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居然没死成

    听见她要睡觉,墨无溟就没再动了。

    苏九睡眠浅,很少睡觉。

    但每次他在,她都能睡一会。

    墨无溟由衷地感到欣喜与雀跃,所以十分享受眼下。

    苏九醒的时候,墨无溟已经离开了。

    最开心的人就是颜花犯了,差点没有点烟花炮竹庆祝一番。

    苏九都懒得理他。

    借着加入佣兵团的借口,跟血狼他们讨论佣兵工会的事。

    因为悬赏令的原因,很多人从别的地方赶到佣兵工会,为的就是领画像。

    期间,北疆城主府的上官若倾,同样从雇佣兵的嘴里听见了这个消息。

    苏九,男,京城人,除了这三个之外,没有重合点。

    画像她也看了,跟苏九有点像,但又多了一颗痣。

    她不能确定,心如猫爪,难受的要命。

    左思右想,她决定亲自去佣兵工会问一下。

    断手之仇,不共戴天!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

    就这么平稳的度过三日。

    陈艳艳总算是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不得不说沈清泉这家伙真是奸诈,他竟然把人藏在了她母亲的佛堂。

    任谁也没想到慈祥的老太太,居然是主动帮着沈清泉藏人的。

    陈艳艳差点没有一句脏话骂出来。

    “老东西,她怎么干得出来的?”

    苏九倒是平静:“既然当初没人想到沈清泉会造反,那么这个老太太也不稀奇了。”

    陈艳艳狠狠一噎。

    顿了两秒,她才继续道:“我本来想偷偷把老会长带出来的,但是……”嗓子一哽,不知道如何说了。

    苏九心里多少有点底,还是问了出来:“老爷子现在情况很差?”

    陈艳艳揉着眼眶,点头:“嗯,可怜老爷子年纪那么大了,还被穿了肩胛骨,四条铁链锁着,老爷子那么和善的一个人,居然被这么对待。他沈清泉真不是人!”

    苏九食指在杯沿摩挲,声音淡淡地:“再等两天。”

    陈艳艳一惊:“还要等两天?”

    苏九淡淡地点头:“这件事我有别的打算。”

    陈艳艳皱着眉头,完全不理解。

    还有什么能比救出老爷子更重要?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颜花犯端着一盘糕点走了进来。

    陈艳艳迅速整理好情绪,敛起了异样。

    颜花犯已经看见了,但他没有追问,顺势坐下之后,把糕点送到苏九面前,献殷勤:“刚刚出锅的,快尝尝?”

    苏九瞥了一眼糕点,没有墨无溟带给她的精美,也没什么香味。

    她抬头,“不喜欢吃甜的。”

    颜花犯俊美的脸庞像个麻花一样扭在一起,“九弟,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喜欢吃什么?”

    陈艳艳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你居然不知道这个?”

    “你知道?”颜花犯微微侧目,眼神变得有些冷,跟面对苏九的时候完全不同。

    陈艳艳心里有点发毛,但仗着苏九撑腰,铮铮有声的:“苏公子喜欢吃肉,喜欢喝酒,这是秘密吗?而且他还喜欢睡觉,你看他现在睡眼惺忪的样子,就知道时间不早了!苏公子,您早点休息!”

    噼里啪啦放完炮,扭头就走。

    颜花犯嘴唇动了动,愣是没机会回嘴。

    苏九眼梢微挑,好整以暇看着他。

    “……”颜花犯脸上扬起一抹微笑:“明天花大哥给你买肉吃!你早点睡吧,我走了噢。”

    离开前,还不忘把糕点带走,贴心的把门关上了。

    苏九:“……”

    入戏太深,他不怕出不来吗?

    摇了摇头,拿起玄石给墨无溟发了个通音符。

    ——“告诉祁绍,他没多少时间了,祁老爷子快死了。”

    墨无溟负手而立,手里玄石的声音,就这么不遮不掩的传开。

    他眉眼低垂,目光冷淡地看着地上。

    祁绍趴在地上,浑身痉挛抽搐,痛苦的挣扎着。

    听见了通音符,思绪混乱的他,下意识的喊:“爷爷……”

    墨无溟冷着脸,指尖凝了通音符,语气刻薄:“这恐怕不太可能,第四颗洗髓丹他承受不了,他要死了。”

    ……死?

    不,我不能死!我不会死的!

    洗髓之痛,他已经经历了三次,第四次也可以!

    祁绍紧紧地咬着下唇,浓浓地血腥味在嘴里溢开。

    十指狠狠地陷入地下,指甲盖往外翻,血肉模糊。

    他痛苦的仰起头,泪花把他脸上的污渍冲洗成了一条一条的。

    我不会死……我不能死……我一定可以的……

    我还没有把爷爷救出来,我还没有跟谢忱一起娶老婆,我还要跟九哥他们一起吹牛逼……

    我……

    “噗——”

    祁绍喉间一甜,明亮的泪花,顺眼角缓缓地流淌下去,滴落在地上。

    ……终究是没有撑过去吗?

    爷爷我们下面见,谢忱你娶老婆的时候记得给我烧个纸老婆……

    九哥……兄弟们,来世再一起……

    祁绍的歪着头,死神的到来。

    画面仿佛静止了。

    直到墨无溟转身,一边凝通音符,一边冷漠地:“居然没死成。”

    来世再一起……吹牛逼……呃……

    祁绍使劲眨了眨眼,倏地扭头:“……没死成?咦……啊!我,我没事……我!我没死!”

    祁绍猛地蹦起来,全身舒畅无比。

    他赶紧看了看体内的经脉。

    那些撕开的经脉,再次汇聚在一起。

    四次洗髓,他的经脉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我没死……呜呜……”

    祁绍捂着脸哭,往外走,刚走出门,就看见青颜和战流云走了过来。

    青颜拍着他的肩膀:“哭什么哭,我们还羡慕你呢!”

    战流云面无表情的:“四颗洗髓丹,很值钱。”

    祁绍扑哧被逗笑了,吸着鼻子道:“那我现在也很值钱,不跟你们说了,我要继续修炼了。”

    他身形一闪,迅速朝着后面的魔兽群赶去。

    短短十多日,他的变化可谓是肉眼可见。

    青颜羡慕嫉妒恨:“好想去抱九爷的大腿,四颗洗髓丹!”

    战流云冷冷地:“前提是你得有个爷爷,而且快死了。”

    青颜:“……”不说话他能死吗?

    并不能。

    就是想怼他而已。

    *

    在苏九到佣兵工会的第五日,东道主寻亲之路总算结束了。

    两人是在街上遇到的。

    苏九跟着血狼他们出来,难得一次颜花犯不在。

    两人迎个对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