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我说的故人就是你啊!

    众人面露喜色,抱在一起,又蹦又跳。

    祁绍咧嘴,朝着人群大喊:“你们领主嘴硬心软,等会大家朝着那边排队,给你们派发银子!”

    众人把手放在嘴边,朝着离开的苏九大喊:“苏领主万岁!苏领主万岁!苏领主万岁!”

    苏九背对着他们,摆了摆手。

    又是引起一片欢呼声。

    苏九是奔着药材来的,离开之后,就去找千叶神医了。

    千叶正站在阁楼上,往远处看。

    人群聚集,部落热闹的不得了。

    小白兔部落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只是他喜静,从来没觉得不正常过。

    苏九站在阁楼下面,昂头:“千叶神医,可否来谈一谈合作问题?”

    在问他是否属于小白兔部落的时候,他大概心里就有底了。

    千叶笑着开口:“那我得先给客人泡杯茶。”

    苏九迈脚走进门。

    千叶从楼上下来了,木头楼梯嘎吱嘎吱响。

    “到里面来坐。”

    苏九边走边环顾,外面这间房到处都有药材的痕迹,

    里面的房间,一张方桌,一张长桌,两个书架,还有椅子。

    千叶走到窗口的方桌,拎起茶壶,准备给苏九泡茶呢。

    苏九坐在椅子上,懒散的大佬坐姿,忽然想起什么一样,开口:“在下苏九,先前乃是化名,还望千叶神医谅解。”

    千叶抓着茶杯的手收紧,倏地回头,目光灼热:“你,你真的是苏九?”

    苏九不解的挑眉:“嗯?”

    千叶已经放下茶杯,激动的走过来:“你是苏九!”

    苏九,“……怎么?”

    千叶转身走到书架,打开盒子,拿出了那张画像。

    “你,你看……苏九……”

    他紧张的手都发抖了。

    苏九歪着头,瞥了一眼,看见画像上熟悉的脸庞,搭在桌上手指缓缓地收紧了。

    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这是?”

    千叶拉着椅子坐下,安抚的:“我知道你并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不,应该我认识另一个世界的你,从小到大,直到你自杀!我之前说的那个故人,就你是啊!”

    苏九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面上依然如死水没有波澜。

    “然后呢?”

    千叶见他似乎不信,不免有些着急:“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你解释,大概是十六年前的某一天,我就陷入某种无法解释的梦魇当中,而我在梦中所看到的一切,就是你的一生。”

    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突然来跟你讲,我知道你的前世,我还很了解你的人生。

    任何一个人都会感到惊恐吧?

    苏九手支着脑袋,眉眼轻抬,透着冷意:“那你应该也很清楚,对于杀人,我很有一套。”

    没有急忙的否认,只有冰冷地警告。

    千叶忽然松了一口气,拿着画像,又想笑又想哭:“去年梦到你自杀,你不知道我有担心!”

    苏九没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千叶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有问题,连忙道:“你不要多想,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能活着,真好!

    苏九笑了:“那你应该更清楚,我只相信尸体能够保密。”

    呃……

    千叶张了张嘴,刚刚太激动了,一时之间忘了这女孩特别冷血。

    “那个什么……我可以培育药材。”

    干巴巴的解释。

    苏九继续笑着,“千叶神医,我跟你开玩笑的呢。”

    千叶却没有笑,他往后退了两步:“你别笑啊,我是认真的。我觉得你能来这里,和我能知道你的前世,难道不觉得这是冥冥之中受到什么牵引了吗?”

    苏九淡淡的挑眉,往后靠了靠:“那你认为这是什么原因?”

    这话把千叶给问住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一起找答案。”

    “我并不想找答案。”

    苏九完全不感兴趣。

    千叶捋了捋胡须,“唉……罢了,那你把我杀了吧。”

    苏九挠了挠眉心,挺无奈的:“我真的是跟你开玩笑的。”

    千叶将信将疑,梦里他还记得,她就是用这种无奈又温和的表情,一刀就把人给杀了。

    苏九眼底掠过坏笑,猛地伸手。

    “咦——”

    千叶跳着脚往后缩,绊倒了桌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苏九:“……“无语。

    千叶扶着腰,爬起来,一脸郁闷的看着稳稳坐在那的少年:“你也不来拉我一把。”

    像是意识到了苏九真的不会杀他,他往前走了两步:“我其实也没有这么弱,就是你给我的印象比较深刻,下意识的反应。”

    又是干巴巴的解释。

    苏九却是相信的,她没有动手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自己很可能打不过他。

    既然如此,何必树敌,人要学会识趣。

    千叶走过来,也不泡茶了,坐下就问:“你身上是不是被人下了禁?”

    苏九略感诧异:“看来千叶神医见识颇广啊。”

    千叶摆手:“不用给我带高帽,桂皮是个看相的,他说你是女儿相貌,但身上朦胧看不清。我左思右想,很可能就是下了禁。这样的禁,应该是出自于神武大陆。”

    苏九敲桌面的手指顿了下,“你是从神武大陆来的?”

    千叶咂了砸嘴,到底看着她长大过,莫名有种亲近感,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我以前的喜欢四处游玩,大概是十六七年前的时候去过吧。从神武大陆离开之后,没两年的就开始梦魇了梦到你了,所以我记得特别清楚!”

    苏九眸光微敛。

    看来原主是神武大陆出来的无疑了。

    千叶手扶下巴,呢喃着:“说来也奇怪,当年我好像给一个妇人接生过孩子……你说会不会跟那件事情有关?”

    苏九一脸冷淡:“你这么多年都没想通,我怎么知道。”

    千叶噎了一下:“我这不是以前没往这方面想嘛!”

    “……”

    苏九没搭理他。

    千叶审视着她,忽然眯起眼睛:“诶,你这抹额是九幽血蚕丝吗?”

    苏九:“嗯。”

    千叶手指摁住太阳穴:“等等……等一下……我好像想起什么了。”

    一秒、两秒、三秒……

    千叶:“我又忘了。”

    苏九:“……”

    我并没有指望你想起什么!

    千叶捋着胡须,抬眼看苏九:“你头上有什么见不得人吗?九幽血蚕丝应该是可以遮住强光的吧?”

    苏九:“带着好看。”

    千叶噎住。

    九幽血蚕丝多珍贵的东西,他当装饰?钱多了烧的吗?

    苏九抬眼,回到正题:“我来找你是为了培养药材的事情,我当然希望你继续当我们的培育大师了。”

    毕竟她就是冲着他,才等了一天一夜的。

    千叶斜眼看着他:“那你还走吗?”

    那不是废话吗!

    苏九心里这么想,嘴里却是:“看情况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