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那是他未来的媳妇儿

    从赫连九的位置来看,墨无溟手扶额头,应该是闭着眼睛的,声音不冷不热的。

    但实际上他手挡住了额头,黑眸埋怨的目光盯着苏九,两根手指朝下,像是无措的小短腿扑腾着,叫喊着冤屈。

    苏九险些就被他逗笑了,清了清嗓子,抿了一口酒。

    淡淡地:“即墨少爷可以尝尝这里的酒水,味道还不错。

    墨无溟一动不动的,双眉微微扭曲着。

    双指在空中走了走,又因为她距离太远够不到她的腰,而又绝望落在自己腿上。

    弱小、可怜、又无助!

    苏九一口酒差点喝呛住了。

    以前也不知道他这么会玩角色扮演啊!

    这时,赫连聿和他的随从端着饭菜走了过来,也带了墨无溟的那一份。

    赫连聿对妹妹特别体贴,先把饭给她,之后坐下的。

    墨无溟眼神冰冷,拿起赫连聿的饭,递给了苏九。

    “你为何不吃饭?吃吧,别客气。”

    “……”他脑子坏掉了?

    苏九歪着头看他,不太懂他的意思。

    赫连聿的随从很会看眼色,立马返回重新去打饭了。

    苏九端起饭,又摆回了赫连聿的面前:“谢谢,我不爱吃饭。”

    赫连聿望着他吃肉喝酒,气质清冷的模样,莫名皱了皱眉,把那一碗饭又端给他。

    “你这个年级是长身体的时候,哪能不吃饭?”

    苏九撇了米饭一眼,并没有动弹。

    赫连九吃了一口米饭,出声:“这个米饭很好吃的,你尝尝看。”

    苏九表情很冷淡,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往后一靠,不再吃了。

    赫连九抿起唇,无辜的看向赫连聿。

    赫连聿拧起眉,心里也有些不悦了。

    别人示好,他就算不接受,也没必要这样吧?不是给人难堪吗?

    赫连聿看了即墨无溟一眼,表情不似之前那般随和了。

    他没想到即墨无溟的脸色比他还要阴沉,仿佛他是个罪大恶极的坏人一样。

    “……”

    赫连聿抑郁了。

    苏九忽然情绪不好,并不是因为赫连聿,也不是因为赫连九。

    只是想起了前世的事情。

    她也有过哥哥,而且她还亲手杀了他。

    那并不是一个开心的记忆。

    苏九闭眼,压下情绪,看向其他人:“好了吗?”

    谢忱刚放下碗筷。

    至于岳霁华、傅榆和李白他们脸都埋在碗里吃,饭早就吃完了。

    苏九把酒壶剩下的酒推到墨无溟面前:“味道真的很不错的。”

    墨无溟长睫低垂,拎起酒壶,正准备借酒浇愁之际——

    两根手指忽然在后背从右边划到左边,轻轻地,像是在报复。

    墨无溟后背微微一僵,苏九已经从他背后经过,背着双手,步伐轻快。

    心情不错。

    墨无溟余光轻扫,将她反应收于眼底,心里所有的阴霾都消失了。

    他拎起酒壶,瞥了眼苏九用过的杯子,不计较的那拿过来。

    用她喝过的杯子喝酒。

    本王好惨,只能这样以慰相思。

    他默默地想着,动作倒是不慢,已经喝上了。

    赫连聿捏了捏眉心,这才一上午,他就被这个好友弄得晕头转向了。

    他抵不住好奇地问:“那个新生是你的好朋友?”

    墨无溟模棱两可的:“不是。”

    那是他未来的媳妇儿。

    赫连聿深吸了一口气:“你们只是第一次见面,关系就怎么好?”

    墨无溟抬眼看着他,语气淡淡地:“关系好未必是好朋友。”

    赫连聿脑子疼,不想跟他绕圈圈了。

    他怕等会气得吃不下去。

    赫连九默默地听着,柳眉打结,捏着筷子的手指泛白。

    她实在是不懂,对一个陌生人他都这么随和,凭什么就对她那般无视!

    压着怒意,笑着开口:“对了,我们都是新生,如果能跟他分到一个课堂就好了。”

    墨无溟又不说话了,低着头盯着酒杯,也不看她。

    赫连九眼圈有些泛红,气得。

    赫连聿只能假装看不见。

    他跟墨无溟是不打不相识,两人志同道合,后来才知道他是即墨家的孙少爷。

    他不想因为妹妹关系,跟他产生其他隔阂。

    一顿饭吃的并不愉快。

    但墨无溟却非常愉快,这可是分别三个月,第一次跟苏九坐一起,还喝她喝的酒。

    他心情变好,身上冰冷气息都稍有缓解了。

    这就给了赫连九错觉,以为自己能说上话了:“即墨哥哥,等会公布通过的名额,你那个朋友应该没有问题吧?”

    墨无溟就跟没听见一样,不吱声。

    赫连聿在旁边有些无奈,“小九,你这次应该能分到很好的课堂去。”

    赫连九抿了抿唇:“我知道呀,我只是好奇即墨哥哥的朋友去哪里嘛,如果我们能帮他的话就好了。”

    墨无溟长睫轻颤,看了过来:“你要帮她?”

    赫连九眼底掠过欣喜,难道真的跟哥哥说的一样,对他朋友好就行了?

    思及此,赫连九更加卖力了:“我的天赋很好,执事跟长老见过我之后还夸了我,如果我开口跟长老他们说的话,我们肯定都能在一个课堂上。”

    墨无溟背在后面的手指摩挲,沉黑的眼眸闪烁着淡淡的光泽:“大家都是新生,难得缘分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赫连九面积泛红,积极地:“那我就让今天跟我们同桌吃饭的新生,都跟我们分到一个课堂。”

    墨无溟眉眼低垂,冷淡地“嗯”了声。

    “……”又被利用了。

    赫连聿看了看赫连九,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们赫连家都是精明人,从来都是不吃亏的性格。

    不知为何到了赫连九这里就歪了。

    有时候他都跟娘亲一样怀疑是不是抱错孩子了。

    但这也没可能,她身上印记都在,确确实实是他妹子。

    唉……

    赫连聿又叹了一口气,在赫连九看过来的时候,还是朝着笑了笑。

    自己的妹子只能宠着了。

    看着赫连九这双双眸,不由自主的想起面具少年的那双眼睛。

    沉静无波,眸色浓稠,冷静地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哥哥?哥哥!”

    赫连九连续喊了几声,赫连聿才回过神。

    “怎么了?”

    “我等会要去找执事,你跟我一起去嘛?”

    “不行,我等会还有课。”

    “好吧。”赫连九挽住他的胳膊,撒娇:“那我跟即墨哥哥一起去?”

    赫连聿看向墨无溟,眼神问他“你去不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