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跟我一个故人很相似

    少女穿着校服,微仰着头,眼神锐利,透着杀气。

    千叶捏着画纸,微微收紧:“一样的眼神,会不会真的是她?”

    前些年,他梦魇缠身,只要入梦便会看见一个陌生世界的画面。

    那绝对不是一好的记忆。

    很多小孩被集中收养,到一定的时间,再把他们关进房间,自相残杀。

    而这些人当中有两个孩子最特殊,他们不但是亲兄妹,父母还是杀手组织的首领。

    他眼睁睁的看着小女孩天真无邪的被关起来,又眼睁睁的看着小男孩疯狂的去杀小女孩。

    小女孩呆滞的看着哥哥拿刀子扎了自己一刀,又因为惊慌害怕,摔在地上。

    小女孩哭着想要去扶起他,男孩却又竖起刀,指着她。

    他们父母进来,拿了一个糖葫芦,笑着跟女孩说:“杀了哥哥,你就是最优秀的。”

    小女孩抬眼看了看父母,惊慌失措的求救:“妈妈,我死,让哥哥活着好吗?”

    然而,母亲捡起匕首,放在她手里,用力捅进了儿子身上。

    鲜血染红了小女孩干净的脸庞,在她纯净的心灵留下不可抹去的痕迹。

    她像是失了魂,攥着匕首。

    上起下落,一下又一下。

    漫天的红色淹没的眼眶。

    小女孩高烧晕了三天,第四天又被丢进同样的环境里。

    不断地淘汰对手,不断地变得更强,更多考验……让她成为顶级杀手。

    经她之手,没有她干不掉的目标。

    事情的转折点又出现了。

    父母为了利益,接了国际组织的摧毁任务——杀她。

    千叶闭了闭眼,眉心紧蹙。

    他至今无法忘记女孩当时的眼神。

    “叩叩”两道敲门声。

    大雁从门口走进来:“老神医,你在家吗?”

    千叶忙收起画像,放入盒子里。

    大雁已经蹦蹦跳跳走了过来:“老神医,你在干什么呢?盒子里装了什么宝贝吗?”

    千叶冷着脸,语气不善:“怎么?抢人抢多了,连我的东西都惦记了?”

    大雁笑着摆手:“老神医,你说哪里的话呀,我怎么可能会惦记你的东西呢?”

    千叶没理会她,把盒子锁上,又放回了原位。

    “你来这作甚?”

    大雁眼神闪了闪:“家里最近有很多野老鼠,你也知道这药田到处都是尸首,以前那些旧药不管用了,野老鼠都变精了!”

    千叶朝着外面抬下巴:“药柜在前面。”

    大雁瞥了一眼他刚刚放东西的位置,笑呵呵的跟着他出去了。

    这老头子这么金贵,不会真是什么大宝贝吧?

    千叶走到药柜前,随便翻了翻,却是一顿:“野老鼠上次不是才消除过吗?”

    “呵呵,我不是说了吗?旧药不管用了。”

    千叶略微挑眉,眼底带着显而易见的怀疑,把药扔回了柜子里。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傻?”

    “呃……千叶神医,你这是说什么话呢?”

    千叶一甩手,从药柜后面走出来:“带去我见那位青公子。”

    “呃……啊?”

    大雁有点傻眼了。

    要是让红翘知道她没把药拿回去,还把千叶神医带过去了,她就死定了!

    千叶也不理她,甩袖就往门口走。

    他们每次在哪个客栈搞事情,他都非常清楚,只是那些跟他无关而已。

    如果这个少年当真是梦中所见的女孩,那跟他就是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至少,她让他十几年没有好好睡觉,直到她选择自杀。

    梦魇才忽然消失。

    他想要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路走去,很多人看见千叶神医,都好奇了。

    千叶神医除了培育药材之外,从来不会外出的,更对部落其他事情不感兴趣。

    眼下不但出来了,看上去还挺严肃的。

    难道是出事了?

    大雁跟在千叶身后,只想哭。

    两人走了一会,就来到了客栈门口。

    客栈里还保持着原先的模样。

    苏九手支下巴,懒懒地闭眸养神。

    千叶背着手走进来,一眼就看见了人群里的少年。

    “打扰了。”

    他的声音苍老有劲。

    大家原本都有些犯困了,一下子就精神了。

    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警惕。

    没有墨无溟那个安眠神器,苏九的睡眠一向很浅。

    他扭头看去,微微有些惊讶:“是您啊。”

    千叶走过来,目光温和:“我可以坐下吗?”

    苏九看了祁绍一眼。

    祁绍屁股抬起来,挤到谢忱身边,让了个位置。

    莫寒和柯彬下意识的看了一眼。

    谢忱低着头,端着茶杯,手指微微收紧。

    莫寒和柯彬差一点就哭了。

    ——不能再看他们俩了!

    千叶弯腰坐下,目光直视苏九。

    苏九坦荡的看过去,双眸清冷,沉黑的眼眸,深不见底。

    千叶紧紧地看了几秒,忽然移开视线:“呵呵,你们准备买一些什么药材啊?”

    东道主看着他:“你是部落的领主?”

    不对吧,他记得小白兔部落现在领主叫郝仁义,还不到五十岁吧?

    千叶笑着摆手:“我就是一个种药的,可不是郝领主。”

    苏九拿起茶杯,给他倒了一杯茶,掌心微凝,给他温热了。

    千叶不动声色的看着,“你是炼丹师?”

    “是。”

    “多谢。”

    千叶接过茶杯,目光依然看着苏九的眼睛,“你这双眼睛,跟我一个故人很相似。”

    苏九“哦?”了一声,“那可真是我荣幸。”

    千叶笑容敛起,有些苍凉:“那绝对不是荣幸。”

    苏九看着他,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便没有再出声。

    千叶自己陷入回忆,沉默了片刻,才又继续道:“我认识的那个故人,她是个杀手。”

    苏九垂眸,淡淡地:“……那她还真是不幸。”

    千叶忽然被眼前少年平静的模样逗笑了:“你不仅连眼神像她,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很像。”

    苏九低眉浅笑:“若是有机会的话,真想见一见。”

    交流一下杀手心德。

    千叶凝视着她,旁敲侧击:“恐怕没有机会了,去年在她生辰那日出了意外,去世了。”

    去年生辰……

    苏九眼神微闪,抬眸:“那真是太可惜了。”

    千叶一直盯着苏九的反应,似乎从他脸上看出一点变化,但是一点也没有。

    他不禁有些失望:“是啊,太可惜了。”

    闲话到此为此。

    苏九抬眼,转回正题:“出门在外,想去买点药材去做生意,大师有何提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