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这他娘的又是什么情况?

    祁绍接过骨牌,看向老爷子,别扭的清了清嗓子:“咳咳,你没事就好……”

    没什么底气,嗓子嚎的有点哑。

    自己的孙子是什么德行,祁老爷子比谁都清楚,微笑着点头,让陈艳艳把他扶起来。

    他浑身都是伤,精神很差,也很疲惫。

    但是倔强着要把事情落实。

    老爷子被扶起来,虚弱的令人心惊。

    “这是祁老会长!”

    “天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沈清泉这个败类!简直人人得而诛之!”

    祁老会长微微抬手,虽然人很虚弱,但是身为会长的气势却还在。

    众人瞬间噤声。

    祁老会长吞了一口血吐沫,忍着疼,开口:“我知道近期佣兵工会定然是出了很多事情,但是请诸位放心,佣兵工会很快就会恢复如初。”他侧目,看向祁绍:“这位是我的孙儿,祁绍,现在佣兵会长的骨牌在他手上,他会继续秉着大义,好好掌管佣兵工会!”

    众人一时之间没说话。

    他们不认识祁绍,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能耐。

    祁老会长心如明镜,声音轻缓地:“我也跟你们一样,不相信他,我甚至没告诉他北部可能要出大事,但是这是今日之前的感受。当我躺在冷冰冰的地上,等待未知死亡的时候。我孙子手持利剑来救我,得知我死了,愤怒杀敌,要替我报仇的时候。我知道,这孩子啊,他长大了,不单单只是会说,又没本事的孩子了。”

    众人面容微动。

    祁老会长缓了一口气,又道:“是他杀了一个雇佣兵把我带出来的,哪怕是浑身是伤,使用爆元丹,他也无惧无畏,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优点。但我知道,成为佣兵工会的会长,必须要有这个勇气和担当,负起责任。”

    最后一句话,击中红心。

    沈清泉就是因为太不负责任,只想要权势,却又管理不好,才引起众怒。

    “好,我们相信祁会长,老会长的孙子,必定不会差!”

    “能趴在兄弟怀里大哭的人,据对是性情中人!”

    “祁会长我们支持你,希望佣兵工会早日恢复平静!”

    祁老会长眼圈有些湿润,嘴里的血腥味,呛得他忍不住咳了起来。

    苏九给了陈艳艳一瓶复伤丹,让她张罗着把人送到房间去,赶紧去处理伤口了。

    炼丹协会的副会长走过来,松了一口气:“大家都吓死了,还以为要出事了呢!”

    苏九神色淡漠:“我没事,想杀我的人,都死了。”

    卓洛跟过来,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说。

    倒是苏九朝着他笑着打了声招呼:“卓师兄。”

    卓洛点头,低着头,有些紧张。

    颜花犯背着手,走过来,坦然的:“我输了,你想让我帮你办什么事?”

    苏九挑眉:“等我以后想到了再说。”

    颜花犯含笑点头,“行,只要我能办的到。”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狂笑的声音。

    司徒正带着手下,已经把外面的雇佣兵制服了,将他们团团围了起来。

    房顶上蹲着射手,朝着院子里瞄准。

    颜花犯抬眼望去,冷冷地:“司徒正,你在做什么?”

    司徒正眯起眼睛,迸发出火光:“颜花犯!你不顾大义!包庇苏九!我今日就算杀了你,也没有人会说闲话!兴许,还能成为北部之王的座下客!”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颜花犯这个名字太响亮了!

    谁敢沾上他,就等于得罪了大魔王!

    众人默默地后退。

    颜花犯蓝色眼眸闪烁着冷漠地光泽,缓缓地勾唇:“就凭你们这些人,本少还不放在眼里。”

    司徒正奸诈的笑了笑:“方才我已经通知了东道主,确定是你在这里,北部之王说不定也会来!”

    颜花犯眉梢跳了跳,“你找死!”

    司徒正扬声大笑:“哈哈哈……我死你陪葬也足够了!”

    他站在手下到后面,前面一排人,就是防着颜花犯的。

    从沈清泉派人通知开始,他就知道事情哪里出错了。

    颜花犯不可能是假的,但他却和苏九在一起,只能说明他们俩是一条线上的!

    既然如此,他又为何要顾念旧交!

    就在司徒正得意之际——

    少年抬起眼眸,微笑着:“我还在寻思,十七口差了你,不曾想,你来了。”

    不急不缓的语调,甚至有些温和。

    众人却头皮发麻,感到毛骨悚然。

    十七口,三个字仿佛成了催命符!

    司徒正并不知道这些,他看见沈清泉死了,开心还来不及,又哪里会多管其他的。

    他笑的阴冷:“苏九,我儿与你无冤无仇,你却要赶尽杀绝,我今日就要替他们报仇雪恨!”

    他刚要下令射箭,外面传来动静。

    “是,东道主来了!快让一让!”

    的确是东道主。

    他一直就在这个部落,雇佣兵会发生暴乱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苏九不会出事吧!

    直到收到手下发来消息,颜花犯在佣兵工会!

    东道主一下子就慌了,要是被颜花犯发现苏九的存在,用他来威胁王上,那还得了!

    他当即就召集了附近的手下,匆匆赶来。

    司徒正忙转身,恭敬地拱手:“司徒正见过东道主!”

    东道主没有看他,目光在人群当中搜索,直到看见安稳站在那的少年,才松了一口气。

    司徒正提醒道:“东道主,颜花犯就在此处!我们已经将他包围了!”

    东道主眼神一转,看见了苏九身边的男人,顿时冲上前。

    走到苏九的身边,直接把两人隔开:“颜花犯,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苏九闭了闭眼睛,感觉十分头疼。

    语气有点冲:“起开!”

    东道主横移一步,扭头解释道:“苏公子,这个人是王上的敌人,他对你心怀不轨!”

    哎哟我去!

    众人下巴掉了一地。

    这他娘的又是什么情况?

    最震惊的是司徒正,编排苏九的话到嘴边,就这么生生地卡住了。

    他僵硬的喊:“东……东道主?”

    东道主总算是给了他一个眼神,只是很敷衍,一秒都没到,就收了回来。

    压根就不想搭理他!

    苏九没有搭理东道主,横移一步,离开他的保护圈。

    淡淡地:“我交什么朋友心里自然有数。”

    东道主皱起眉头,有些不高兴:“我是为了你好,要是他拿你来威胁王上,你怎么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