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苏·高速小能手·九

    墨无溟负手而立,低垂着眉眼,冷清而孤傲。

    ——“嗯……咳,你朋友啊?”

    少年的轻嗯,男人的插话。

    清晰地从玄石之中传过来。

    三方道主立在后面,皆是一静。

    这特么不是颜花犯的声音吗?

    墨无溟捏着玄石,面上没什么变化,语气却是冰冷:“继续。”

    南道主颔首:“……已经试过三次,这里的确是通往的别的大陆的缝隙。”

    墨无溟冷着脸,眸光冷然:“那些人有回来过吗?”

    西道主摇头:“我们的人一直没有离开过,不可能有人从这里离开。”

    墨无溟背在身手的手轻轻摩挲,沉吟的:“本王回了一趟玄天宗,师父也不见了。”

    三方道主互相看了看,都没敢吱声。

    墨无溟长睫低垂,做了结论:“他们是从别的地方另辟了裂痕,东陵大陆的结界快没用了。”

    他的声音跟平常冷冽没什么区别,但是三方道主就是莫名感觉后脊发凉。

    最终是北道主开的口:“……王上,您今日还走吗?”

    走?

    墨无溟没说话,随意而慵懒的抬起手,指尖凝聚着元气,朝着树上轻轻一挥。

    哗——

    整棵树,只剩下了树干。

    他抬手,接住一片树叶,攥在掌心:“颜花犯这个人,太碍眼了。”

    南道主:“……”

    西道主:“……”

    北道主:“……”

    果然是在憋着!

    *

    去佣兵工会的部落,必须要穿过司徒家的部落。

    夜猎佣兵团二十多人,苏九在人群里有点鹤立鸡群。

    不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不像是风吹雨打的雇佣兵。

    不过,鹤立鸡群的不止她一个。

    苏九侧目,挺无语的:“你确定要跟着我?”

    颜花犯斜眼:“有客自远方来,我岂能甩手就走?”

    苏九:“……行吧。”

    他们浩荡荡离开了部落,东道主就找到了客栈。

    他皱着眉头,敲着柜台:“这里有没有一个叫苏九的少年入住?”

    别看掌柜成天在这里算钱,那耳朵竖着听,尤其是苏九那长相,他还真就知道!

    他搓着手:“呵呵……东道主,咱们是做小本生意的,暴露客人信息不好……”

    东道主一听就是有戏,大方的给他一锭银子。

    “说吧。”

    掌柜咧嘴笑,指着门口:“刚走没多久,听说要去佣兵工会!”

    东道主脸色有些黑。

    这人怎么跟陀螺一样!

    他离开客栈,就让手下离开,火急火燎的去追人了。

    *

    路上,苏九的脸色都很差,小腹就跟针扎的一样。

    最后是银律心疼她,化为原形,驮着她走的。

    经过陈艳艳之口,大家都以为他是生病了。

    只有颜花犯认为他是受伤了,一路都想给他把脉。

    当然,每次都被苏九无情的拍开了。

    索性路途并不是很远,两个时辰之后就到了。

    东道主中途追上来了,但是苏九穿着披风,侧卧在银律背上,又有长长的毛发遮挡。

    就这么又错过了!

    走进部落,到处都挂着白布,不知道的还以为来到了义庄。

    这也变相说明,司徒家特别在意司徒泽的死。

    苏九杀了司徒泽这件事不是秘密,消息早已满天飞。

    这种特殊时期,要是被人发现苏九的身份,估计就是死路一条了。

    颜花犯暗暗地打量苏九,实在搞不清楚他在这个节骨眼,为何不绕路而行?

    苏九脸上恢复了血色,正在跟血狼低声说话。

    血狼进了部落才知道司徒泽死的事情,心里的担心跟颜花犯一样。

    为了保险起见,他提议:“还是别在这里停留了,再赶几个时辰去佣兵工会?”

    苏九本来是无所谓,但是这具身体误她。

    “无碍,反正兄弟们也累了。”

    走了两个时辰,相当于四个小时。

    夜猎佣兵团的弟兄们的确有些乏累了。

    血狼看了他们一眼:“好吧,我会让人盯着的。”

    苏九点头。

    颜花犯见他们俩拉开距离,立马凑过去:“你怎么样?”

    火山喷发之势突然袭来。

    苏九后背僵直,脚步骤顿。

    颜花犯下意识的伸手搂住她的腰:“怎么了?”

    苏九横移半步,避开他:“无碍。”

    颜花犯手有些僵硬,愕然的看着他的背影,喉咙不自觉地滑动了两下。

    好、好细、好软的腰。

    怪不得男人会喜欢他……

    颜花犯忽然打了个冷颤,使劲拍了拍脸。

    清醒一点!你是来勾引他的!

    并不知道他想法的苏九,只想躺着当尸体。

    一行人再次入住客栈。

    苏九进了房门,就倒在床上了。

    拿起玄石,给墨无溟发通音符:“我要死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额头多了一只手。

    “九儿,九儿……”墨无溟斜倚在床边,轻轻把她拉进怀里,手搭在她的小腹,输入元气。

    熟悉的龙涎香扑鼻而来,苏九嘤唔一声,往他怀里拱了拱。

    这种依赖的感觉让墨无溟嘴角压抑不住的翘起来,“好点了吗?”

    苏九把脸埋在他的怀里,闷闷地:“疼。”

    墨无溟皱起眉头,指腹搭在她的脉搏上:“你体质并没有那么差,为何如此之痛?”

    苏九隐约也感觉到了,就算原主的体质再不好,也不可能疼到这种地步。

    沉默了片刻,苏九想起一个关键:“会不会是禁搞的鬼?”

    墨无溟抿唇:“本王去问问大宗主?”

    苏九:“……”

    这玩意怎么问?

    就算大宗主对禁有点了解,也不可能普及到生理期吧!

    墨无溟说完之后也沉默了。

    两人都没说话。

    苏九翻了个身,顺着往上爬,搂住他脖子。

    “你知道什么叫闯红灯吗?”

    墨无溟眉眼低垂:“什么?”

    苏九眼底掠过恶劣的笑容,附在他耳边,嘀嘀咕咕的解释起来。

    墨无溟的耳后根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蔓延到了脖子上。

    他一把捂住苏九的嘴,“别说了,本王不想知道!”

    苏九张嘴,故意在他掌心舔了一下。

    一股电流穿过心尖,化为暖意往下窜。

    墨无溟猛地缩回手,没底气的威胁:“你,你再这样,本王就走了……”

    苏九“扑哧”笑出声。

    可能是心理作用,肚子好像没那么疼了。

    墨无溟拿她没办法,只好闭上眼睛,继续给她输入元气。

    苏九歪着头,视线落在对方的脸上,伸手,抵在他眉心:“……红色瞳眸我也喜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