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要保持距离!保持男人本性!

    一行十五人变成了一行十六人。

    为了能留下,东道主这一路包办了很多问题。

    衣食住行。

    要不是苏九不给他去前锋,他一定会去冲锋!

    哥几个气得不行。

    哪来的抢饭碗,抢功劳,还抢人头的!

    十天时间,抢了六个小部落,没名气也没钱。

    夜晚。

    哥几个拎着酒,围火堆,火堆上烤着羊肉,

    东道主拎着酒靠近。

    左岩:“哟,抢人头的来了!”

    祁绍拉了他一把,他在北边跟东道主也有点熟了,自然不能让兄弟们对他有什么意见。

    左岩撇了撇嘴。

    东道主并不计较,咧着嘴笑:“呵呵,我这不是为了跟着苏公子吗?我为白天的事情道歉。”

    他举起酒坛子,挺豪爽的。

    哥几个也不是小气的人,纷纷举起酒。

    男人之间就是简单,喝一顿酒就能成自己人。

    一坛酒下肚之后,就开始掏心窝。

    左岩抹了一把嘴,挺好奇的:“东道主,你为何非要跟着九哥啊?”

    东道主叹了一口气:“此事说来话长,王上有事要办,就让我跟着苏公子。可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他了,他就不让我跟。”

    左岩斜眼:“那肯定是你的错,九哥干嘛无缘无故的讨厌你啊?”

    东道主没吱声,认真的反省,实在是想不到。

    他明明什么都没干啊!

    这时,八个人当中的凌飞,拿着匕首切了块羊肉,“左岩,你给我们再说说宗主的成名史呗?”

    其他几个起哄:“说!说说!”

    东道主听见宗主两个字,喝酒的动作顿住:“就是苏公子在京城办的宗门吗?”

    凌飞点头:“对!堪称一代传奇!”

    东道主挑了挑眉,看向左岩。

    左岩摆了摆手:“这你们就问错人了,别看我成天逼逼歪歪的。这问题要问就问祁绍,他就是九哥的腿部挂件,去哪跟到哪!”

    祁绍突然被call到,一点也不慌,挑着眼梢,笑的贱兮兮的:“这个嘛,一切都要从丹系神秘的藏阁说起了!”

    他站起来,手一挥,一副做作又夸张的姿态。

    正巧苏九走了过来,“耍什么猴呢?”

    她是闻着肉香过来的,也不矫情,顺势坐在靠羊肉最近的位置,问:“熟了吗?”

    凌飞使劲点头:“我给你切一块?”

    苏九抬手:“把匕首给我。”

    她又不是只吃一块。

    凌飞赶紧双手奉上匕首,两眼冒着红心。

    苏九瞥了他一眼:“别用那么恶心的眼神看我,我还要吃肉。”

    凌飞咧嘴一笑,屁颠颠的给苏九开了一坛酒。

    祁绍准备好好吹牛个逼,结果就这么生生卡住了。

    左岩仰头:“说啊,咱们还在等着呢!”

    苏九一边吹肉,一边问:“说什么?”

    凌飞扬声:“说宗主的成名之史啊!”

    “闲得慌。”

    苏九不感兴趣的低下头,继续吃烤羊肉。

    祁绍见状,立马又来了劲:“咳!藏阁乃是炼丹师们决定天赋的地方,上中下,三种品阶的丹书,三大宗门拿到的人屈指可数,但是九哥一下子拿到俩。就问你们牛不牛逼?”

    哥几个齐声大喊:“牛逼!”

    东道主不懂炼丹,但也知道非同小可。

    他侧目:“……”

    苏九啃肉中。

    烤肉没有孜然粉,缺了那么一点味道。

    祁绍直接略过他被苏九坑钱的事,跳到了火种的问题上。

    “你们真是不知道当时在炼丹协会掀起了多大的风波,谁也不知道,京城炼丹协会检测石,尤其是本命火种,那是全面相连的,一块检测石,通向了所有房间以及炼丹协会大厅里的检测石……”

    大家一边喝酒,一边听得津津有味。

    祁绍说的嗓子干,也喝了一口酒。

    东道主有些等不及:“你说啊?”

    祁绍咕嘟咕嘟喝了两口:“你急什么啊,我这才说到哪啊?后面更精彩!”

    谢忱坐在旁边,目光柔和的看着他。

    火红的光,照在他冷硬俊朗的脸庞,变了柔和了几分。

    他的目光,始终不曾离开祁绍,甚至有些出神了。

    旁边的莫寒看见了,偷偷问柯彬:“谢忱这两天情绪是不是不对劲?”

    柯彬看了一眼:“自从祁绍来北部,他哪天都不对劲。”

    一句话出口,两人忽然对视。

    莫寒:“你想到什么了?”

    柯彬:“我没想什么啊!”

    莫寒:“……”

    柯彬:“……”

    两人猛地看向祁绍。

    我们什么都没想,因为不不可能!

    咕嘟。

    两人还是同时灌了一口酒。

    压压惊。

    祁绍口沫横飞,完全不知道自己成了别人眼中风景。

    东道主听得贼认真,从炼丹大会,东海一行,到万驼峰。

    等到听到你祖宗去踢馆的时候,一群人里他的笑声最大。

    搞的你祖宗的八个人都怀疑都觉得自己飘了。

    因为听多了,显得淡定多了。

    祁绍提问式的道:“你们猜猜,地下拍卖行扳手腕谁赢了?”

    东道主一拍大腿:“肯定九哥赢了!”

    众人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东道主不知疲惫,“赢了多少钱啊?”

    在北部大家最多就是打架喝酒吹牛逼。

    没想到他们一年的经历就这么丰富了!

    苏九默不作声的啃了一条羊腿,还吃了不少肉,灌了两坛酒,饱腹之后就走了。

    祁绍他们吹牛逼吹到三更,才各自回去休息。

    翌日。

    祁绍嗓子冒烟了,说话说太多了。

    谢忱给他倒了一杯茶,又给他准备的润嗓子的。

    柯彬和莫寒对视一眼,纷纷别开视线。

    大家都是兄弟,互相关心特别正常的!

    “阿哈~谢忱,我昨晚睡落枕了,快给摁一摁。”古鹰歪着脖子走过来。

    谢忱面无表情的了他一眼。

    理也没理他。

    莫寒:“……”

    柯彬:“……”

    祁绍喝着茶,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俩:“等会要去下个部落了,你们还不吃点东西,愣着干嘛?”

    莫寒:“呃……哦哦。”

    柯彬:“走,走啊。”

    两人互相胳膊碰胳膊,又像是想去什么,猛地弹开。

    要保持距离!保持男人本性!

    祁绍端着茶喝着,靠近谢忱:“你最近情绪怎么这么低沉?”

    谢忱掩唇轻咳,“没有。”

    祁绍斜眼看着他:“跟我还装?是不是年纪大了,想女人了?”

    谢忱:“……滚。”

    一把推开他,心跳如雷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