯咯作响。

    他压着声开口:“既然是第一堂课,新生之间就互相了解了解吧,下面我读两个新生资料上填的缺点和优点,看看他们自己是如何认为的。”

    苏九手支下巴,漫不经心的看向窗外。

    导师象征性的读了两个不痛不痒的,然后看着苏九的资料说:“优点爱打架,缺点太聪明。这位叫……墨九的新生,我是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爱打架,但是太聪明这一点,我见识过了。”

    他趁机讽刺苏九。

    结果一抬头,气到的还是他自己。

    对方压根就没注意到他在讲什么!

    砰砰!

    他故意在讲台上拍了两下:“某些新生,上课不要走神,别等到以后提问了,一问三不知!”

    某些新生,大家整齐的行注目礼。

    苏九淡淡转回视线,表情非常冷淡,语气非常诚恳:“导师说得对,我们应该听导师的。”

    众人:“……”

    对个屁呢!

    导师就是说你的!

    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

    墨无溟手搭在桌上,微微侧着身子,手在桌子下面,就没有那么老实了。

    一会儿戳戳苏九的腿,一会儿捣捣苏九的肚子。

    苏九都怀疑他有多动症了。

    赫连九听说苏九长得丑,心里第一反应是开心,但是她偷偷观察他脸上露出来的部位,唇红齿白,明明皮肤也很白,不像是长的很丑的样子。

    她压着疑惑,一边看着导师做个乖学生,一边竖着耳朵偷听。

    苏九跟墨无溟压根没说话,他们再偷也偷听不到。

    第一堂课大家互相认识,没多久就下课了。

    这一下课,众人就都围绕着赫连九奉承起来。

    经过昨晚的刺激之后,岳霁华、李白和傅榆已经淡定了。

    三人趴在桌上,补眠呢!

    周围乱糟糟的,听得吵脑子。

    苏九干脆也趴在桌上睡觉了。

    墨无溟歪着头,跟着她的步伐,也趴在桌上了。

    他是面朝着里面,后脑勺对着外面。

    其他新生忍不住窃窃私语。

    “即墨无溟跟这个新生很熟吗?之前在食堂吃饭好像也是他们两个在一起?”

    “还有测试室外面的时候,新生单独邀请即墨无溟进去?”

    “你们不觉得这件事有点诡异吗?”

    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

    赫连九不想让大家把即墨无溟跟墨九牵扯上关系,便笑着开口:“大家都是同学嘛,以后都要在一起上课几年的呢。”

    众人闻声,连忙露出笑。

    “赫连小姐,您真是心地善良,这墨九真是不知好歹!”

    说的当然是他拒绝赫连九的事情了。

    算起来,两天时间,他拒绝了赫连九两次了。

    他哪来的脸啊?

    “就是,还得罪导师,指不定导师以后怎么为难我们呢!”

    “都是他害的,害人精!”

    “小声点,即墨少爷跟他走的近!”

    赫连九扭头看过去,眼神有些晦暗,面上笑吟吟的:“哎呀,你们不要多想啦,就算导师以后为难你们,我肯定会帮你们的嘛。”

    这还真是拉好感度的同时踩用力苏九了。

    有她贴心又善良的程度,苏九都快成十恶不赦了。

    甚至有人为了讨好导师,已经开始准备好好地教训教训他了。

    上午一共三堂课,苏九听得犯困,忍不住踹了墨无溟一脚。

    要不是他来这破地方,她也不用困在这当学生了。

    墨无溟余光落在他身上,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一行字。

    吾妻有何贵干?

    苏九拿起笔回了句。

    谋杀亲夫。

    墨无溟差一点被她逗笑了,冷硬的薄唇抿起着一条线,顺势又写了句。

    你舍得吗?

    苏九朝着他微微一笑,桌底下的脚,报复的踩在他脚背上。

    墨无溟眼梢抽了抽,拿起笔又写了一行字。

    脚踩的痛不痛?要我帮你揉揉吗?

    苏九红唇抿笑,回了俩字:狗腿。

    墨无溟继续回:想吃狗腿?明天给你去打条野狗?

    苏九斜眼,回:珍爱生命,远离野味。

    墨无溟继而回:听吾妻的。

    苏九手抵在唇间,忍着笑。

    俩人的互动,幅度并不大。

    但是架不住赫连九一直偷偷看他们。

    俩人明显在写什么东西。

    等到下课,桌上写字的纸已经不见了。

    赫连九忍不住好奇,转过身子问道:“即墨哥哥,墨九,刚才那节课的问题,你们还能听得懂吧?”

    苏九看了她一眼,眼神淡淡的:“嗯。”

    事实上,她压根就不晓得上了什么。

    讲的都是元师步入元灵需要准备的条件,跟她完全没关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