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今天有一场硬仗要打

    苏九果断的移开视线,装不认识他。

    东道主心里那个窝火,又不得不憋着。

    “苏公子,东道主奉命而来!”

    奉命而来?

    苏九蹙了蹙眉,朝着血狼抬抬下巴,让他带人离开。

    东道主在东边挺出名的,来往的雇佣兵很多认识他。

    察觉到这点,苏九从旁边的岔路,往人烟稀少的地方走去。

    东道主沉默的跟着。

    两人离开人群,来到一处空地。

    苏九方才回眸看他,开口就是:“你可以哪来回哪去了。”

    东道主先是一愣,而后沉声的:“这是王上的命令,我不能走!”

    苏九抄着双手,“何时的命令?”

    东道主脸一抽:“北道主回去后,王上便命我来找你了。”

    苏九了然的点头:“所以,你找我找了快十天了?”

    东道主噎了一下:“我早就来了,我……”

    苏九抬手打断他:“这并不重要,你们王上已经来过了,你可以走了。”

    王上来过了?

    东道主愣了愣,不过脚趾头也想得到,他来无影去无踪,也不稀奇。

    但这跟他留不留下并没有冲突吧?

    再说了,北道主都跟着他那么久,他就这么回去,还怎么见人?

    东道主咳嗽了两声,“我承认我来迟了,但我找遍了东边部落,我也是跟着你从上一个部落来的,就没想到你居然去了佣兵工会……”

    是的,他居然敢去佣兵工会!

    苏九凉凉地:“所以,你是在怪我?”

    东道主张了张嘴:“我……我不敢!”

    苏九掀起眼皮,目光清冷:“不敢就是有,不过这不重要。我还有些事情要办,你跟着我不方便。”

    东道主有些不以为然:“在东边你要办事,我都可以帮你去办。”

    苏九直接拒绝:“不需要。”

    东道主愣住,生怕他不清楚利益链,认真的解释:“我是东道主,在这里的人脉很多,你想办什么事通过我会更快的!”

    苏九不咸不淡地“哦”了声。

    哦?

    东道主以为自己耳朵坏掉了:“你在佣兵工会很危险的,你还是……”

    “我目前身份没暴露,所以你最好不要给我添麻烦。”苏九不想听他废话,直接严明,转身就走。

    东道主有点懵逼,赶紧去拦住他:“不是,苏公子这样我……”

    苏九倏地抬头,双眸犹如利刃,冷中带刺。

    “没事别找我,有事更别找我。”

    语气淬冰,毫无商量。

    东道主哽在原地,直到苏九离开了,他才恍然惊觉一手心冷汗。

    见鬼了,他居然被这小子唬住了!

    东道主使劲甩了甩头。

    不跟就不跟,以为他想跟吗?

    还什么有事别找他?

    他有什么事情需要找他的!

    东道主哼哼两声,大跨步的离开。

    *

    一驾马车缓缓地靠近部落入口,马车前后都跟着几名护卫。

    众所周知,现在佣兵工会的部落,管的特别严,一切都靠令牌才能进。

    但是这两马车停下之后,只是与守卫说了两句话,便进去了。

    没有搜查,也没有过多地询问。

    马车一路往往里,停在了佣兵工会门外。

    早一步接到消息的沈清泉,正在等着。

    车辆掀开,上官若倾身穿绛紫色女装,姿态优雅的从马车里出来。

    因为断了一只右手,一边袖口微微垂着,颇有违和感。

    不可否认,她生的温柔娇艳,令人眼前一亮。

    沈清泉看见她也不免惊艳一番,“上官小姐,今日怎么会有雅兴来佣兵工会?”

    北疆城主府位于北部的入口,手下掌握着玄石的开发,十分的赚钱。

    是以,沈清泉得知来人是北疆城主之女后,立马就迎了出来。

    上官若倾温柔一笑:“听闻最近佣兵工会下了一个悬赏令,我觉得很好奇,便过来看看。”

    沈清泉迎着她往里走,笑呵呵的:“哈哈哈,的确是有一个悬赏令。”

    上官若倾眼底浮起恨意,嘴里声音很轻:“实不相瞒,我其实也认识一个叫苏九的少年。”

    沈清泉笑容一僵,侧目看她:“司徒小姐此行前来……”

    “沈领主别误会,我与那苏九有不共戴天之仇。”说着,她用左手抓住空荡荡的右边袖口。

    沈清泉一愣:“莫非你的手……”

    上官若倾苦笑了一下:“不错,我这手就是被他砍断的。”

    沈清泉面露同情,轻声道:“上官小姐倾国之色,即便没了右手,依然令人移不开视线啊。”

    上官若倾嫣然一笑:“沈领主就别安慰我了,我那仇人是叫苏九不假,但是为防认错人,可否把他的画像给我看了一看?”

    沈清泉直接把她带去了公布栏,“这就是苏九的画像。”

    恨到骨子里的仇人,化成灰了上官若倾都认得。

    尽管画像上的人只有五分相似,甚至多了一颗痣!

    上官若倾咬牙切齿,满脸怒意:“是苏九没错,可是这张画像有问题!”

    沈清泉狐疑地:“哪里有问题?这张画像是京城来的人画的。”

    上官若倾冷笑:“那我可就不知道了,总之,这画像只画出了五分苏九的神态,苏九眼角下没有痣!”

    沈清泉眉心狂跳了一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发出的所有画像都没用了?赏金令也是白发了!

    沈清泉眼底浮起怒意,朝着上官若倾温和的问:“不知小官小姐是否会书画?”

    身为北疆城主之女,不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也是都涉足的。

    上官若倾笑的温柔:“当然可以。”

    沈清泉不敢怠慢,赶紧带着上官若倾去了书房。

    就在两人去书房的同时——

    苏九拎着一坛酒,靠在走廊下,似笑非笑的看着急于搞事的老熟人。

    她也不着急,并没有追上去的打算,一边往房间走,一边拿起玄石,凝了个通音符:“计划提前了。”

    回房过了没多久,陈艳艳急匆匆的从外面过来了。

    “沈清泉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好像要转移老爷子!”

    苏九拿起一个空杯子,给她倒了一杯酒,笑着扬眉:“今天会有一场硬架要打。”

    陈艳艳眉心狂跳:“什么硬架?你的身份被人发现了?”

    苏九抬眼,语气淡淡地:“等会,先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嘎吱——

    房门被人推开。

    陈艳艳下意识喝道:“什么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