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祁绍崩溃

    上官若倾瞥见苏九的时候,一双眼睛就是掩饰不住的恨意,冷笑:“苏九,你不是一向都很嚣张的吗?在万驼峰你不是很狂妄吗?怎么?来了北部就改名换姓了?”

    苏九掀起眼皮,慢条斯理的:“哦,原来是上官小姐,啧,还没死啊。”

    颜花犯:“……”

    他认为自己很嚣张了,没想到还有更横的!

    上官若倾眼底升起两篝火,“哼,你就继续嚣张吧,看你的手下能不能平安回来!”

    苏九轻笑着,看向沈清泉:“私事就私了,何必迁怒与他人呢?”

    沈清泉目光阴冷,冷哼了一声:“你先不要担心别人,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五个雇佣兵列成一排,目光森然的看着苏九。

    还有五个去了佛堂?

    那还真够祁绍喝一壶了。

    苏九扬了下眉头,侧目问颜花犯:“花大哥,我们去看戏?”

    这脑回路一般人这跟不上。

    索性颜花犯压根不管他说什么,都是点头:“好啊。”

    苏九率先起身,就要往侧门走。

    五个雇佣兵一拥而上,列成一排。

    颜花犯把手里的茶杯,往桌上一拍,气势磅礴的:“本少看谁敢动手!”

    五个雇佣兵下意识愣了愣。

    苏九玩味一笑,脚步却不曾停顿。

    从他们身边擦过之际,掌心掠过腰间,尖锐的匕首,猛地插进对方脖颈动脉。

    嗤!嗤!

    两道闷声。

    鲜血噗的喷出来!

    动作又狠又准。

    匕首在掌心翻转,又悄然收起。

    苏九一边往前走,背着他抬手:“花大哥,我在佛堂等你哦。”

    潇洒到不行!

    众人都愣了愣,包括颜花犯在内。

    他的速度太快了,仿佛他随时随地都在准备杀人!

    上官若倾吃过亏,指着他,大喊:“苏九跑了!你们快去追啊!”

    沈清泉猛地回过神来,他花了大价钱培养的雇佣兵,眨眼间死了一个,他哪里受得了?

    目眦尽裂的:“给我追!我要把他碎尸万段!”他指着颜花犯,怒吼:“还有这个人,给我抓起来!我今天倒要看看,苏九他到底有几个脑袋!”

    两个雇佣兵去追苏九,两个雇佣兵留下了。

    他们跟普通的雇佣兵不同,眼底泛着血色,看人的眼神像是在狩猎。

    颜花犯虽然修为不如墨无溟,但这两个称为元王等级的雇佣兵,尚且不放在眼里。

    他稳稳的坐着,蓝色的眼珠泛着冷光,“想要抓本少,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沈清泉满脸阴狠,对着雇佣兵下令:“他敢反抗,就杀无赦!”

    颜花犯姿态闲散的起身,“有种上的,就试试。”

    身为曾经半个部落的霸主,他身上的气势也不是盖的。

    沈清泉这些人,根本不够看。

    上官若倾站在一旁,悄悄地打量颜花犯,见他容貌出色,气质不凡,柔声劝道:“这位公子,你恐怕也是被苏九给诓了吧?他这个人心狠手辣,善于利用他人!”

    颜花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鼻尖发出轻嗤:“哪来的丑八怪,污染眼睛。”

    犀利又无情。

    上官若倾脸色瞬间青白。

    要不是他俊美不凡,她才不会浪费时间多费口舌!

    “不知好歹!”

    咬牙骂了句,一甩袖,迈脚往苏九的方向追去。

    她只想看苏九死得有多惨!

    颜花犯目光浅淡,转身,也往佛堂的方向走。

    两个雇佣兵当即围过去,双手呈爪,强悍的元气,左手夹击。

    颜花犯面不改色,负手往前走,完全不理他们。

    两道元气近身,若是普通人只怕衣服已经被震碎了。

    颜花犯闲庭信步,只是朝着他们抬了抬手。

    嘭——

    僵硬的触感,两个雇佣兵仿佛撞了墙,猛地往后一仰。

    靠着禁药强制升级是有弊端的,虽然号称元王等级,遇到真正的元王却是不堪一击的。

    沈清泉额角浮起一层薄汗,能够如此轻松就把他们打退的人,这种实力……莫非他真的是……

    “等等——”

    他扬手,然而两个雇佣兵已经快速追了出去。

    颜花犯的速度极快,雇佣兵自然也快。

    沈清泉是一阶元灵,自然是跟不上的!

    *

    祁绍一到佛堂,就遇到了那五个雇佣兵。

    他一口吞下爆元丹,强悍的元气自丹田当中突然往经脉之中狂涌而去。

    四肢百骸充满了不可言说的力量。

    修为瞬间飙到了一阶元王!

    但是身体要承受的重力,却是远远想不到的。

    洗髓之痛都经历过的祁绍,显然不把这些放在眼里。

    “我拦住他们,你去救人!”

    身影掠动,犹如弹簧射了出去。

    一对五,就这么打在了一起。

    陈艳艳赶紧趁机从旁边溜进去,这几天她把路线都摸透了,很轻松的就进了关押老爷子的密室。

    就在佛像后面!

    沈清泉既然埋伏的人,就不可能只是五个雇佣兵。

    里面还有守株待兔的,听见有人进去,直接出手!

    陈艳艳岂是等闲之辈,双方顿时打在一起。

    她对付的都是一般的元灵等级,尚且还好。

    但是祁绍跟五个吃禁药的雇佣兵对打,还是非常吃力的。

    幸亏他这段时间学的东西,全都是墨无溟亲自教的。

    实战经验累积丰富,面对他们不慌不忙,出招跟苏九学的,就更加狠辣了。

    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分出上下。

    五个雇佣兵心里都有些吃惊。

    他们对视一眼,分出一个人。

    四个人缠住祁绍,一个人找时机偷袭。

    佛堂里,元气四溢,光泽耀眼。

    红、黄、青三种颜色叠加,看得人眼花缭乱。

    “你们想干什么!给我站住!”

    陈艳艳突然低吼,手中长剑一甩,劈开了拦路的人。

    祁绍双目微睁,看向佛像的位置,心里开始着急了。

    他一边打,一边故意往佛像靠近。

    五个雇佣兵也不是吃素,缠的他分身乏术。

    一个分神,便被一击爆裂掌击中,吐出一口血。

    趁着被打退的空挡,他身形一转,钻进了佛堂。

    密室里,祁老会长气若游丝,脸色毫无血色,原本坚朗的身躯已不再,瘦得不成人形。

    浑身都是被审讯的伤口,两个肩胛骨被穿过,长长的铁链被人攥在手里,使劲的往旁边拖。

    随着拉扯的力度,肩胛骨的伤口继续流血,渗落在地。

    祁绍一进去,就看见这个画面,顿时双眼猩红,目眦尽裂:“老头子——啊!我要杀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