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前往四九城

    对方欣喜的点点头,也举起酒杯。

    两人隔着两张桌子,碰了一杯酒。

    有人提议:“这少年看上去还挺好相处的?咱们跟他结个伴吧?”

    苏九听在耳中,面上神色很淡,直到对方走过来,他才抬眸:“几位有事吗?”

    “呃,呵呵呵,我们是去神龙学院的新生,不知道你是不是?大家方便的话,可以结个伴。”

    苏九淡淡一笑:“没想到还能遇到同伴,请坐。”

    就这么拼桌了。

    三人就是话唠,一顿饭嘴巴没有闲下来过。

    苏九只是静静地听着,从中获取自己想知道的信息。

    一顿饭结束,对方结的账。

    苏九倒是蹭了一顿饭。

    “对了,聊了这么半天,咱们还没有互相介绍呢!我叫岳霁华!”说话的是之前偷看苏九的人。

    呃,月季花。

    苏九非常不善良的抿了下唇。

    岳霁华咧嘴大笑:“哈哈哈,想笑就笑吧,他们都叫我月季花!”

    另外两个分别出声。

    “我叫傅榆,你也可以叫我富裕。”

    “我叫李白,你叫我大白就好了。”

    有点慌。

    苏九扶额:“……我叫墨九。”

    岳霁华他们非常自来熟,也可能是为了极快拉进关系,摆手:“那咱们以后叫你小九就行了。走吧走吧,赶了一天的路累了,回房休息了。”

    苏九起身,合群的跟着。

    他们房间并不在一起。

    苏九进房之后,就去了空间里。

    自从进了裂缝,空家里的几个就被锁住了,就连青龙也被弹进了契约空间里。

    苏九心神微动,青龙赶紧钻进丹书空间,

    空间的药材青葱,长的非常茁壮。

    银律蹲在里面,左右扒拉着,好像在找虫子。

    看见苏九进来,激动地不得了:“主人主人,这几天你怎么了?没事吧?”

    苏九摇头,翻了翻南星的页面。

    她右肩骨头裂开了,得找到合适的丹药。

    复伤丹并不管用。

    “主人,您现在是四品炼丹师,试试这个。”南星的页面翻滚,停留在一个页面。

    四品中期生骨丹:***、**、**、一串串的药材名。

    苏九眼梢微抽:“我哪有这些四品药材?”

    一把拉,把页面给合上了。

    南星委屈的卷起页面:“可以等嘛。”

    苏九一挥手:“等个屁,除非这片药材他娘的会变异!再找找其他的丹方,我懒得想。”

    南星差点哇的一声哭出来。

    怎么会有这么偷懒的主人!

    苏九背着手等了一会,南星还真放出来一个丹方,结果需要的药材品阶更高。

    “……”

    苏九自闭了。

    算了,疼一疼也死不掉。

    自我安慰了一会。

    半夜被疼醒了。

    苏九那个阴郁啊,本来睡眠就浅。

    坐在床边,差点没把首领男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

    最后又吃了两颗复伤丹,修炼打坐一夜。

    用元气疗内伤兴许不错,但是骨头伤到了,见效却微乎其微。

    第二天,肩膀照旧疼。

    天天长在脑袋上的手,也不支撑着了。

    筷子也不用了,用手捏着吃肉,省事。

    岳霁华他们出来的时候,苏九正仿若无人的捏肉吃。

    “呃。你手怎么了?”

    苏九右手耷拉着,左手捏肉吃,面不改色的:“昨晚从床上掉下来,右手骨头撞伤了。”

    岳霁华微微一愣,旋即从怀里掏出一颗丹药:“喏,这个是生骨丹,我爹给我的。”

    傅榆和李白都不赞同的看了岳霁华一眼。

    他跟人认识才多久?四品生骨丹何等的珍贵?

    岳霁华摆了摆手:“哎呀,我们是同伴嘛,以后大家在学院里面互相照应嘛,我胳膊又没受伤,骨头也好好的。”

    他说着,原地蹦了蹦。

    苏九捏着生骨丹,融合度和吸收度都不错。

    “谢谢,以后我会还你的。”一边说,一边放进嘴里,嚼吧嚼吧吃了。

    傅榆:“……”

    李白:“……”

    他把这个当成糖豆吗?

    岳霁华为了不让苏九难堪,也没有拒绝,笑着点头:“好好好,以后你要还我十颗啊!”

    苏九略微扬眉,“二十颗都行。”

    岳霁华哈哈的笑起来。

    傅榆和李白也笑了。

    生骨丹哪有那么好得的!

    一看就是偏远地区来的,不懂行情!

    两人叹了一口气,到底丹药也不是他们的。

    傅榆提议:“我们今天继续赶路吧?”

    李白附和:“行呀,咱们先吃点饭,早点过去了,还能在四九城逛一逛呢。”

    岳霁华顺势坐下,“大白,我要喝粥,你们帮我带过来呗。”

    “行!岳大善人!”

    三人是发小,感情也挺好的。

    苏九吃完生骨丹之后,肩膀有点火辣辣的,倒也可以忍耐。

    岳霁华仔细观察他的脸庞,惊讶的:“你吃了也没反应啊,亏得我老爹还骗我,说什么瘙痒难耐,刺痛交加,骨头跟虫咬的似的,我信了他的邪哦!”

    苏九:“……”

    不!他没有!他说的是真的!

    岳霁华说的感觉,就是她此刻的感觉,只是被她压抑住了而已。

    这样的滋味持续的并不久,薄汗从额角渗出,难受就舒缓了。

    苏九酒喝了一口,面色平静的跟没事人一样,也难怪岳霁华以为他没什么感觉了。

    一行人吃完饭之后,就出城了。

    三人看上去挺朴素的,谁知道一出城门,就召唤出来三头坐骑。

    豹子、老虎、狮子。

    岳霁华回头:“你没有坐骑啊?”

    青龙眼睛一亮,他觉得可以试试恢复真身,给主人争光啦!

    苏九抬眼:“没有。”

    冷冰冰的两个字从天而降。

    哐当哐当把他打回小青蛇的身体里,继续蜷缩着,装死了。

    银律乖巧的盘着腿,逗弄着药材的苞朵,比他淡定多了。

    驼人可累了!

    还是看药轻松!

    南星:“……”

    小灵根:“……”

    你多堕落了!

    白白浪费一副好躯体!

    苏九坐在了岳霁华的狮子上,靠的并不是很近。

    这身禁还有点用,当靠太近,身体就会暴露了。

    岳霁华只当他是不喜欢跟人靠太近。

    路上行人也不少,经常能看见更加高级的坐骑,魔兽、灵宠、妖兽,千奇百怪的。

    果真跟千叶说的差不多。

    傅榆艳羡的看着别人的坐骑:“你们看见了吗?那火焰驹、红砂兽、地狱犬、还有避水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