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翻旧账

    “啧!你这小子!”祁老爷子瞪眼,重重的抬手,轻轻落在他头上,使劲挠了挠:“好了,赶紧滚出去玩吧,我要睡觉了,没事别打扰我。”

    他一翻身,拉过被子。

    祁绍帮他拉了拉被子,他不耐烦的摆手,“赶紧滚蛋!”

    等到脚步声远走,房门关上,被子抽动,传出低泣的声。

    死谁不害怕?他也害怕!

    他害怕的是死了这唯一的孙子怎么活!

    还好,一切都还好……

    祁绍并没有走远,靠在门外,静静地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他转头,看向刺眼的阳光,俊秀的脸庞,多了几分冷硬。

    成长的过程有好有坏。

    他很幸运,爷爷还活着。

    他还有时间去努力、奋斗,接下属于他的担子。

    对比祁绍的觉悟,哥几个就没那么轻松了。

    苏九把他们带走之后,操练的很惨。

    只要他们不够努力,迎面就是一句“祁绍那个弱鸡都四阶元灵了,你们还有脸偷懒?”

    哥几个想哭都没眼泪。

    左岩:“你说祁绍那孙子,他怎么就四阶元灵了?”

    莫寒:“吃屎了!”

    柯彬:“屎味元气丹?”

    古鹰:“哈哈哈……”

    其他八个人也笑的前仰后翻。

    只有谢忱坐在地上,擦了擦脸上的汗,就跳进了专门给他们训练的魔兽圈。

    “……”

    笑声戛然而止。

    谁他娘的还能笑的下去?

    本来谢忱就是他们当中修为最高的,他还这么努力!

    哥几个敛起神色,一抹脸,跟着跳进魔兽圈。

    气氛都变得不一样了。

    少了轻慢多了严肃。

    谁也不想最后垫底,多丢人啊!

    苏九抄着双手,远远地看着他:“谢忱这厮,估计是觉得自己落下祁绍太多了,所以拼了命的训练呢。”

    墨无溟靠在树边,吝啬的没有给他们一个眼神,只是看着苏九:“他很聪明。”

    苏九不置可否。

    在这个世界,你不进步,就是退步。

    你的同伴越走越远,你只能止于现状。

    墨无溟沉默着看着苏九,眼神有些飘忽,似乎在斟酌着该怎么开口。

    苏九何其敏感,从早上开始,他就一副欲言又止,不知如何开口的表情。

    想不发现都难。

    她转过身子,抬下巴:“有事就说,我能吃了你?”

    墨无溟看了一眼周围,然后牵住她的手:“回去再说吧。”

    苏九看着他牵着自己的手,眼神闪了闪。

    若是前世有人这样拉着她,她肯定只有一个想法“先砍了他的手,喂狗。”

    墨无溟把她带回房间之后,把她抱到自己腿上。

    苏九挑眉。

    这么殷勤,看来是一件大事了。

    墨无溟已经轻咳了一声,旁敲侧击:“这里的事情结束,你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吗?”

    苏九回眸看他,“你做什么就说。”

    墨无溟抿了抿唇,从空间里拎出一坛酒,倒了一杯给苏九,又拎着酒坛,自己灌了一口。

    酒水从唇角滑落,缓缓地流淌下去。

    苏九瞥了一眼,张嘴就去舔了一下。

    墨无溟酝酿半天的情绪,就被他这么一下给破坏了,手里的酒坛都差点摔到地上。

    他咽下一口酒,竖着双眉,睨着苏九:“信不信本王把你办了?”

    苏九抱着胳膊,“好怕啊。”

    墨无溟把酒坛放在桌上,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不要挑衅本王,本王有正事跟你说,本王可能要去一趟神武大陆,你要是办完了本王就……”

    苏九直接拒绝:“我不去。”

    就算要去,也不会跟他一起去。

    墨无溟凝视着她,拇指摩挲她的唇角,声音有些闷:“为什么?你不想跟本王在一起吗?”

    苏九:“想啊。”

    墨无溟:“那你为何……”

    苏九:“想跟做是两码事。”

    墨无溟拧起眉头,解释道:“本王并非是因为你才要去神武大陆的……其实父皇体内也曾有过凤凰血脉,他是在神武大陆认识的母妃,后来母妃受重伤,父皇在神武大陆也遭到了不小的打击,就回了东陵大陆。体内的凤凰血脉也因为凤珠毁灭,而彻底失去了。”

    又是凤珠?

    苏九眼皮一跳,“凤珠起到的作用是?”

    墨无溟不大想回答,他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就怕她以为自己是因为凤珠才喜欢她的。

    但他又不想骗她,只能道出实情:“凤珠是替主人选择伴侣的。”

    那它选的是原主还是自己?

    苏九脸一板,严肃的:“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墨无溟抿着唇,冷峻的脸庞染上忧愁,“是吧,那次在乱葬岗的时候,本王还以为凤珠会身亡珠毁。可是没想到你居然没死,凤珠也好好的。”

    呃,这就有些微妙了。

    苏九手扶下巴,“嘶……你这凤珠怪有眼光的嘛。”

    墨无溟:“……”

    这怎么跟他想的反应不一样?

    因果关系:难道不是她该质问自己,到底是喜欢她,还是因为凤珠才喜欢她的吗?

    苏九挑着眉眼,点点头:“所以,那时候偷偷在旁边看的人是你啊?”

    提到这个,墨无溟挑了挑眉:“本王真以为你是恶鬼附身了。”

    苏九斜眼看他,联想到很多事情,“怪不得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你说又见面了。”

    墨无溟撇嘴,开始翻旧账:“是啊,当时某人还要把重伤的本王丢出去呢。”

    苏九不遑多让:“那你还叫我陪葬呢。”

    墨无溟一噎:“那,那本王不是没有嘛。”

    苏九嘁了一声:“那是你发现我的能帮你疗伤。”

    墨无溟:“……”

    彻底安静了。

    理亏。

    翻旧账第一回合:苏九胜。

    苏九端起酒杯,抿了两口,心情贼好。

    但是心情好归心情好,该说的正事,还是得说。

    就之前的话题,继续道:“你可以先去神武大陆办你的事,我也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办。”

    墨无溟眉眼松动:“你还有什么事,本王陪你……唔……”

    苏九灌了一口酒,直接把他的嘴堵住。

    酒味在齿间交错,令人意乱情迷。

    两人吻了很久,嘴巴都发酸了,才分开。

    墨无溟长睫低垂,眼神幽幽地:“本王可以等你,可是你……”

    苏九手指抵在他的唇间:“我们给彼此一个时间,你去神武大陆,我们若是还能见面,就成婚。”

    墨无溟扭头,眸光微沉,握住细腰的手一紧:“什么叫还能见面就成婚,难道见不到面,你就把本王给忘记了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