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在待一会都想打人

    先把人留住了再说。

    然而千叶也不是傻子,眼前这个是让他梦魇十几年的人啊!

    “你留下我就留下,你走我就跟你走。”

    反正他不可能再留在这个部落了!

    苏九一头黑线,他不留在这里谁培育药材?

    像是猜到了她的想法,千叶指了指后院,那里有一个小姑娘,个子不高,长的很清秀,跟之前的两个一样,也是大人。

    “那是我收的徒弟,有她在这里,不担心培育药材的问题。”

    苏九皱眉,她并不想带着一个定时炸弹在身边。

    “让我考虑考虑。”

    淡淡的说完,起身,便要离开。

    千叶跟上,越看她的抹额,越是觉得奇怪。

    心里想着,手已经伸了出去。

    速度极快。

    苏九反应也很快,一把抓住了对方手腕。

    哗啦!

    抹额散开了。

    金色凤尾花,熠熠生辉。

    整个房间都被照亮了!

    千叶却震惊的瞪大双眼,快速把她的抹额裹在她头上。

    苏九一脸冰冷地看着他。

    不等她动怒,千叶已经惊慌的开了口:“原来是你!我当年接生小孩……居然是你……”

    他一手捂住嘴,一手掐着腰,整个人慌乱的在房间里转圈圈。

    苏九剑眉微皱,系上抹额,问:“你说你当年接生的小孩是……我这个身体?”

    千叶捂着嘴,捋胡子,差点没把胡子给揪下来。

    “你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

    “……”

    苏九抿唇不语。

    就这么过了好大一会。

    啪!

    千叶一巴掌拍在脑袋上:“想起来了,当年你母亲难产,我用残灵引体……你的魂……”

    说到这,突然不敢说了。

    怪不得他能看见她的前生,因为他是使用秘法之人,直接造成她灵魂在无意间跟别人的互换了。

    苏九有些恍然,总结道:“所以,我的灵魂本来就是这里的?或者我本来就是苏九,原主才是我?”

    千叶张了张嘴,“这只是猜测,你不要想太多。”

    苏九舔了舔后槽牙,又走回去坐下了,“如果不是猜测的话,就是我替原主过了快三十年生不如死的人生,刚好她死了,我也死了,我就回来了?还得自己收拾残局?”

    苏九说完自己都笑了。

    按照这逻辑来讲,会不会有点太夸张了?

    可是最夸张的是她竟然无比的相信这就是事实!

    千叶看见少年脸色越来越阴沉,嘴角僵硬的:“我,我可以补救。”

    苏九呵了一声,皮笑肉不笑:“补救?不如你也去享受一下我前世的生活?”

    千叶一甩胳膊:“那说到底我是为了救你母亲,你们俩不是母女平安吗?你母亲当时跪地求我,一要保住你!哪怕是用她的命来换!那我能怎么办?”

    苏九长睫轻颤了一下,抬眼:“她还活着?”

    千叶握着双手,乖巧地:“嗯哪。”

    苏九抿了抿唇,“那我为何会在这里?照你那么说,我不是应该在神武大陆吗?”

    千叶两手一摊:“那我哪知道啊。”

    苏九闭眼,深吸了一口气。

    手指在桌面敲了敲。

    千叶沉吟着,回忆当时的情况:“按理说,你母亲是不可能把你扔掉的,估计是你家出了什么事。”

    苏九脑袋疼。

    千叶沉吟道:“你身上这个禁带有隐藏踪迹的效果,我猜,你家可能有很多仇人。”

    苏九:“……”

    说了这么多都跟没说一样。

    苏九不耐烦的起身,再待一会都想打人。

    千叶跟着她就出去。

    本来苏九以为他是送自己出门的。

    结果已经出门了,他还在后面跟着。

    苏九一扭头:“你干嘛?”

    千叶背着手:“跟你一起走啊,反正带不带我都跟你走定了!”

    神经病!

    苏九黑着脸,加快步伐。

    千叶的修为深不可测,步伐稳健的跟着。

    直到回到住的地方。

    郝仁义的住处特别大,有好几间房子。

    兄弟们刚刚派发完银子,还剩下不少。

    一抬眼,就看见苏九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尾巴。

    两人气氛有点奇怪。

    苏九回来之后,走进房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手支着脑袋,闭着眼睛,眉宇之间皆是烦躁。

    千叶没有理会其他人,背着手就要跟进去。

    砰!

    一股劲里袭来,直接把房门关上了。

    千叶被关在门外,险些撞到鼻子上。

    他摸了摸鼻子,回头看向目瞪口呆的一群人,摆手:“没事没事,你们继续。”

    哥几个正在点剩下的银子数量。

    左岩收回视线,继续刚才的话题:“我滴孩,郝仁义一个人的钱财,就抵得过我们之前抢的几个部落了。”

    柯彬拎起一块金子,“卖药材也太赚钱了吧!炼丹师都是疯子哦。”

    祁绍一个银子砸到他腿上:“你才是疯子。”

    柯彬咧嘴笑:“你一个半吊子,不算炼丹师。”

    祁绍:“滚!”

    古鹰坐在地上,从一堆金银珠宝里面,翻出来玉坠子。

    “这是什么玉啊?摸起来挺光溜的。”

    千叶伸头看了看,走过来:“这个叫留音石。”

    他伸手拿过去,摁了两下。

    古鹰惊讶的:“留音石?干什么用的?值钱吗?”

    千叶摁了一下石头。

    ——“留音石?干什么用的?值钱吗?

    古鹰刚刚说的话,原封不动的放出来了。

    哥几个极为吃惊。

    祁绍拿过来,左右看了看:“这东西厉害啊,居然可以把人的声音记下来!你快拿去给九哥看看。”

    杂乱的声音,传进房间里。

    苏九闭着眼睛,脑海里皆是前世混乱的画面,浓烈的戾气,疯了一样从他身上溢出来。

    “九哥!”

    古鹰兴高采烈地推开门。

    苏九抬头,眼底压着一丝血色,烦躁的厉害。

    “有事?”

    平稳的语气,却冷的吓人。

    古鹰眉心一跳:“九哥,你不舒服吗?”

    苏九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困了。”

    “哦哦,那你去休息一会,我不打扰你了。”古鹰连忙把门关上,出去的时候,后背全是冷汗,“喂喂喂,九哥不对劲……”

    兄弟们本来还在聊银子,听见这话,不由纷纷看过来。

    古鹰走过来,压低声:“九哥眼睛都是血丝,好像很痛苦,跟那会在凌云宗一样。”

    千叶眉心一跳,脑海里闪过几个画面,连忙往房间走。

    哥几个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动静,房门就被推开了。

    “千叶神医!”

    几个人吓了一跳,赶紧冲过去。

    千叶反手把门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