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四舍五入,自己人

    大堂里并没有其他客人。

    哥几个挨个坐下,左右看了看。

    东道主坐在苏九身边,目光警惕的:“苏公子,有点奇怪……”

    苏九垂着眼睑,收折扇,淡淡地:“当然奇怪了,在给我们下毒呢。”

    东道主神色一凌:“什——”

    苏九一个冷眼刀子扫过去,成功让他又把话咽了回去。

    祁绍趴在桌上,眼睛往后厨瞄,压着声:“那等会还吃不吃?”

    苏九斜眼看他:“你以为我刚刚是闲的没事,跟她谈心?”

    “呃……”

    祁绍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话少的人突然话多,绝对是有目的的!

    左岩趴在桌上,悄声:“会不会是人肉……”

    众人:“……”你不说话没人说你是哑巴!

    后厨。

    红翘进去的时候,一行人正在往菜上面下药。

    她压低声音喊:“不行不行……不能放!”

    “怎么了?被发现了吗?赶紧抄家伙!”

    “不是!那小子是炼丹师!”

    “怕什么?咱们这药是无色无味的!”

    红翘眼睛一瞪:“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看他们都不是好惹的!刚刚小松不就被他一脚踹飞了,都没有还手的机会!”

    众人一静。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们?真卖药材给他们啊?”

    红翘抱着胳膊,冷嗤:“卖个屁,咱们部落什么时候接散单了?再说了,那小子的脸那么好看,我才舍不得放过呢!”

    他们对视一眼,了然的笑了。

    “原来你是看上人家的那张脸了,要我去通知千叶神医吗?”

    红翘摆手:“不着急,等事情敲定了之后,咱们再去劳烦他老人家。”

    众人发愁。

    “那这药不下了,还怎么把他们留下啊?”

    红翘翻白眼:“真蠢,他们是来买药材的,药材没卖到还能就走了?赶紧的,把好酒好菜送上去,先他们给稳住,机会多的是!”

    众人点头,赶紧让人把饭菜端上桌子。

    十六个人,三张桌子,很快饭菜就摆满了。

    兄弟们看着那一盘盘的肉,莫名就想起左岩的话。

    下一瞬,全部看着苏九。

    苏九抽出一双筷子,慢条斯理的夹了一块肉,嚼了嚼。

    “嗯,味道挺好。”

    兄弟们松了一口气,全部叨肉吃,

    苏九是肉食动物,每一样肉都会尝尝味道。

    素菜直接略过,再来就是喝酒了。

    然而,有一群嗷嗷待哺眼神,盯着他吃的顺序。

    苏九也是无奈,都说了没毒,他们还要这样。

    祁绍贴心的给苏九叨了一筷子青菜:“九哥,你尝尝这个好不好吃?”

    兄弟们集体行注视礼。

    “……”

    苏九面无表情的把青菜吃掉。

    兄弟们放心了,也开始动筷子。

    十几盘菜,托他们的福,苏九尝个遍。

    也是没谁了。

    红翘他们在旁边看着,悄悄地:“他们果然很警惕,幸亏没放。”

    端菜的小弟,歪着头:“对。”

    苏九一顿饭吃的非常郁闷。

    红翘贪图苏九那张脸,吃完饭之后就带着他们去后面的房间了。

    并且单独给苏九准备的院子,美曰其名是既然是主子,当然要住好点。

    苏九倒是无所谓。

    反而是跟他分开的兄弟们,很紧张。

    苏九回房之后,左右看了看。

    这个房间像是有人住过的,到处都是红色,很容易就联想到了红翘。

    苏九略微挑眉,平静的走到桌边坐下。

    倒要看看她能耍什么花样。

    青龙顺着袖口爬出来,仰起头,左右看了看。

    “主人,这房间好呛人。”

    苏九轻抚着他的脑袋,神色淡淡:“廉价的胭脂味。”

    听见这句话,房顶上的红翘气得都抖了一下。

    同伴桂皮抬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让她跟他下去。

    两人悄悄顺着房顶,从另一边下去。

    红翘就骂出声:“他一个男人他懂个屁啊?居然敢说我的胭脂廉价?我花了二十两银子买的,二十两啊!”

    桂皮摸了摸八字胡,煞有其事:“此人肤白貌美,是大富大贵之相,而且……”

    红翘掐着腰,斜眼看他:“而且什么啊?”

    桂皮很是迟疑,眯着眼睛:“而且还是个女相,但是这个女相的上面有东西压住了……太奇怪了,我给人看面相这么久,都没有看过这么古怪的。”

    红翘差点笑出声:“男生女相,我看不出来啊?不就是学了个看面相的吗?就没见你看准过!”

    她一摆手,转身就走了。

    桂皮摸着胡子,百思不得其解。

    小白兔部落,晚上特别安静。

    清晨日起之时,所有人都热闹起来了。

    扛着锤头,组队往部落后面的药田赶去。

    苏九站在路边,看着人群涌去的方向,缓步跟上。

    刚走没两步,红翘就迎面过来了。

    “哎哟,青公子今儿个这么早啊?”

    “红领主早。”

    少年五官分明,漂亮的不像话。

    红翘咕嘟吞了吞口水,“早早早,我们领主这两日外出,可一时半会回不来,可能不能给你们及时谈药材的事情了。”

    苏九眉眼轻抬,淡淡地:“不碍事,反正我时间也多,就当多玩两天。”他顿了一下,继而问:“他们为何如此匆忙?”

    红翘看了一眼:“每日晨耕,除草捉虫,咱们毕竟是种药材的。”

    苏九略微点头:“我还未见过大片的药材,不知红领主可否……”

    红翘倒是挺大方:“当然可以,这边请。”

    她已经认定这张脸是她的脸,反正脸割掉之后,这身体也是药材的养分了。

    这么四舍五入一下,苏九都成自己人了emmm~

    他们俩倒是离开了。

    留下的兄弟们,笔直的坐在大堂里。

    尤其是经过东道主的渲染,北道主的前车之鉴,他们就更加不敢放松警惕了。

    就差点没用牙签把眼睛撑到最大了。

    红翘带着苏九走,侧目一直在打量她,忽然瞥见她手腕有一抹青色,笑着问:“青公子这手镯从哪里买的?”

    青龙变成青蛇已经很憋屈了,但至少还是个活的。

    这么一转眼就变成死物手镯了。

    他闹心的抬起头,呲牙,吐舌。

    红翘吓得倒退了一步,苏九伸手揽住她的腰,“没事吧?

    红翘弯着腰,双手握拳,错愕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紧张的摇头:“呃……我,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