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不愧是你白狼!

    苏九:“……”

    陈艳艳:“……”

    陈艳艳僵了两秒,不客气的:“你谁啊?”

    银律把手放下来,露出一双尖尖的耳朵。

    抬着下巴,得意的:“契约兽。”

    陈艳艳下意识看向苏九,“你的?”

    她抿唇,偷偷打量着银律,长的很阴柔,说话声音也软糯。

    难道苏九的心上人是这个幻人形妖兽?

    啧啧,口味真重!

    苏九看着她一脸的想法,无奈地摇头:“那个佣兵团叫什么名字?等下我去找他们说。”

    提到佣兵团,陈艳艳就皱起眉:“叫什么不知道,反正一团狼,什么饱狼饿狼的……”

    苏九眼皮一跳:“暴狼?”

    陈艳艳摆手:“不要去找他们了,我出去再找找有没有其他佣兵团的。就不信有钱都没人要!”

    “你等等。”苏九掏出通讯令,给暴狼发了个语音:“你们在哪?”

    对方回得特别快,豪放的声音:“哎呀!白狼你总算有消息了,你不出声咱们也不敢找你哦,你最近去哪里了啊?我们现在在北部呢!”

    罗里吧嗦一大堆,总算是说到了正题。

    这熟悉的声音,成功让陈艳艳脸抽了:“是他,是他,就是他!你们居然认识?”

    苏九脸也抽了抽,回道:“……我应该跟你们在同一个客栈。后院进门左边的转角过来,第二间房。”

    陈艳艳伸着头就喊:“你个孙子!”

    与此同时。

    隔壁院子里。

    暴狼拿着通讯令,里面接连传出两道声音。

    ——“我应该跟你们同一个客栈,后院进门左边的转角过来,第二间房。”

    ——“你个孙子!”

    熟悉的女音,一盏茶之前才听过。

    暴狼一个激灵,倏地起身:“卧槽?——!”

    夜猎佣兵团的兄弟们都在院子里嗑瓜子。

    血狼站在前面,就这次任务做总结,不足,失误,一一点出来。

    暴狼就这么急匆匆的跑出来,掐着腰:“兄弟们!白狼来啦!”

    “……”

    画面静止了三秒。

    血狼摆手:“滚,少做点白日梦。”

    兄弟们恢复常态,互相讨教。

    “下次我被困的时候,你要从左边切入,我左撇子你不知道吗?”

    “行了行了,我一时着急忘记了。”

    “对了,团长,咱们下次任务什么时候啊?”

    暴狼彻底的被无视了。

    一切还得从‘狼来了’开始回忆。

    自从东海一别,暴狼天天幻想白狼跟他们同团打魔兽。

    三天两头就冲出来跟大家说“白狼来了!”

    以至于现在没人相信他这句话。

    暴狼磨着牙,气急败坏的:“白狼真的来了,就跟咱们同一个客栈,我不管,我去找了他!”

    他一溜烟的跑了,目标明确。

    众人一愣。

    难道是真的?

    血狼敛起神色,“我跟过去看看,瘦狼你来说。”

    瘦狼和赤狼也想去啊。

    其他兄弟也是,他们大部分都听过白狼的事迹,对他这个人充满了好奇。

    瘦狼:“那个……你们自己反省!”

    一甩胳膊,跑了。

    赤狼他们互相看了看——跟上!

    暴狼速度不慢,准确的找到苏九门口。

    陈艳艳靠在门边,抱着胳膊,“哼”了一声,莫名有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底气!

    “诶哟,这是谁啊?不是拒绝了吗?一口咬定我心怀不轨?不怕我勾引你家团长啦?”

    暴狼呲着牙,认错:“姑奶奶我错了,错了!任打任骂,你看着来!”

    陈艳艳就是过过嘴瘾,哪能打他骂他,摆手:“行了,苏公子在里面等你呢。”

    “谢谢姑奶奶!”暴狼脸皮也厚,一个跨步走进门,顿时扯着嗓门:“白狼兄弟!我来啦!”

    “……”苏九:“淡定。”

    暴狼挠着络腮胡子,憨厚的笑了笑:“嘿嘿……你怎么来北部啦?对了,我之前听你的手下说,你们要去佣兵工会啊?”

    苏九淡淡的点头:“嗯,有点事。”

    话音刚落,血狼就伸着头走了进来:“你真来了?”

    他看见了里面的苏九,冷硬的脸庞柔和了几分。

    苏九抬眼,打趣:“发展的挺快啊,都来北部了?”

    血狼点头,煞有其事:“如果你跟团的话,发展会更快。”

    苏九但笑不语。

    血狼走过去,神色微敛:“你此番前来,是为了佣兵工会的事情?”

    苏九点头,并未隐瞒。

    血狼看向暴狼:“把门关上,去外面守着。”

    暴狼皱着脸:“可是我也想跟白狼聊会天……”

    苏九:“我不走,聊天的机会多的很。”

    暴狼一愣,“是哦,那我先出去了哦。”

    看着暴狼憨厚的模样,陈艳艳怀疑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难道是自己这张脸变美了,看上去像个烟花柳巷的?

    要不然暴狼这么憨厚的人,怎么会觉得她不正经?

    嗯,越想越有可能。

    房间里。

    几人坐在桌前。

    苏九简单的说了一些事情。

    血狼听完,有些心不在焉,看了陈艳艳好几眼。

    惹得陈艳艳侧目:“你到底看什么?”

    血狼面色一讪:“抱歉,我觉得你长的很像一个人。”

    陈艳艳眼睛一亮,勾了勾耳边的头发,转头看着他,抛了个媚眼:“你看我长的像不像你未来的媳妇?”

    “……”血狼掩唇轻咳,尴尬的收回视线,继续正题:“其实很多雇佣兵也发现了事情不对头,但是这些东西跟他们牵连并不大,只要雇佣兵的利益不受损,还是能通过佣兵会接任务,没人会主动去管。”

    这倒是一个大实话。

    陈艳艳低下头,表情有些复杂:“沈清泉的所作所为,怎么可能会管理好雇佣兵?他只是想要调遣雇佣兵的骨牌罢了!”

    血狼微微点头:“跟我想的一样。”

    苏九低头喝茶,安静的听他们说。

    银律托着下巴,好奇的问:“那这样只要抢到骨牌就行了?”

    血狼看向他:“问题是祁老会长失踪了,而骨牌就在他手里。再退一步说,就算有人拿到骨牌,没有强大的势力做后盾,就等于是引火上身,自寻死路。”

    陈艳艳看向苏九。

    银律也看向苏九。

    两人的眼神当中,血狼眼皮跳了跳:“你……不会……”

    苏九点头:“嗯,我又寻死路了。”

    血狼:“……”

    不愧是你白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