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喂毒药就不必了

    千叶虽然失望,但是凭着那一丝的熟悉感,也对眼前的少年有好感,便道:“那要看你买几品的药材了,现在新品种培育,有虽然是七品药材,药效却可以达到六品的品质,这药材是新培育出来的,若是送出北部卖的话,会有很大的商机。”

    “哦,我就是在北部卖,顺着北边这条线,绕着卖。”

    “那就是六品以上了,我手里还在培养一批是六品的药材,用的七品药材六品药效的基础加以改善的。”

    苏九听着觉得怪有意思的,跟她用低品药材炼出高品丹药是一个属性。

    “不知这批药材何时能出来?”

    千叶笑着:“自然是要等上几日,但是价钱也很贵。”

    小白兔部落的药材都很贵,这批药材就尤其贵了。

    苏九脸上堆着笑:“敢问一句,大师您属于小白兔部落,还是?”

    大雁在旁边听着,立刻喝道:“你什么意思?想挖墙脚吗?”

    声音很大,却毫无威力。

    大堂里的兄弟,哪个不是见过大场面的。

    苏九压根就没理她,只是笑吟吟的看着千叶神医。

    千叶听见这个问题,眼神亮了几分:“原来你……”

    话未出口,红翘出声打断了:“青公子,我们好好地招待你,你怎么还动起千叶神医的脑筋了?”

    苏九略微扬眉,惊讶的拱手:“原来是千叶神医,实在失礼!”

    红翘听到这话,才知道他连神医叫什么都不知道,顿时恼羞成怒:“青公子,你要是再这样,我们就要送客了!”

    苏九面露不解,挺无辜的:“红领主,我只是跟千叶神医打声招呼而已,你为何要动怒?”

    一句话把红翘给问住了,尤其是看见少年脸上坦荡的表情,完全没有任何异样。

    她张了张嘴,只得上前拉千叶:“千叶神医,你怎么出来也不说一声?”

    千叶并不给她面子,冷淡的:“你我只是合作关系,并非主仆关系。我想我出来,应该不会需要跟你禀报吧?”

    此话也等于变相的回答了苏九之前的问题。

    苏九眉眼低垂,嘴角微微挑了挑。

    红翘的脸色有些僵硬,“千叶神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你出来太危险了!”

    千叶缩抽回被她拉住的胳膊,站了起来,“青公子,我先告辞了。”

    苏九把他送到门口。

    祁绍靠近苏九低语:“九哥,你是不是就要找他啊?”

    千叶耳廓微动,眸光微闪。

    九哥……

    他只顿了一下,很快便走了。

    苏九目送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浮起一丝怪异感。

    从他出现开始,似乎都在她身上找人故人的影子。

    红唇轻抿,忽然笑了。

    “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突兀的话,兄弟们都摸不着头脑。

    红翘跟着千叶回去,趁着他去后院找药材的时候,自己在柜台找了一些药材。

    青颜他们不杀了,这老头子肯定会动别的心思。

    从某方面来讲,她的猜测方向并没有错,千叶的确是动了的心思。

    但她似乎忘记千叶之前的提醒了,他们只是合作关系,而并非是主仆。

    只要他想走,没有人可以拦得住。

    红翘拿着药走了,并且信心满满的。

    苏九坐在客栈里,喝完杯中茶,往桌上一搁:“可以收尾了。”

    兄弟们倏地抬眸,眼睛发亮。

    就这一天一夜,他们浑身都想长了虱子。

    早点占领部落,早点省心。

    小白兔部落的入口。

    领主郝仁义带着六个手下,终于回来了。

    小松迎过去,跟在屁股后面:“领主领主,这次价钱不错吧?”

    郝仁义搓着手,笑眯眯得:“那是,自从炼丹协会换会长之后,整个部落都扩大了一倍,特别繁华,下次有机会,带你们一起去看看。”

    小松笑着点头,他们基本上是不出部落的,要是能出去玩玩,当然很开心了。

    郝仁义左右看了看,“最近部落没来什么人吧?”

    小松眼神闪了闪,领主离开前说过,不要随便让人进来,但是人已经进来了。

    红翘说了,不能告诉领主。

    他忙摇头:“没有外人进来,咱们部落名声在外,哪有不要命的还敢啊?”

    郝仁义想想也是,但是还是叮嘱道:“我这次是从东边的路线绕路回来,听说有好几个部落都被一群人给抢了。”

    青颜他们好像是要往北边去,应该是从东边来的。

    小松心里犯嘀咕,忍不住追问:“什么人这么厉害,居然连续抢了好几个?”

    郝仁义背着手,回忆路上的事:“好像是一个叫你祖宗的部落,我也没太关注,急着赶回来。”

    小松忽然松了一口气,部落成员的话应该会很多,青颜那才十几个人,就是世家公子出来游玩的。

    他刚这么一想,郝仁义的声音传来过来:“听说他们一共就十六个人,带头的年轻人才十六岁,长的非常好看,你们要是遇到了,千万不要让他们进来,尤其是要看住红翘。我这赶了一路,浑身都是汗,我去洗洗澡。”

    说完,他就加快步伐走了。

    小松脑袋嗡嗡直叫唤,就像是被打了一榔头,还在冒金星。

    十六人……带头的十六岁,长的非常好看。

    全中!

    他吓得直哆嗦,迈开小短腿,赶紧去找红翘了。

    而这时的红翘,已经在客栈了。

    她笑眯眯得,后面跟着三个人端着托盘。

    “这是我们部落里面有名的桃花羹,特地端过来给你们品尝一下。”

    苏九没说话,坐在凳子上,一改之前正经的坐姿,翘着二郎腿,折扇在掌心敲了敲。

    匪气十足。

    红翘还未察觉到异样,给后面的人使了使眼色。

    三个人端着托盘,上面有十六碗桃花羹。

    红翘从里面端了一碗,亲自送到苏九的桌前。

    刚要抽回手,折扇就这么轻飘飘的落在她的手背上。

    红翘侧目看去,温柔一笑:“青公子莫非还要我喂你不成?”

    苏九淡淡的挑眉:“喂毒药就不必了,若是喂酒,我尚且可以考虑考虑。”

    红翘脸色一变,心里已经慌了,嘴上故作冷静:“青公子这是怀疑红翘下毒了?”

    苏九微笑脸,“不是怀疑,而是确定。”

    红翘眼底掠过阴冷,抽手想要后退。

    这一用劲才发现,扇子看上去轻飘飘的,但是力道极大,根本抽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