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一锅大乱炖

    饶是这些被吃禁药训练出来的雇佣兵,也不免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什么技能?

    竟然如此恐怖?

    雇佣兵压下骇然,恶狠狠地看向苏九:“这是不是你干的?”

    他们与颜花犯前后脚,他根本没有这个时间!

    苏九压根不理他,轻轻甩了下滴血的归魂剑,淡淡地:“花大哥,你来的比我想的慢了点。”

    颜花犯微微一怔,后知后觉的回想起他刚才离开的说的话。

    ——“花大哥,我在佛堂等你哦。”

    笃定他能从两个雇佣兵手里出来,甚至觉得他慢了!

    颜花犯张了张嘴:“你知道我是谁?”

    苏九侧眸,装傻:“你不就是花大哥吗?”

    颜花犯噎住:“……”

    也不能直接问他是不是知道他的身份了。

    这原本是不知道的,他一问不就穿帮了?

    苏九敛着笑,继续看祁绍:“你觉得谁会赢?”

    颜花犯抬眼看了看:“雇佣兵,虽然他们修为是靠禁药提升的,却是没有时限的,相比之下,那个年轻人已经体力不支了。”

    苏九靠在柱子边,挑了一下眉毛:“是吗?可我觉得那个年轻人能赢。”

    两人仿若无人的聊着。

    两个雇佣兵双眼冒火,怒发冲冠的看着他们。

    “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纳命来!”

    两人刚要冲过去,沈清泉到了:“等一下!”

    他一走过来,率先看见的是走廊下的上官若倾,此刻她已经没了气,地上全是血。

    两个雇佣兵被迫住手,怒目切齿的:“沈领主!老三老四也死了!”

    沈清泉心头一跳,第一反应就是颜花犯动的手。

    至于之前毙命的雇佣兵,是因为忌惮颜花犯,才会死在苏九偷袭的手里。

    无知的脑补最致命。

    他自以为合理的想法,朝着颜花犯拱手:“颜少主!沈某眼拙,我也是被那个贱丫头欺骗了!”

    直接甩锅给上官若倾。

    颜花犯余光轻扫,凉凉的看着他,并不应声。

    沈清泉神色凝重且真诚:“还请颜少主原谅沈某的鲁莽!但是沈某也是无奈,有自己的责任!我针对的只是苏九,他杀害了司徒泽和司徒傲霜,又心怀不轨的来到佣兵工会!颜少主请你替沈某做主啊!”

    巧舌如簧,也是本事。

    颜花犯冷笑了一声:“本少与你有何干系,要替你做主?”

    沈清泉眼珠一转:“颜少主,你与司徒家乃是故交,苏九可是杀害司徒泽和司徒傲霜的真凶啊!”

    颜花犯点点头,面色平静:“所以呢?”

    沈清泉心头一梗:“苏九的赏金令遍布整个大陆,难道颜少主要跟所有的雇佣兵为敌吗?”

    威胁也好,警告也罢。

    苏九在赌丹的时候把他所作的事情抖得干干净净,流言四起,对他十分不利。

    就算司徒正不找他,他一样也不会放过苏九!

    只是他做梦都没想到他竟然利用自己进了佣兵工会!

    天晓得,看见上官若倾的画之后,他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

    干柴有了火苗,闷起来之后只会越烧越旺。

    沈清泉便是如此。

    然而,更让他没想到的还在后面。

    在他如此威胁与警告之下,颜花犯根本没有听进去,且淡淡地道:“你看,我就说那个年轻人不行了。”

    他在说祁绍。

    祁绍又被人踹飞了,药效快要消失,带来的就是恐怖的后遗症,全身酸疼难以动弹。

    颜花犯并不认识祁绍,哪怕京城有过一面之缘,却也是没有放在心上的。

    更何况祁绍现在的形象与那时大相径庭,根本联系不到一起去。

    苏九侧目,眼神清冷:“他会赢,要打赌吗?输的人,答应对方一个条件。”

    场面已经打成这个样子,绝对不可能会赢的。

    颜花犯:“好,我赌他,必死无疑。”

    苏九:“那我便赌他,不会死。”

    颜花犯眯了眯眼,实在是费解:“你为何如此笃定?”

    苏九轻微地扬了扬唇角,“因为、我不允许。”

    清冷的声音,缓缓地溢开。

    颜花犯眼皮跳了跳。

    不等他发问,苏九已经将归魂剑朝着打祁绍的雇佣兵后背甩了过去。

    同时,身形掠动,快速而上。

    归魂剑无人控制,依然迅速而锐利。

    破风声袭来。

    雇佣兵立刻侧身,长剑插在柱子上,就在祁绍脸边。

    苏九已经近身而来,握着匕首,朝着雇佣兵的脖子,嗤嗤就是两刀。

    鲜血“噗嗤”喷出来!

    雇佣兵捂着脖子,猛地后退两步,跌坐在地上。

    颜花犯感觉自己又被坑了,迈脚往前,目光在佛堂里扫视。

    果然,他发现被柱子挡住的陈艳艳,还有台子上生死不明的祁老会长。

    只一眼,他便明了。

    苏九和这年轻人是认识的,这或许也就是他跟沈清泉回来的原因!

    颜花犯有些哭笑不得,他都不知道该夸这人心思缜密,还是该夸他阴险狡诈了。

    沈清泉才发现了佛堂里的画面,当即指着旁边两个雇佣兵,气急败坏的低吼:“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抓住苏九!抓住他们,别让他们把祁会长带走了!没用的东西!五个人连两个人都抓不到!”

    沈清泉快气疯了,因为觉得稳操胜券,他才没有想到把祁会长转走,结果居然被他们闯进去了!

    雇佣兵们还依仗着沈清泉的禁药,自然不敢怠慢便要冲过去。

    颜花犯迈脚往前,淡淡地:“看你们能不能从本少身边过去了!”

    没想到这个关键点,颜花犯来插一脚,沈清泉怫然作色:“颜少主,这是我们佣兵工会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参与!”

    颜花犯斜着眼梢,蓝眸闪烁着冰冷地光芒:“我若偏要干涉呢?”

    “你……”

    沈清泉咬着牙,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他没有那个自信能够打赢颜花犯,说不定这两个雇佣兵也要折进去!

    殊不知,在他僵持之际,佣兵工会的部落已经乱了。

    这五日血狼他们也不是白白的干等着,暗中联合了数十个可靠的佣兵团。

    此刻已经把沈清泉的人全部给摁住了。

    里面已经乱成一团,部落入口也一样。

    你祖宗的人,炼丹协会的人,全部都来了。

    谢忱认出了副会长,两帮人速度集合。

    部落里面早就乱了,哪里还有人管的了入口。

    众人一窝蜂的,就这么挤了进去。

    一锅大乱炖,就这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