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无耻!卑鄙!不要脸!混蛋!

    明明是他们四个人的战场,为何要让她一个人承受伤害!

    苏九裹着披风,目光在搜索附近的信息。

    如果颜花犯注意的话,绝对能发现,这他娘的是司徒家的路线!

    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到了司徒家的门口。

    这就是吃饭时,苏九跟墨无溟提的事情。

    带颜花犯去司徒家晃一圈,肯定很刺激。

    苏九侧目,声音轻柔:“听说这个部落主人的儿女都去世了,我们远道是客,还是来拜祭一下吧。”

    颜花犯:“……是吧。”

    妈的,这死小子有毒吧?

    苏九带头迈脚,往司徒家走。

    天色这么晚,司徒家依然有人在哭。

    司徒正只有司徒泽和司徒傲霜这一双儿女,这么一来就等于绝了后。

    如此隆重的办丧事,是为了聚集其他势力,想法替司徒泽报仇!

    他们哪里想得到,仇人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跨进了司徒家的大门。

    司徒家偏厅。

    正位坐着司徒正,左右两边都坐着五六个人,颜家三兄弟赫然在列。

    司徒正看向左边首位的男人,沉声问:“商兄,你从京城而来,想必对苏九这个人十分了解,这次我儿司徒泽遭此劫难,还望商兄告知!”

    商家主跟司徒家的部落有生意上的来往,每个一个月都会来一次北部。

    听他问及苏九,叹一口气:“此人十分嚣张呐。”

    司徒正面露憎恨:“在京城嚣张可以,在北部不行!我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商家主眼神闪烁:“这么说,司徒领主是一定要报仇了?”

    砰!

    司徒正拍案而起,面目发狠:“此仇不报,我司徒家如何在北部立足!”

    此话正中商家主下怀,他冷哼道:“实不相瞒,商某与这小子也有一些私仇,若是司徒家主能够杀了他,商某一定鼎力相助!”

    左边座位上的男人,长得有些潦草,口气倒是不小:“本主全力支持,有必要的话,可以亲手宰了他!”

    司徒正神色稍缓,拱手:“本主在此先谢过尉迟领主了,此事牵连到佣兵工会,等明日沈领主到了,再好好商议!”

    商家主起身,正准备就苏九一事好好地说上一番。

    就听见门外传来——

    “在下途径贵地,听闻司徒少爷和司徒小姐的遇难,特地前来祭拜!”

    少年清冷的嗓音,非常独特。

    沉默全场的颜洋,颜塘,颜河倏地扭头,眼底掠过一丝惊愕。

    草!这声音不是苏九吗?他疯了?

    司徒正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商家主也是惊疑不定的跟过去。

    院子里,站着四男一女,仪表不凡,姿态优雅。

    司徒正看见颜花犯,回头看了看颜洋他们,心里奇怪的很,不是说不来了?要给他一个惊喜吗?

    司徒正压下猜疑,面容缓和的:“花少主,您来了!”

    颜花犯并不意外他这个称呼。

    经过旁边这王八蛋的大肆宣传,没人敢和姓颜的沾关系了。

    若是司徒正此刻喊了一句“颜少主”,隔日整个部落都要遭殃!

    他拱了拱手:“司徒领主,本少与朋友在路上相遇,特来祭拜!”

    司徒正只当是他对外的说辞,便点着头,给旁边的下人使了使眼色。

    一行五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拿了一炷香。

    大堂里,两口棺材摆在中间,并没有司徒泽和司徒傲霜的尸体。

    倒不是苏九不还尸体,是没人去领,炼丹工会的人又不愿意送。

    五人点着香,齐齐弯腰。

    颜洋:“……”

    颜塘:“……”

    颜河:“……”

    幸亏没有尸体,不然司徒泽和司徒傲霜得气的从棺材里蹦出来!

    商家主也看的脸部狂抽,靠近司徒正:“这几位是?”

    司徒正背着手,斜了他一眼,不太愿意多谈。

    冷淡地:“本主多年故交之子。”

    商家主:“……”

    他要怎么跟他说上香的人里有苏九?

    五人上完香之后,司徒正侧身往里面迎:“花少主里面请,我已经命人去安排房间了。”

    颜花犯疯了才会住,“不必……”

    苏九快速打断他:“如此甚好,花兄,我们沾你的光了!”

    陈艳艳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过去。

    大爷,你想干什么?

    颜花犯也差点咬到舌头,扭头,问他:“兄弟,咱们不是还要去别的地方吗?你不是还有事吗?”

    苏九面不改色,一副大义凛然的语气:“听说此次凶手是苏九,我等无名小卒,一定要替司徒少爷讨回公道,将他碎尸万段!”

    陈艳艳:“……”

    颜花犯:“……”

    三兄弟:“……”

    商家主:“……”

    无耻!卑鄙!不要脸!混蛋!

    感觉什么词用在他身上都不为过!

    不知真相的司徒正,当然喜欢替他儿子抱不平的人。

    他欣慰道:“这位小兄弟狭义仁心,日后必定能有一番作为啊。”

    陈艳艳:“……”

    颜花犯:“……”

    三兄弟:“……”

    商家主:“……”

    不,他不是!他心狠手辣,残忍无情!

    最终,一行人还是住下了。

    苏九经过商家主和颜家三兄弟时候,递给他们一个笑容。

    浅浅的笑容,大大的警告。

    不等他们回过神。

    墨无溟似毒蛇黏液的目光,冰冷地降临,在他们脸上缓缓地淌过。

    四个人抬头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

    强者便是这样,他不想让你关注他的时候,存在感极低。

    加之他们一开始注意力就在苏九和颜花犯的身上,就没注意其他人。

    眼下才发现五人当中,墨无溟赫然在列!

    商家主的冲击在于刚刚幸亏没有拆穿苏九,不然绝对要完!

    而颜家三兄弟的冲击则在于:他们少主居然跟死对头同行!

    震惊也好,骇然也罢,总之五人住下了。

    五间房,算很阔气了。

    苏九本没法算留下,恰巧听见沈清泉要来。

    她就是有点儿好奇,他们打算怎么弄死她。

    夜已黑。

    颜花犯回房之前,猛地想起自己犯了大错了。

    他表现得太淡定了,知道苏九杀了司徒泽,也没太大反应,

    这不符合逻辑啊!

    左思右想,他决定去演一场戏。

    颜花犯敲开房门,就准备质问,结果一抬头是墨无溟。

    “这不是苏公子的房间吗?”

    墨无溟没搭理他,啪的把门关上了。

    “……”

    颜花犯眯着眼,趴门缝往外看,搞得跟抓奸情一样。

    就这么看了一会,墨无溟并没有出来的打算。

    颜花犯郁闷地踹了门一脚。

    这两大男人不会真的睡一起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