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幸亏苏九不是女人!

    众人瞪着眼睛,努力的分辨东道主的话。

    王上,北部之王,威胁?

    苏九认识北部之王,而且关系匪浅,都重要到能威胁到他的地步了!

    我类个乖乖!这是什么魔幻的走向?苏九他怎么跟谁都沾得上?

    先是颜花犯,后是北部之王,他这是什么体质!

    苏九可不知道大家的想法,主要是墨无溟本来就知道颜花犯在这里,所以他挺不以为然的,直接问颜花犯:“你会拿我来威胁王上吗?”

    颜花犯差点笑出声,抿着唇,笑吟吟的:“我当然不会对九弟下手了。”

    苏九两手一摊,仿佛在说“你听见了?安心了吗?”

    东道主的脸色瞬间黢黑。

    他怎么这么天真?

    颜花犯难道还能跟他说实话吗?

    苏九摆了摆手:“行了,你在旁边站着吧,我还有事情要办。”

    东道主沉着脸,虽然心里不爽,却还是听话的往后退了两步。

    众人看的瞠目结舌。

    东道主重视苏九到这个地步,看来苏九认识北部之王是没跑了!

    “咦,你别说,我忽然想起来了,上次赌丹的时候,不是来了一驾马车吗?当时有人说看见东道主在了?”

    “你一说我想起来了,当时有人猜测马车里的人就是北部之王!”

    “卧槽,卧槽,我们居然有幸看见了北部之王了?”

    “靠!你们一说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惊为天人的男人?”

    炼丹协会的炼丹师们,全部都疯了。

    诸多佣兵团的人不由对视一眼,扼腕不已。

    当时就是觉得炼丹协会根本赢不了,所以才没有去瞎凑热闹的!

    如果知道去能看见北部之王,他们就是爬也要爬去啊!

    还做个狗屁的任务啊!

    有人悄声问:“兄弟,我听说北部之王跟恶魔一样,有一双红色的眼睛,盯上一个人,你就只能等死了!”

    炼丹师们皆是一愣。

    “呃,好像没有红眼睛啊?”

    “没有红眼睛,那可能不是北部之王吧?”

    “不可能,我现在想想除了东道主还有两个骑马的,可能是其他两个道主!”

    “四方道主没理由只来了三个啊?”

    炼丹师协会的弟子,连忙接过话茬:“这很简单!因为北道主一直跟在苏九身边保护苏九啊!”

    抱着侥幸的雇佣兵们:“……”

    曾经上天给了我一个机会我没有把握住,如果再给我一次,我死也要爬过去!!

    众人聊的热火朝天,唯有一个人犹如热锅油煎。

    那就是司徒正了,他现在手脚冰凉,全身发冷!

    本以为是找个帮手,谁曾想是找了个敌人!

    真是……

    他咬着牙,悄悄地给后面的人使眼色,就想要开溜。

    北部之王的人谁敢动?

    整个部落都给你掀了!

    他算是识时务者,可惜他在十七口的名单上。

    苏九歪嘴一笑,归魂剑在地上敲了敲:“司徒领主,我们的账还没算完,你怎么可以走呢?”

    司徒正后背一僵,扯了扯嘴角:“苏公子,你已经杀了我一双儿女,你我也无仇无怨,何不就此罢了?”

    认怂了。

    众人面露鄙夷。

    不过退一步想想,面对北部之王的人,有几个不认怂。

    饶是站在那不可一世的颜花犯,还不是闻声色变!

    苏九微笑着往前走,美艳的脸庞,熠熠生辉。

    众人不自觉的后退。

    包括司徒正面前的手下,那是一股名为害怕的感觉,让他宁愿得罪司徒正,也要后退的冲动。

    司徒正岂会容他,抽出剑,直接把退缩的手下杀了!

    他也算是做事果断的了,其他人见状只能护着他后退了。

    抱着反正都是死,不如赌一把的心态!

    苏九砸着嘴,长剑一指:“现在散开的人,我不会杀,并且会让人给你们安排好以后的职位。”

    此话一出,就等于在本就动摇的人心上,又狠狠地踩了一脚。

    大家本来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现在可以不用死了!

    刹那间,司徒正就知道了什么叫众叛亲离的下场。

    所有人,全部往两边撤。

    司徒正伸手想抓住一个,只能抓了两把空气。

    他骇然的抬起头,朝着外面喊:“放箭!快点!杀了苏九!”

    “……”

    一片寂静。

    下一瞬,弓箭手全都从房顶上撤走了。

    这就是身为北部之王不可挑战的威严。

    苏九并不是很想利用墨无溟的名声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她想要什么东西,会自己去争取。

    所以东道主出现的时候,她心里是非常的不爽。

    眼下看见众人这般听话,忽然觉得好像还不错。

    就是……莫名有种自家男人特有本事的骄傲感。

    少年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声音很轻:“你刚刚说你我无冤无仇,的确是。但是你可能不太了解我,我想杀人的时候,就算你眨一下眼睛,也是理由。”

    司徒正面容惨白,仓促的后退两步。

    却见,少年咯咯的低笑起来:“你眨眼睛了哦。”

    他的速度很快,众人就觉得风刮过,刮得脸疼。

    噗嗤!

    长剑贯穿胸口。

    又准又狠。

    苏九习惯性的攥着剑柄,鲜血顺着流淌,缓缓地渗入剑身,很轻微的反应。

    司徒正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已经死了。

    众人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当年大魔王连月亮不够圆都会杀人。

    眼下苏九这个眨眼睛的借口,似乎比较有诚意……

    ……个屁啊!

    月亮起码还有圆的时候!

    人哪里会不眨眼睛!

    草!幸亏苏九不是女人!

    要不然北部岂不是要有一对恶魔了!

    他们以后还搞个几把啊,成天提心吊胆就行了!

    任何忌惮与威严,都是雷霆的手段营造出来的。

    苏九的名字成功在大家心里留下一道深深地痕迹。

    只怕以后是都不会忘记,这个活阎王称号的少年了!

    部落动乱平定,一切尘埃落定。

    众人渐渐地离开了。

    血狼他们带着哥几个还有以及炼丹协会的人离开,给他们安排住处,

    很快连尸体都被抬走了。

    东道主背着手,两步远的距离,紧紧地盯着颜花犯。

    颜花犯轻咳两声,搭起话:“九弟,你真的那么相信我?”

    苏九淡淡的看着他,纠正:“我相信的是我自己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