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互搞,疼吗?

    苏九有些不高兴,砸着嘴:“我的小墨墨,你有这个想法,就说明你觉得我们也许不会再见面!你很有问题啊!”

    墨无溟心头一梗。

    不是他这么觉得,是她那句话就有问题!

    苏九从他腿上起来,转身靠在桌边,与他对视:“其实你也不是特别了解我这个人。”

    墨无溟抿唇,抬眼,望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个即将抛弃自己的渣女。

    苏九双手环胸,视线下滑,落在他的小腹部:“我体内凤珠可以治愈你体内的火毒,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

    墨无溟像是猜到了她要说什么,直接打断:“不可以!本王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有凤珠!是因为那不要脸的个性!”

    苏九:“……”

    我他妈谢谢你夸我?

    我们俩在讨论暂时分手,能不能让我严肃一点?

    被他这么一搅和,苏九想了半天的话,卡壳了。

    沉默了片刻。

    苏九清了清嗓子:“在你眼里,我像是始乱终弃的人吗?”

    墨无溟:“不是像,你就是。”

    苏九:“……”

    去他妈的爱情!

    停滞了片刻,苏九皱着鼻子,开启彩虹屁政策:“我问你,像你这么完美的男人,我还能找到吗?”

    墨无溟俊脸微微一扭曲了一下,“当然不能。”

    苏九两手一摊:“你看,我一个爱上雄鹰的人,焉会看上一群鸟雀?”

    墨无溟清俊的脸庞忽然亮了一下,双手抓住桌沿,凳子往前拱了拱,抬眼看着她:“九儿,你刚刚说你爱上本王?”

    这个小小的动作,戳中了苏九的小心脏。

    苏九低着头,双手捧住他的脸,使劲揉了揉。

    “你能不能不要再散发你的魅力了,我都快被你搞疯了!”

    “……”难道疯掉的不是本王吗?

    墨无溟昂着头,下巴搭在苏九腹部:“我需要一个准确的时间。”

    总算让步了。

    苏九撑着桌子,双腿腾空,攀住主墨无溟的腰。

    墨无溟忙伸手,揽住她的腰,稳稳地把她接住。

    “你是猴吗?”

    “我是狐狸精。”苏九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故意贴近他:“一个勾魂夺命的狐狸精。”

    隔着衣服,墨无溟抽了一口气:“……别闹,说正事!”

    苏九笑眯眯得:“我就在说正事啊,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我们可以先入洞房。”

    墨无溟绷着身子,掐住她乱动的细腰:“在你心里,本王有那么急不可耐吗?”

    苏九点头:“有啊,要不然天天趁我睡着,胡乱瞎摸的是狗爪吗?”

    “本王……”

    墨无溟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理亏。

    苏九勾住他的下巴,目光认真:“一年为期,我一定会去找你。”

    这是她给他的承诺,也是给自己的时间。

    不论是身世还是禁,她都会亲自搞清楚。

    墨无溟叹了口气:“……本王可以后悔吗?”

    苏九挑了挑眉:“我之前说的话还有效,如果你想要的话。”

    什么啊!

    她明明知道他后悔是退步!

    墨无溟沉着脸,将她扯进怀里,双手紧紧地拥住她,把脸埋在她的脖颈,嗅着她那独特的馨香。

    比起作为离别礼物在一起,他更希望那是两人重逢之后的事。

    他唇瓣翕动:“再过一年,你就十七岁了,本王可以等你。”

    苏九睫毛轻颤了颤,手指抚着他的头发:“这段时间我研究了一下控制火毒的丹药,你先试试药效。”

    墨无溟抿着唇,斗气的说了句:“没有你在,疼死算了。”

    苏九失笑:“一年后,我是要检查的,敢伤了我男人一根头发,我都弄死他。”

    她舍得放他走吗?她不舍得!

    但是这身禁和身份问题不解开,她和他迟早都会遭殃。

    与其等人找上门来,倒不如反守为攻,掌握绝对的控制权。

    两人算是谈妥了。

    只是这天晚上——

    墨无溟就只差没把她吃掉了。

    苏九:“……”

    我他妈信了他的邪!

    腰酸背疼,脖子上还有青痕。

    你祖宗的一行人,眼神满是调侃。

    左岩:“九哥,昨晚兴致怪好啊!”

    柯彬:“我数数,一个、两个、三个……”

    莫寒:“数个屁,身上你又看不见。”

    古鹰眨眼,非常认真:“我就想知道……怎么搞的?”

    谢忱也难得的抬起头:“互搞,疼不?”

    噗——

    哈哈哈哈……

    哥几个全部笑喷。

    苏九抄着双手,似笑非笑的:“看来你们都非常闲啊。”

    众人头皮一麻,嗅到了危险。

    然而,苏九并没有发他们加倍训练,而是贴心的散给他们一颗丹药:“吃了,好好休息。”

    众人捏着丹药,没有元气波动,这丹药他们不认识。

    不过九哥给的肯定不差!

    十三个人毫无准备的把丹药吃了。

    苏九脸上扬着纯善的笑:“洗髓丹,可以帮助你们提高体质,好好撑着。”

    众人:“喵?——?”

    洗髓丹?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全身经脉忽然灼烧起来。

    “卧槽!”

    “靠——”

    一连串的骂声,很快就被疼痛取代了。

    洗髓丹里少的那味药材,被苏九替换成了另一种调和的药材。

    这个药材效果兴许比原丹方的那株药材发挥的更极致,但是有一点,疼起来要命!

    这也是当初祁绍疼到以为要死的原因!

    当然,四颗洗髓丹,短时间里吃下去,的确是有生命危险的。

    但是像他们这样的只吃一颗,疼是必然的,但是过去就没事了。

    苏九本来是打算再过两天,把他们打磨的再像样一点再给他们吃的。

    谁叫他们嘴贱。

    苏九抱着胳膊,靠在一边,凉凉的:“祁绍当初可是吃了四颗才有今日的成就的,你们要是连祁绍那个弱鸡都比不过,趁早给我滚回京城吧,省的丢我的脸。”

    “……”

    瞬间惨叫声没有了。

    祁绍那个渣渣能够忍受的,他们也可以!

    时间一点点过去。

    谢忱第一个回过劲,主动地开口:“九哥,再给我一颗。”

    苏九淡淡的看着他,心里知道他有多重视祁绍,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颗。

    谢忱沉着脸,走到一边,吃掉丹药。

    疼痛占据经脉,冷汗顺着额角往下流淌。

    他盘腿打坐,紧咬下唇,鲜血在嘴里溢开。

    脑海里出现的是祁绍当时的惨状。

    他本来就挺怕疼的,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

    想到这,内心就一阵绞痛。

    都是他还不够努力,不够强大!

    如果他有冥王那种实力,还会护不住祁绍吗!

    他一定要变得更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