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为什么要作死?

    两人又谈了一会,就打开了房门。

    只见,院子里的夜猎佣兵团的成员站的笔直。

    暴狼扬手:“一鞠躬!”

    夜猎佣兵团成员:“见过白狼!”

    瘦狼扬手:“二鞠躬!”

    夜猎佣兵团团员:“欢迎白狼!”

    赤狼扬手:“三鞠……”

    啪叽。

    苏九一个鞋底砸到他脸上:“滚!”

    “噗……哈哈哈……”

    兄弟们抱着肚子,哄笑起来。

    一群欢快的逗比。

    跟东海那次形成鲜明的对比。

    血狼知道苏九不太喜欢人多,跟他打了声招呼,就带着这群闹腾的家伙,回了隔壁的院子。

    人群离开,院子又恢复了安静。

    这时,客栈外面大堂,传出了一些动静。

    陈艳艳:“我去看看怎么了。”

    苏九靠在门边,抬眼望去。

    陈艳艳刚刚离开,旁边就多了一道又惊又喜声音:“……小兄弟?真的是你!”

    苏九侧目看去。

    冰蓝色的双眸,像是看见了猎物,闪烁着光芒。

    男人走近,露出一抹温文尔雅的笑:“是我,我们在京城见过,我不小心撞到你,还赔了你十两银子。你还记得我吗?”

    颜花犯。

    苏九不动声色的看着他。

    颜花犯长睫低垂,有些试探的开口:“不记得就算了,现在记得就行了,我叫花犯。”

    苏九淡淡地:“苏九。”

    颜花犯见他似乎没听过自己的名字,稍微放心:“苏公子是来北部游玩的吗?”

    苏九从善如流:“对,来看看土,看看山,看看牛和羊。”

    颜花犯嘴角一抽,“呵呵,那还挺好。”

    他看向少年明艳的脸庞,不由理了理衣襟。

    决定还是再用美男计。

    他不信自己比不上那个大魔王!

    “苏公子……”

    苏九直接打断他:“我先回房了。”

    “……”

    颜花犯出师未捷。

    站在门口踱步,想不通原因。

    刚刚在房间,听见外面很吵,就出来看看。

    他一眼就认出了人群围着的少年是苏九。

    研究了半天,他才凑过来的偶遇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翌日,清晨。

    苏九坐在大堂的角落的位置。

    桌上摆着馒头、牛肉、酒。

    银律端着一碗蜂浆水,喝得津津有味。

    陈艳艳啃着馒头,往外看:“听说东道主在找人……”

    苏九手支下巴,眉眼低垂,眉宇间又烦又燥。

    整个人身上透着阴沉。

    陈艳艳见他情绪不好,就没再继续说下去。

    啃了两口馒头,破天荒的发现苏九没喝酒:“你怎么不喝酒啊?”

    苏九皱着眉头,很烦:“最近戒酒。”

    陈艳艳惊疑不定的:“呃,你没事吧?”

    嗜酒如命来形容他都不过分。

    居然戒酒!

    苏九没吱声,小腹的阵痛连连,元气都压制不下去。

    她白着脸,叨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慢吞吞地嚼着。

    陈艳艳边吃边往外看,回头看见苏九冒冷汗,顿时一惊:“你不舒服吗?”

    苏九手撑着脑袋,眉眼低垂:“伤寒,帮我倒点热茶过来。”

    陈艳艳刚要起身,桌上多了一壶茶。

    陈艳艳回眸,眼底露出一丝惊艳。

    颜花犯把她的反应收于眼底,自信心回转,淡笑着的坐下:“我刚刚冲的热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他边说边倒了一杯,推到苏九的手边。

    苏九当然没有拒绝:“谢谢。”

    端起茶,抿了两口。

    冷着脸,一言不发。

    颜花犯隐约嗅到一股血腥味。

    他受伤了?

    嗯,这是拉近关系的一个契机!

    颜花犯温柔的开口:“我学过一点医,如果你方便的话……”

    苏九冷冷地打断他:“不方便。”

    颜花犯:“……”

    话题终结者。

    陈艳艳看见苏九脸色不好,心里很担忧:“公子,要不然就让……”

    苏九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冰冷又刺骨。

    陈艳艳吓得的低下头,狂啃两口馒头。

    压压惊。

    这一路上的平稳,都让她差点忘了,这少年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活阎王!

    气氛忽然变得很尴尬。

    颜花犯凭着一壶热茶,坐着愣是没动弹。

    苏九喝着他的茶,自然不会赶他走。

    喝了热茶以后,阵痛稍缓,还是涨得厉害。

    腰间的玄玉忽然闪了闪。

    苏九闭着眼睛,耳边传来男人清冽的声音:“九儿,本王想你了。”

    颜花犯捏着茶杯的手指微微收紧,视线落在苏九的脸上。

    少年脸上烦躁的神情缓了缓。

    一直紧抿的红唇,勾起淡淡地弧度。

    变化虽小,却足以证明对方地位不一样。

    颜花犯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个,不由皱起眉头。

    墨无溟那个魔王有什么好的?

    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

    他越想……越不服气!

    苏九凝了一个通音符:“嗯……”

    颜花犯眼底掠过精光:“咳,你朋友啊?”

    苏九手一松,通音符出去了:“……”

    颜花犯眼底掠过一丝得逞,低头继续喝茶。

    苏九:……

    为什么要作死?

    玄玉就此没了动静。

    苏九喝完茶,淡淡地:“给你个建议,离我远点。”

    颜花犯膈应了人之后,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殷勤的给苏九倒茶:“苏公子这是哪里话?你一个外地人来我家乡,我当然要给你好好带路了。”

    苏九:“……”大兄弟,我在给你活路呢。

    陈艳艳在旁边看着,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倒是银律一副防小偷眼神盯着颜花犯。

    “真不要脸。”

    陈艳艳凑过去:“什么?”

    银律反手挡住嘴。很精明的样子:“他肯定是喜欢主人!”

    自以为很小声,实际上一点也没有。

    陈艳艳:“……”

    面容僵硬的坐直身子。

    感觉自己被这妖兽给坑了!

    明明是很尴尬的事情。

    奈何两个当事人都没反应。

    颜花犯不解释,喝着茶,温润如玉,朗月清风的模样。

    他都无所谓了,苏九就更无所谓了。

    反正作死的又不是她。

    陈艳艳突然觉得是自己反应过度了,摸了摸鼻子,又凑近银律:“你怎么知道?”

    银律脖子一扭,像看傻子一样的:“你废话,我家主人这么好看,我要是人类,我也喜欢她!”

    “……”陈艳艳磨牙:“……你慢慢喝蜂浆。”

    一段插曲结束。

    没过多久,血狼他们就出来了。

    早上他们一般喝粥啃馒头,不会像苏九那么硬核,大清早吃牛肉。

    腻味的慌。

    *

    北边的部落。

    丛林环绕,四周都有人看守。

    一条细长的的裂痕立在半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