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在那边谈情说爱吗?

    “那个就是即墨无溟吗?不行,我要晕了……”

    “矜持一点!真是没出息,能有多好……啊啊——啊!”

    “……”

    众人屏息,伸着头。

    玄衣男子闲庭信步而来。

    乌发如缎,黑眸深邃,丰姿如玉,仿若天人,使人暗暗惊叹。

    他的周身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

    视线掠过之处,令人胆战心惊。

    但这些丝毫不能影响颜值狗们疯狂舔颜值!

    安静的测试室外面,隐约听见他们咽口水的声音。

    苏九缓缓地勾起唇角,眸光也柔和了两分。

    若是岳霁华他们回头看的话,绝对下巴掉一地!

    似乎是察觉到了人群中的目光,墨无溟抬眼扫去,黑眸忽然闪过一丝红,又被他很好的压住了。

    赫连九看向走过来的即墨无溟,细致眉眼染了笑,声音清甜:“即墨哥哥。”

    墨无溟冰冷的目光扫去,并没有应声。

    赫连聿收回张望的视线,压下疑惑,笑着招呼:“今日你跟小九一起入学,缘分匪浅啊。”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跟今日与所有入学的新生,都缘分匪浅。”

    虽然语气冷淡,但是至少回应了。

    赫连聿掩唇轻笑,靠近他:“好好好,我说不过你,但是给我的一点面子,好歹小九是我妹妹啊。”

    墨无溟抿唇,没说话。

    但对于他这样的性格,没说话就已经是好说话了。

    赫连九默默地听着,眼底染笑:“即墨哥哥,你要进哪个测试室?”

    正说着,测试室的门打开了。

    “下一组——”

    执事站在外面叫喊。

    刚好是苏九他们这一组。

    整个测试室外面都在堵着,唯有这一扇门打开了。

    岳霁华他们刚要往里走,就听见身后传来清甜的问候声:“可不可以麻烦你们先让我们进?你放心,我们不会白白的进,可以给你们丹药。”

    她拿出一瓶丹药,笑容可亲的。

    岳霁华他们刚想伸手,就感觉到一道冰冷的视线落在他们的脸上。

    三人顿时又站了回去。

    赫连九感觉他们在看苏九的眼色行事,礼貌的看过去:“你要是觉得不够的话,我还……”

    “不需要。”

    清冷的声音,犹如一道清泉流过心田。

    众人皆是一愣,要是声控估计已经趴下喊大佬了。

    赫连九也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居然有人就可以拒绝自己的条件,清雅的脸庞带着几分为难:“不好意思哦,即墨哥哥,他们……”

    苏九抬眼,打断了他:“我请这位公子跟我们一起进去。”

    “……”

    众人一静。

    他们目瞪口呆看向说话的少年,从声音来听年纪并不大。

    他是哪里来的自信拒绝赫连小姐?又哪里来的自信要求即墨少爷?

    赫连九浅笑嫣然的开口:“这位新生你可能不清楚,即墨少爷不会轻易答应别……”

    “好。”

    男人薄唇吐出一个字,声音又大又清晰。

    这个“好”字就像一巴掌打在了赫连九的脸上。

    火辣辣的疼。

    赫连聿微怔,看了看戴面具的少年,又看了看墨无溟。

    他们俩认识两个多月了,以他的了解,他一般不会答应别人的请求。

    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等他再想,墨无溟已经迈脚走了过去,声色清冷:“多谢公子。”

    苏九耸了耸肩,转身往里走。

    很快五道身影进了测试石,门关上了。

    赫连聿摸了摸鼻子,这个两个月撞墙撞习惯了,倒是没什么感觉。

    赫连九的脸色却一阵青一阵白,娇嗔的拉住赫连聿:“哥哥……”

    赫连聿无奈的摸着她的头:“他就是那样,旁边不是还有别的门开了吗?”

    赫连九哼了一声,朝着突然打开的测试石走。

    很快,另一道身影拦住她:“抱歉,我们不让。”

    是谢忱,他在旁边看了全程。

    他拉着两个愣怔的同伴。

    进门,啪地关上门。

    众人目瞪口呆。

    卧槽!

    今天是怎么了?

    不要命的新生这么多?

    赫连九咬着下唇,委屈的看向赫连聿。

    赫连聿无奈的抬头:“谁的测试室开了,我用两瓶五品后期丹药换。”

    有人不吃这套,就有人吃这套。

    第三个门开,他们就进去了。

    测试室。

    岳霁华偷偷跟傅榆和李白对视两眼。

    面颊激动地微微发红,第一次见到这么有身份地位的人。

    太刺激了!

    若是他们回头看的话,恐怕会更刺激。

    苏九跟着他们后面进门,房门刚刚关上,后腰就被人搂住了。

    男人熟悉的气息铺洒在耳边,脸颊埋在她的脖颈,像是无声的撒娇一样。

    苏九微微侧目:“差不多得了。”

    差不多个鬼!

    墨无溟一抬头,擒住她的唇,手抚着她的一边脸颊,恨不得将她吞入腹中。

    这三个多月他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见不到她的人,也听不见她的声音!

    最后他是被苏九咬了一口才停下来的。

    苏九揉着酸疼的嘴,迈脚往里走。

    墨无溟摸着唇角,染上一丝血迹,顿时眼神变得哀怨了。

    快走两步,噘着嘴凑过去:“本王的嘴都破了。”

    苏九敷衍伸手,摸了摸。

    墨无溟抓住她的手,继续噘嘴:“本王要吹的。”

    苏九啧了一声:“……逞脸是吧?”

    忽然,测试室变得一片诡异。

    岳霁华偷笑的声音没了,傅榆和李白的声音也没了。

    苏九唇角微微一抽,扭头看去。

    三人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们俩。

    墨无溟弯着腰噘嘴,苏九一只手落在他脸上。

    就是这样的画面,在他们眼中静止了。

    这他娘的可就刺激过头了!

    执事在里面并没有听见,已经开始不耐烦了:“人呢?到底还测不测试了?”

    岳霁华倏地回神,扭头喊:“测测测!”

    三人快速跑过去,脑袋就像是一团乱麻。

    岳霁华把资料递过去:“你叫什么名字?”

    “墨…九……呃!我叫岳霁华!”岳霁华使劲甩了甩脑袋。

    执事看了他一眼,拿单子跟信息屏上的对比,“去那边有两块测试石挨个测试一下。”

    岳霁华第一个测试的,青色元气,七阶元师,力道七十五。天赋上。

    傅榆和李白他们俩都是黄色元气,七阶元师,力道六十八。天赋中。

    执事扬声:“诶,那边不是还有两个人吗?不过来测试,在那边谈情说爱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