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饭桌上的暗潮涌动

    墨无溟长睫轻颤,睁开眼睛,开始平静的卖惨:“本王六岁的时候,有一天夜里,眼睛变成了红色,之后皇宫里有人传,本王恶魔转世,命硬,克人。”

    他唇角勾起,垂下眼眸,有些得意:“那些传言本王是恶魔转世的人都死了,本王杀的。”

    苏九:“……牛逼。”

    墨无溟有些惊讶:“你不觉得残忍吗?”

    残忍?

    苏九听笑了:“你见过一群孩子一起训练,同吃同住,就跟亲人一样生活三年,之后互相残杀的吗?”

    墨无溟眼神骤变:“谁敢……”

    苏九轻描淡写的:“这是我在一本书上到的杀手组织培养杀手的。”

    尽管怀中人儿在笑,墨无溟却怀疑她真的经历过。

    怪不得她总是仿佛历尽千帆尝尽世间冷暖,再也掀不起波澜一样。

    两人靠在床头,两颗心靠得如此近。

    如此温情的时刻,总是有不长眼的人。

    “叩叩”两道敲门声。

    颜花犯耳朵贴在门上:“苏公子,要吃饭了?”

    墨无溟的眼底瞬间覆盖了薄冰,手一抬,就要发作。

    苏九扯了他一把,在他耳边嘀咕了两句。

    墨无溟扬了扬眉,觉得她的办法不错。

    颜花犯没听见动静,靠在门边:“苏公子?”

    苏九扬声:“欸!我刚刚睡着了,等一下。”

    颜花犯靠在门边,理了理衣襟,自恋的抚了抚下巴。

    瞧瞧这分明的下颚,有点割手了呢。

    苏九打开房门,抬眼看他:“花犯,我给你介绍个朋友。”

    朋友?

    颜花犯侧目往里面看。

    墨无溟颀长的身形立在苏九身后,一只手揽住她的腰。

    四目相对。

    “……”

    死一般的寂静。

    咕嘟。

    颜花犯喉结滚动,僵硬的吞了吞口水,冷汗顺着额角流淌下去。

    苏九像是没看见一样,侧目,介绍:“这是我朋友墨无溟,也是从京城来的。”

    墨无溟目光冰冷,非常给面子的点点头:“你好。”

    你好?

    颜花犯眉心狂跳了两下,僵硬的点头:“你好。”

    墨无溟没有再理会他,搂着苏九的腰,往外走去。

    颜花犯站在原地,直到两人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才嘭地一下,靠在墙上。

    吓死了!他居然没认出我?

    我这张脸没有辨识度了吗?

    他拿出一个小镜子,左右看了看。

    跟以前一模一样啊?

    等等、

    距离上次跟墨无溟见面已经一年了。

    他一时记不清楚,好像也情有可原。

    要不然以为他的性格,一掌就劈过来了,还给他打招呼?

    颜花犯手扶下巴,越想越有这个可能性。

    撑着胆子,跟了上去。

    客栈大堂。

    兄弟们还在等苏九来吃饭,纷纷抬头张望。

    当墨无溟和苏九一起出现的时候——

    嘭咚!

    暴龙屁股一歪,仰头摔在了地上。

    唰唰唰!

    血狼,瘦狼,赤狼全部起身。

    少数认出冥王的兄弟也站了起来。

    有一部人是北部的,没有见过冥王,更没有机会见北部之王。

    完全是懵逼的状态。

    苏九抬手往下压了压:“别搞得那么隆重,吃个饭而已。”

    血狼隐隐有些激动,“坐,坐……”

    赤狼和瘦狼也有点手足无措。

    冥王居然也来北部了!

    看来他们俩的感情很稳定啊!

    陈艳艳呆滞的看着苏九身边的冰山美男,起身,指着身边的位置:“苏公子,这边坐。”

    墨无溟漆黑的瞳眸闪烁着冷淡的光泽,并没有理会她。

    搂着苏九走到银律身边,眼神带刺:“滚。”

    银律恨恨的磨牙,用最狠的表情,挪屁股,换了个位置。

    陈艳艳瞥见他搭在苏九腰上的手,就像是看见了新大陆。

    看来,这个才是他的正牌相好!

    一行人纷纷坐下。

    颜花犯从后面走了过来,坐在了银律身边。

    他微笑着试探:“这位墨公子,有点面熟啊?”

    墨无溟垂着眼睑,并不理他,拿起筷子叨了一块肉,放到苏九唇边。

    苏九嘴角微抽,她是肚子疼,又不是手断了。

    “我自己来……唔……”

    墨无溟已经给她塞进去了。

    苏九:“……”行吧。

    她手支着下巴,侧目看着墨无溟的侧脸。

    越看越好看。

    她张嘴,下巴往菜盘一抬:“啊?我要吃那个。”

    墨无溟很乐意喂她吃,还故意叨了一口白菜。

    苏九皱着眉,非常嫌弃,还是吃了进去。

    墨无溟唇角抿起,低语:“以后本王不在,你也要天天吃白菜。”

    蓄谋已久。

    还是被他攻破了!

    苏九皱着脸,嚼着白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入口。

    咔!

    嘎嘣!

    前后两道声音。

    陈艳艳抬头望去。

    颜花犯握住断筷,也惊疑的侧目,去看另一道声音发出的地方。

    只见,银律抱着碗,啃掉一块,像个二哈一样呲着牙。

    陈艳艳:“……”

    颜花犯:“……”

    这是个高手。

    这顿饭还没吃多少,就有点撑了。

    狗粮吃的太多了!

    苏九心安理得享受墨无溟的伺候。

    颜花犯换了一双筷子,再次开口:“苏公子,你身体好点了吗?”

    苏九抬眼看他,“好多了。”

    墨无溟不想让她跟颜花犯说话,不停地给她叨菜吃。

    直到苏九眼刀子射过去,他才默默地把肉塞进自己嘴里。

    颜花犯又偷偷瞄了一眼,掩唇轻咳:“墨公子是京城人士?”

    墨无溟终于给了他一个正眼,很冷:“食不言寝不语。”

    颜花犯面色一讪:“你说得对……”

    端起酒抿了口,嘴角上扬勾。

    看来,他是真的没认出自己。

    见状,苏九眼底升起坏笑,附在墨无溟耳边低语。

    墨无溟眼梢上挑,轻轻“嗯?”了声。

    看见两人说悄悄话,颜花犯沉下脸,灌了一口酒。

    狗屁的寝不言食不语!

    墨无溟余光轻扫,刻意低下头,唇瓣翕动:“笑个?”

    苏九非常配合的咯咯笑出声。

    咔!

    嘎嘣!

    又是熟悉的两道动静。

    陈艳艳:“……”

    我还是低头吃饭吧,

    一顿饭总算是吃完了。

    大部分都是在心惊胆战之中吃完的。

    晚饭吃完,天也黑了。

    东边部落人比较兴旺,夜里部落到处都点着灯,加之司徒泽跟司徒傲霜的丧事更是亮如白昼。

    远远地,就看见四个男子容貌俊美逼人,跟着一女子缓步走在道上。

    频频惹人侧目。

    陈艳艳低着头,一路上不知道被女人瞪了多少次了。

    她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