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十七口慢慢来

    最绝的是司徒正。

    他收到沈清泉的消息之后,就怒冲冲的带着人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了。

    结果看见部落上下的混乱,顿时恶向胆边生,直接杀掉了通信的人。

    然后发出讯号,召集了附近所有的手下!

    他的野心很大,当初让司徒泽跟沈清泉合作就是想分一杯羹。

    都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今天他将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并不知道这一切的沈清泉,还在佛堂的院子里僵持着。

    祁绍全身酸疼无力,撑着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声音嘶哑:“九哥,你让开……我来……”

    苏九朝着陈艳艳使了个眼色,拎着剑,转过身子。

    淡淡地回了句:“我已经让给你一个了,要知足。”

    陈艳艳嘴角抽了抽,扶住祁绍:“苏公子说了,陈家十七口,一个也不会少。”

    祁绍撑着剑,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好似要看着他们怎么死一样!

    陈艳艳抿着唇,站在他身边。

    苏九长剑一指,面无表情的:“你们刚刚打的,我都记住了,来吧。”

    三个雇佣兵眉心狂跳了一下。

    这小子有点邪门!

    苏九见他们不动,勾唇:“那我就不客气了。”

    身形闪动,速度一绝。

    三个雇佣兵心下骇然,横剑于面前,直接用元气拉了一个屏障。

    苏九顿在屏障外面,挑着眉:“你们确定要缩头乌龟吗?”

    三个雇佣兵吞了吞口水。

    来自直觉上的危机感,让他们绷紧神经,下意识的不敢跟他硬碰硬。

    就好像一头吃人的野狼,忽然遇到了一头吃同类的恶狼。

    一种是狼吃人,一种是狼吃狼。

    两者危险可怕性,截然不同!

    而这种同类之间才能嗅到的危险,沈清泉自然是不知道的。

    他原本还指望这几个雇佣兵把苏九解决掉,结果看见他们居然不战,顿时暴跳如雷:“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我让你们杀了苏九!快点!我养你们有什么用?那些药我随便养谁不行?”

    三个雇佣兵对视了一眼。

    沈清泉是他们的衣食父母,没有那些药他们什么都不是。

    三人只好把屏障解开,拿起武器冲过去。

    事实上即便他们不解开,苏九也照打不误。

    就是没想到敌人帮自己,这个忙她就记下了。

    大不了,等会杀他的时候,少砍两刀。

    双方战在一起,苏九没兴趣陪他们玩,手起剑落,招招凶狠毒辣。

    起初她用的是归魂剑,等到双方近身,她左手握着匕首,嗤嗤就给人两刀。

    两只手都能用,简直防不胜防!

    这一场对战并没有持续很久。

    但是三个雇佣兵被打的鼻青眼肿,每个地方都是跟祁绍的伤口位置一致。

    他们仿佛才明白过来,他刚来时的那句话是何意思!

    砰!

    苏九一个转身,踹在最后一个雇佣兵的下颚上,直接将其踹翻在地。

    一个健步上前,踩在他的肩膀上,归魂剑毫不犹豫的穿过他的肩胛骨。

    苏九甩着剑,看向颜花犯身边的最后两个雇佣兵。

    “继续。”

    两个雇佣兵一头冷汗,不自觉的后退两步。

    训练至今,杀人无数。

    陈家十七口,以及其会长的那些亲信,皆是他们所为。

    像这种直面的恐惧感,是他们从来没有经历的。

    沈清泉也有点慌乱了,这十个人就是他的王牌,结果一下子死了八个,七个死于同一人之手。

    这代表了什么?

    沈清泉面容发白,厉声质问:“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不是炼丹师吗?你为何修为如此之高?”

    这边正说着,后面忽然传来吵闹声。

    “你们反了反了,放开我,放开我们……”

    “我爹爹是领主,你们要干什么?”

    “你们这些狗奴才,你们敢这么对我,我让我爹杀了你们!”

    接二连三的声音。

    血狼他们从别的房间把沈清泉的家人带了过来。

    沈清泉闻声,脸色骤变:“你们干什么?你们想造反吗!”

    血狼根本就没有理会他,朝着苏九道:“我刚才看见他们鬼鬼祟祟的想跑,一问才知道,这是沈清泉的家眷。”

    沈清泉双目微睁,不敢置信的:“你是苏九的人?”

    血狼目不斜视,完全无视他。

    暴狼让人把沈清泉的母亲,妻子,儿子女儿,全部带进了院子里。

    小男孩挣扎着大喊:“爹爹……爹爹,你快杀了这些狗奴才!”

    老太太杵着拐棍,张嘴就骂:“你们这群小杂种,我儿子可是佣兵工会的领主,你们竟敢对我无礼!”

    沈清泉妻子抱着小儿子和小女儿一个劲的哭。

    杂乱的声音,就像是针扎进了心上。

    沈清泉咬牙切齿:“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这里是佣兵工会,你们真的想造反吗?”

    “……”

    无人应答。

    来的人挺多,但是并没有沈清泉的人。

    苏九往前走,来到老太太的身边:“老太太,您认识祁会长吗?”

    声音很恭敬,也很有礼貌。

    老太太双手搭在拐棍上,昂着脖子,尖酸的:“你什么狗东西,你也配跟我说话吗?我是沈领主的母亲,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就凭你……”

    话未说完,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苏九面色很淡,缓缓地将她举起来,再问:“认识祁会长吗?”

    老太太仰着脖子,怒骂:“你这个小杂种……放开我……呃……你放开我……你……”

    苏九不再说话,将老太太举离地面。

    沈清泉惊恐低吼:“不要伤害我母亲,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

    苏九一言不发,继续举着她。

    老太太蹬着着双腿,张着嘴:“唔……放我……我认识……认识……”

    苏九却不再给她机会,“咔嚓”扭断她脖子。

    而后,一把将尸体咂在沈清泉的脚下。

    沈清泉蹲下,抱住老太太悲痛大喊:“娘啊……娘……”

    小孩子哭着闹着喊着,悲惨的声音充满了整个院子。

    佣兵团的众人都有些不忍心了。

    辱不及父母,祸不及家人。

    “这样是不是有点太狠了?要不然,还是算了吧?”

    “我们只要杀了沈清泉这个狗贼,不就行了吗?”

    众人动摇的之际,陈艳艳冷笑着开口:“原来你沈清泉也会哭,也会知道失去亲人的痛。”

    她走出来,脱掉了身上披风,把遮住的脸漏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