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新生,把脸抬起来!把面具摘了!

    墨无溟薄唇动了动:“走。”

    吝啬的多一个字都不愿意说。

    而他越是这样,赫连九就越是上心。

    *

    大厅里好多新生都在等结果。

    这是第一次招生只填资料和测试,大家一度怀疑是不是院长换人了。

    下午,通过标准的新生很多,比往年的人数多一半。

    经过赫连九的暗箱操作,苏九他们一行人全部分到一个课堂。

    众人十分开心,却并不知晓这背后的故事。

    当然,就算苏九知道也只是翻了白眼罢了。

    但是岳霁华、傅榆和李白就未必了。

    赫连家在四九城威望,让人遥不可及,谁不想跟赫连家牵扯上关系?

    如今他们竟然能跟赫连九一起课堂,以后离开学院都是吹牛逼的资本啊!

    测试通过的新生,基本上都一起聚集在了北广场。

    一大片空地,少说也有几千人。

    以前觉得玄天宗都已经很大了,现在一比,小巫见大巫。

    神龙学院的范围大,各个方面的条件都很好。

    住宿,吃饭,衣物,都会有专门的地方。

    唯一标准:自己掏钱!

    新生住宿去,位于神龙学院的南边。

    有单独宿舍,有群居宿舍。

    苏九直接选了单独的。

    结果被告知她无权限。

    只有拥有学生金币的学生,才能住单独宿舍。

    苏九阴着脸进了群居宿舍。

    一个房间七张床,唯一的好处是他们一间房。

    苏九掀开床帘,侧身倒下了。

    谢忱却站在他床边,左右看了看,“你们把衣服穿起来,成何体统!”

    以前不知道苏九是女的,现在知道了,他得好好抓一下。

    苏九一脚踹到他屁股上:“你是不是闲得慌?”

    谢忱:“……”我这不是保护你的吗!

    苏九白了他一眼:“你要是闲得慌就去看蚂蚁上树,别在这里烦人。”

    谢忱:“……”

    还是那个九哥!

    有啥可保护的?

    不保护自己就不错了!

    谢忱想通了,歪倒在床上睡着了。

    新生第一天入学,只需要了解环境,并不需要上课。

    第二天会有导师过来带人去课堂。

    苏九并没有睡很久,就起来打坐了。

    隔着床帘,不妨碍她做自己的事情。

    直到天黑,门口隐隐发咯吱的声音。

    苏九敏感的睁开眼睛,莫名觉得这气氛有点熟悉啊。

    紧接着,门就被人推开了,一颗脑袋伸进来:“九儿?”

    苏九:“……你怎么哪都摸得到?”

    墨无溟推开门,悄声进来,径直的爬上床。

    谢忱:“……”

    李白:“……”

    傅榆:“……”

    岳霁华:“……”

    早知道就出去尿尿了,憋死了。

    只有谢忱的两个同伴睡得呼呼的。

    墨无溟盘着腿,沉黑的眼眸闪了闪,伸手捏着她的脸颊:“瘦了。”

    苏九翻了个白眼,挥开他的手:“姨娘不在家姨夫精。”

    墨无溟靠在床头,抬着下巴:“你还记得你离开前是的话吗?”

    苏九装傻的看着他的黑眸:“什么?”

    墨无溟抿起唇,手撑着双,倾身靠近:“就是你说的……那个。”

    苏九靠在墙边,抄着双手看着他。

    似笑非笑的:“你确定要在这个狭小的地方搞?”

    李白:“……”

    傅榆:“……”

    岳霁华:“……”

    搞,搞什么鬼?

    谢忱有经验,从被子里抠出来两团棉花,塞进耳朵里。

    被子拉过头,脑袋一蒙。

    睡觉!

    墨无溟撇了撇嘴,伸手把她扯进怀里,“我才不想把你的声音给别人听见,我要以后自己听。”

    李白:“……”

    傅榆:“……”

    岳霁华:“……”

    为什么天还不亮?

    有些人熬着熬着就听直了。

    越来越精神,雄赳赳气昂昂。

    这大半宿的情话听下来。

    火热交加。

    除了谢忱和谢忱同伴之外,李白,傅榆,岳霁华这三个小白兔,顶着黑眼圈出来的。

    导师过来带学生的时候,不由多看了他们一眼。

    “有些新生不要因为兴奋睡不着觉,以后可以天天在学院里面蹦跶。”

    三人:“……”

    我们不想兴奋!我们被是逼的!

    众人忍着笑,一群人跟在导师后面往课堂走。

    苏九抄着双手,懒散的跟在后面。

    当事人屁事儿没有。

    三人看的郁闷的不行。

    一群人被带到课堂之后,按照导师安排的顺序,一次入座。

    苏九刚刚坐下,门口又进来一群学生。

    墨无溟和赫连九在列,当即引起众人一阵欢呼雀跃的声音。

    “赫连小姐,即墨少爷——”

    “我们真是太幸运啦!”

    “是啊,居然能和赫连小姐分到一个课堂!”

    苏九坐在最后一排,靠在墙上,慵懒地目光看着前方。

    赫连九一进来就瞥了一眼人群,寻找苏九的身影,看见之后,她主动指着苏九旁边的位置。

    为了跟苏九拉好距离,她也确实是放下架子了。

    可惜——

    苏九淡淡地:“抱歉,这里有人了。”

    导师一脸疑惑的:“谁啊?方便跟赫连小姐换个位置吗?”

    墨无溟从善如流的:“恐怕不是很方便。”

    他迈脚,径直的走向苏九,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下。

    赫连九抿了抿唇,努力的压着情绪,笑道:“谢谢导师,我坐下即墨哥哥旁边就行了。”

    墨无溟一抬脚,往往下一踩。

    嘭咚!

    整张课桌,碎成几瓣。

    墨无溟微微蹙眉,有些惊讶提醒:“学院里的桌椅很不结实,你们小心一点。”

    赫连九指甲陷入掌心,还真的挺能忍的。

    “没关系啦,我坐在前面就行了。”她走到散架的桌子前面的一张坐下,回眸朝着苏九笑。

    苏九脑壳疼,冷眼扫向旁边的男人。

    压着声:“你安排的?”

    墨无溟手指在桌面敲了敲,默认了。

    苏九扭头,手支着脑袋,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她就应该找他到之后就离开的!

    她这辈子就不知道好学生怎么当!

    不打架惹事,日子还有什么乐趣?

    没爱了。

    导师在前面开始点名了,点到苏九这里,他举了举手:“到。”

    导师拧起眉头,颇为不悦:“这位新生希望你认真对待!把脸抬起来!”

    苏九歪着头,听话的抬起来了。

    但是脸上有面具,只能看见一双眼睛,还有殷红的唇瓣。

    导师抿着唇,面色沉沉的:“把面具摘了,你们以后将会是几年的同学,有什么见不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