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离别前夕

    千叶冲着他离开的背影跳脚:“诶!我都说我没有!你这孩子脾气咋这么臭呢!”

    苏九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早知道就不出去了。

    专心的修炼吧。

    *

    翌日,清晨。

    苏九出来的时候,外面站着四个人。

    东道主跟北道主站在一块。

    南道主跟西道主站在一块。

    双方眼神交战,好生激烈。

    苏九一头雾水的走出来:“作甚?”

    东道主:“等公子!”

    北道主:“等公子!”

    南道主:“……”

    西道主:“……”

    马屁精!

    双方态度异常明显。

    两人对于东道主的叛变,表示十分沉痛!

    苏九一脸黑线,不再理会他们,往外面走去。

    原地四人再次牛眼瞪牛眼,互相看不顺眼。

    南道主:“叛徒!”

    西道主:“软蛋!”

    昨天还是死对头的东道主和西道主连成一线了。

    两人哼了一声,背着手就走了。

    那模样像极了耀武扬威的小人。

    可把南道主和西道主气坏了。

    南道主:“这两个孙子之前故意给我们俩灌迷魂汤,肯定就是为了先取得苏公子的信任!”

    西道主:“那怎么办?要不然……咱们也软一软?豁出去这张脸?”

    “……”

    两人互相对视。

    “我不去!”

    “我也不去!”

    苏九离开后遇到了祁绍。

    他对这里有点熟,毕竟混过一段时间。

    祁绍神叨叨的:“九哥,我知道冥王大人喜欢去一个地方!”

    苏九斜眼:“什么地方?”

    祁绍左右看了看,鬼鬼祟祟的。

    “走,我带你过去,那里有人把守着。”

    苏九不以为然的跟着他。

    走出部落之后,翻过一座矮山,丛林环绕,四周都有人看守。

    苏九有些惊讶:“这里怎么会有人?”

    祁绍蹲在地上,拨开树枝:“你往上看。”

    苏九抬眼望去,就见一道裂痕突兀的立在半空,微微浮动。

    祁绍压着声:“好几次冥王大人都在这里,就昂头看着。”

    苏九垂眸看他:“你居然还活着,真不容易。”

    祁绍撇嘴,还挺有自知之明的:“我这不是仗着你给我撑腰嘛,笃定他不会搭理我的。”

    苏九也懒得理他。

    祁绍扯他的裤脚:“诶诶,九哥,你说这裂缝是什么?”

    苏九抿唇:“不知道。”

    说不知道,心里其实已经有底了。

    只怕这个裂缝就是通往别的大陆的桥梁。

    这么定定的看了几秒,开始站不住了。

    她得尽快变强,不能在这浪费时间。

    思及此,转身就走。

    祁绍连忙跟上,“九哥,你等等我啊。”

    苏九不但没停,还加快了速度。

    祁绍见状,立马跟了上去。

    苏九回头看他,嘴角挂着恶劣的笑。

    总是与他半步距离,待他快要追上,又立即拉开距离。

    就这么逗他玩了一路。

    两人刚回到部落,就看见了一个诡异的画面。

    南道主搓着手从左边走过来,西道主搓着手从右边走过来。

    两人旁边都有房子挡住了。

    但这不妨碍站在主道上的苏九和祁绍的视觉。

    “公子——”

    “公子——”

    两人异口同声的。

    “……”

    “……”

    可怕的尴尬。

    两人甚至不敢扭头去看对方。

    说好的不去呐!

    最后,还是苏九淡定的上前:“两位道主有何事?”

    南道主后背一挺:“呵呵,我是南道主,以前多有误会。”

    西道主站的更直:“我是西道主,以前真是多有得罪了,王上有事外出,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对待你的!”

    南道主往前一步:“对对,你以后就是咱们的新主子!”

    西道主看他一眼,又往前一步:“我手下还有八个部落,你要是想要的话,都给你!”

    这王八蛋跟他杠上了?

    南道主抿嘴,眼睛一瞪,“我手下也有八个部落,只要苏公子想要,我都愿意跟着你!”

    西道主斜眼望去,无声怼人“你还要不要一点脸了?”

    南道主回视而去,无声回应“彼此彼此!”

    苏九手扶额头:“两位道主……”

    南道主:“欸!”

    西道主:“嗳!”

    苏出唇角抽了抽:“你们俩还是像以前那样就行了,好好管理部落。”

    一把拉住祁绍,快速的离开。

    她最应付不了这种情况了。

    当天晚上收拾东西就走了。

    东道主没通知,北道主也没带。

    两人因此还找南道主和西道主好好谈了谈。

    结果四个人打的鼻青眼肿,头对着头,躺在地上。

    天空一轮明月。

    四人望着天空,颇为感叹。

    南道主:“时间过得真快啊。”

    西道主:“是啊,咱们好久没有打得这么痛快了。”

    东道主:“哈哈哈!咱们跟王上之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好像也怎么干过。”

    北道主:“……突然鼻子有点酸,属于咱们的辉煌就要过去了。”

    浓稠的夜色,四人皆泛起泪花。

    年年都有新人,年年都有战争。

    唯有今年令人印象如此深刻。

    *

    一行十六人,继续抢部落,征战北部。

    从东边一路扫到南边,花了三个月的时间。

    你祖宗部落的旗帜,部落挨着部落得飘荡。

    苏九活阎王的恶名,迎风而上,人人自危。

    祁绍喝着酒,靠着谢忱:“这次结束之后,你要留在北部吧?”

    谢忱喝酒的动作顿了一下,扭头:“你想我跟你回京城?”

    闻言,祁绍好笑地问:“我叫你回去你就回去吗?”

    谢忱垂眸:“嗯。”

    声音不大,绝对果断。

    祁绍愣了一下,笑着搂住他的肩膀:“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那我就更不能叫你跟回京城了。以后你要是娶媳妇儿的话,记得叫人给我送请帖,我肯定过来。”

    谢忱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无声喝了很多酒。

    祁绍也没想那么多,扭头看向兄弟们:“按照收集来的地图,还剩下最后一个大部落。”

    抢完最后一个部落,征战就等于结束了。

    到时他就得回京城继承佣兵工会了。

    这三个月他已经很满足了。

    兄弟们情绪都不是很高。

    最后一个部落结束,就等于分别。

    凌飞托着下巴:“那咱们以后还有机会见面吗?”

    祁绍笑着打趣:“只要你不死,只要你记得我这个兄弟,那就不会见不到面。”

    凌飞:“好,就凭你这句话,我以后爬都爬去!”

    左岩抬手:“唉,咱们可说好了,你祖宗不管是部落,还是宗门,都是一家的!”

    莫寒喝了一口酒,“来,大家以酒为约!”

    众人纷纷举起酒。

    唯有苏九没有动。

    做不到的事情,她不会承诺。

    兄弟们表情有些低落。

    大家三个月的奋战,说说笑笑,哭哭闹闹。

    最舍不得的当然是带着他们到处装逼的苏九了。

    桌上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低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