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祁绍:呜呜……我太惨了

    李白摸了摸身下的爱骑:“我家雪花豹子也是极好的嘛!”

    岳霁华也抚着坐骑的毛发:“那可不,我家踏雪卷毛狮,也是很好!”

    傅榆连忙安抚的摸了摸自己的:“我家的疙瘩虎也是大宝贝呐。”

    被主人夸奖和安抚的坐骑,变得尤为乖顺。

    苏九嘴角抽了抽。

    怎么老是跟这种小屁孩混在一起?

    她低下头,捏着玄石,微微抿唇。

    不如,也锁定他的位置看看?

    苏九凝了一个符印,玄石闪了闪,上面有个图标,却是黑的。

    玄石定位失效了。

    苏九白折腾,一把将玄石丢进空间里。

    “就地掩埋吧。”

    银律闻声,求之不得,双手变成爪子,刨了一个又深又大坑。

    丢进去,埋掉。

    踩得结结实实的。

    南星和小灵根以过来人的眼神看着他。

    你会后悔的!

    银律才不管,屁股往地上一坐,双手支着下巴,美得不行。

    “坐稳了,我们也要跑起来啦!”岳霁华拍了拍狮子的脑袋,扬声喊了句。

    李白和傅榆立马同时弯腰。

    李白:“来比赛,看看谁先到!雪豹子加油!”

    傅榆:“我的小疙瘩冲鸭——!干掉他们!”

    嗖的一声。

    风景急速倒退。

    三人当中岳霁华的狮子稍微落后一点点,毕竟驮了两个人。

    尽管坐骑很快了,但还花了一个多时辰。

    屁股颠来颠去都疼了。

    四九城城门外,停了下来。

    三人把坐骑收起来,理了理衣服。

    苏九忽然顿了一下:“等一下。”

    她翻出以前在去商家用过的面具,戴在脸上。

    三人看过去,了然的点点头。

    傅榆:“你这张脸的确是个祸害,四九城的有权有势的很多,你要是被谁给看上了就完蛋了。”

    李白:“是啊,还是保险一点好。”

    岳霁华捂嘴偷笑。

    他们三个当时就是看见他的脸才进去的,进去才发现他一马平川,是个男的。

    几人结伴进城。

    四九城非常繁华。

    岳霁华、傅榆、李白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应接不暇的看东看西。

    最平静的莫过于苏九了。

    再大的场面她也没反应,经历决定了眼界高低。

    三人总算是看够了,瞥见没反应的苏九,三人一致认为。

    这个远道而来的少年,都吓傻了,连话都不会说了。

    几个人找了几家客栈,结果都是没有空房了。

    傅榆:“也难怪了,再过几日神龙学院就要开学了,肯定都是这一届应考的学生。”

    李白:“那我们怎么办啊?总不能露宿街头吧?”

    岳霁华:“再找找吧,四九城这么大,肯定会有空房的。”

    苏九一言不发的跟在后面。

    三人找了一上午,饥肠辘辘了,路边随便吃了一点饭,继续找。

    直到天都快黑了,才找到一家叫“黑店”的客栈。

    总算是有空房了,就是有点渗人。

    苏九抄着双手,懒散的靠在柜台。

    “两盘牛肉,一壶酒……再给他们上一点饭菜。”

    傅榆左右看了看,“有股霉味啊。”

    “哎呀,出门在外就不就要挑剔了嘛,等我们考上神龙学院就好过了嘛。”

    岳霁华边说着,边抽了几双筷子出来,分散给他们。

    苏九接过筷子,抬眼:“我对神龙学院不是太了解……”

    三人已经认定他是从偏远的小镇来的了,一点也不奇怪。

    岳霁华拿着手帕擦桌子,解释道:“神龙学院就是学习修炼的地方,十六岁,七阶元师就能够门槛了。”

    苏九眼底掠过惊讶,她还以为那学院是普通学校呢。

    李白好奇的问:“小九你是什么修为啊?到了入学的等级了吗?”

    苏九略微扬眉:“除了入学之外,学院里还有其他的职位吗?”

    傅榆有点失笑:“怎么着,你不想当学生,你想去当打杂啊?”

    岳霁华瞪了他眼:“小九你别放心上啊,他没有坏心眼的。”

    傅榆挠头,尴尬道:“我跟他们臭贫习惯了。”

    苏九垂眸轻笑:“不碍事。”

    傅榆又道:“你是不是修为等级不够啊?要不然去买点丹药冲刺一下?现在还有几天来得及,看不出来痕迹的。”

    岳霁华和李白跟着点头。

    三人显然是为了苏九好。

    苏九自然不会狗咬吕洞宾,只是淡淡地:“不必了,我有七阶元灵。”

    三人互相看了看,不太放心的:“没有就没有,如果不到修为你浑水摸鱼会被赶出来的!”

    苏九脸上堆着笑:“上菜了,可以吃饭了。”

    他拎起酒,倒了一杯,叨了一块肉。

    转移话题。

    三人也都饿了,闭嘴吃饭了。

    别看这家店不怎么样,但是饭菜可口,异常的入味。

    几人吃饱喝足,就回房休息了。

    苏九拎着酒,靠在窗边,往外看。

    这个位置的视角非常辽阔,能看的很远,热闹的酒楼,灯光明亮,人群熙攘。

    她哪里知道,就在人群熙攘的那一头,祁绍正在那享清福呐。

    过来几天了,他被列为最佳诱饵。

    祁绍也够不要脸,把自己在苏九心底的地位吹嘘一番,过得异常的潇洒。

    人家见他这么无耻,人品有问题,干脆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希望他帮忙逮住苏九。

    祁绍嘴里啃着大鱼大肉,心里非常愧疚。

    九哥,你一定要原谅我,我是逼不得已的!

    “嗯,这块好吃,小哥,你再给我来一盘嘛!还有这个烤鸭!”

    他昂着头喊完,低着头继续吃。

    这里的饭菜太好吃了,害他都长肉了!

    唉,太对不起九哥了,九哥你一定要原谅我,

    呜呜……我太惨了。

    ……

    岳霁华他们在四九城玩了三天,这里跑那里逛。

    苏九没跟去,在四九城的酒楼各种公开场合徘徊。

    听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顺道围观了一下三大家族的——大门。

    三家分的特别开,位于四九城的三个位置,刚好是三角形三个点。

    苏九回去客栈的时候,三人在鬼哭狼嚎的。

    尤其是岳霁华哭的最厉害,不是瞎闹,就是在哭,哭的很伤心。

    苏九狐疑地:“你们怎么了?”

    岳霁华摸着眼泪:“呜呜……我踏雪死了,呜呜,死的好惨。”

    傅榆也在抽泣:“疙瘩虎也死了。”

    李白趴在桌上:“还有我的雪豹子……”

    苏九过去坐下,手指在桌面敲了敲:“到底怎么了?”

    平淡的语气,却有种沉稳的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