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缘分是条会转弯得线

    苏九点头,又喝了一口酒,继续问:“那怎么样才算是抢夺成功呢?部落里还有其他人吧?”

    要完,这人真的动心思了!!

    陈艳艳一头冷汗,“只要你杀了部落里的领主,就会成为部落的新主人,但是!每个领主身边都有元灵高手保护,你是不可能得手的!而且,他们有的都有家庭,老婆,孩子……你忍心杀了他们吗?”

    使劲劝阻。

    苏九垂着眼睑,吃着肉,淡淡地:“我没心。”

    陈艳艳:“……”

    奶奶的腿,说不过他。

    停滞了片刻,陈艳艳忍不住的:“你不会真的要抢地盘吧?”

    苏九慢吞吞地把盘里的肉吃完,又用酒顺了顺嗓子,不答反问:“你还不去找那些雇佣兵吗?”

    陈艳艳:“……”

    完了,他已经有决定了。

    陈艳艳心塞的走出门。

    她很清楚苏九就是个自己做了决定,别人说啥都是放屁的人!

    希望北道主快点过来,阻拦他吧!

    苏九吃饱喝足之后,又洗了个澡,总算是活过来了。

    自从来北部之后,她开始怀念玄天宗的温泉了。

    等等……

    这么说来,后来泡澡的时候他也知道她也是女的?

    嘶,这狗男人真能憋!

    “主人主人,我种完种完了!能放我出去了吗?”

    银律总算是找到了空挡喊出声了。

    他第一天就把药材种完了,可是苏九炼丹他也不敢随便出来。

    苏九神识微动,出现在空间里,检查了一下。

    的确种好了,还浇了水。

    “银律,我发现你挺适合当个药农的。”

    银律眼睛一亮:“我当药农是不是就不用回家拿钱了?”

    苏九微微一笑:“先种药,后拿钱,没冲突的。”

    银律顿时苦了脸:“我回去好麻烦的。”

    苏九继续微笑:“等我把佣兵工会的事情处理完,陪你回去。”

    银律想死。

    他不想回去!

    堂堂妖王的血脉被人契约了,还要被退货!

    他以后怎么见那些小妖,不得被嘲笑死?

    苏九才不管他怎么想,心绪收敛,离开了空间。

    银律屁颠颠的跟着出去。

    空间里待久了,外面的空气都是清香的。

    “主人,咱们这是在哪?”

    “客栈。”

    苏九走到床边,打坐。

    体内灵力充足,适合冲等级。

    银律坐在桌前,双手托着下巴,柔美的脸庞,透着单纯。

    这么好看又厉害的主人,他才不要拿钱把自己赎回去!

    大不了他把家里的钱偷给他?

    对!就这么干!

    *

    陈艳艳物色很久,挑了一个长的最憨厚,看上去最老实的暴狼。

    趁着他去解手的功夫,把自己的提议跟他说了。

    然而——

    “不行!咱们佣兵团可不是杂七杂八的,你随便说一句就给你跟!”暴狼摆手,一口拒绝了。

    陈艳艳没想到会这样,愣了两秒,又道:“大哥,我们什么都不带,就两个人,我跟我家公子,只要进了部落,我们就跟你们没关系了,绝对不会拖累你们的。那个,我们给你给钱,你开个价?”

    暴狼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她:“少来这套,像你这种女的我见多了,别想混进佣兵团来勾引我们团长!起开!”

    他一甩胳膊,走了。

    “我…你……你个孙子!”

    陈艳艳憋了红了脸,气冲冲的往回走。

    彼时,来追苏九的东道主到了东边,本部落都没回,就去了佣兵工会的部落。

    然而,苏九还在两个部落之外,注定他找不到人。

    这可把他急坏了。

    要是苏九出点差错,他怎么跟王上交代?

    次日他就派出手下,到处在附近部落找人了。

    他掌管八大部落,知名度不低,代表的还是北部的大魔王。

    这么大肆找人,众人都以为找的是颜花犯。

    毕竟因为颜花犯,四方道主在北部没少掀起腥风血雨。

    就连颜洋他们也这么认为,甚至在骂他们狗,消息这么快。

    “少主,你还是回去吧,万一被发现了还……”

    颜花犯面色冷淡,蓝色的瞳眸带着一丝不屑,“四方道主都来本少也不放在眼里。”

    颜洋见他这么坚定,不由好奇的:“少主,你不会是喜欢司徒小姐吧?失去了才追悔莫及?”

    颜花犯嘁了一声,手指在桌前敲了敲,声音淡淡地:“不是说苏九来北部了吗?”

    三兄弟脸色同时一僵。

    隐约明白跟在他身边的两个叔叔为何不在了!

    颜花犯仰着头,靠在椅子上,笑的有些不怀好意:“本少跟他有过一面之缘,他也不认识本少,本少决定会会他!”

    颜洋脸一抽抽:“苏九在西边的炼丹协会,不会来这里的。”

    颜花犯薄唇一挑:“他一定会来。”

    颜家三兄弟对视一眼,“您为何如此笃定?”

    颜花犯慵懒地抬起手,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因为本少有脑子,苏九既然把佣兵工会的事情挑开了,就一定会过来找沈清泉的。”

    颜塘忍不住问:“苏九在这,万一大魔王也来了呢?”

    颜花犯:“……”

    他低着头,像是没听见一样,默默地喝茶。

    三人:“……”

    你这是自欺欺人啊!

    就这么沉默了片刻。

    三兄弟也放弃挣扎了。

    “那我们先去司徒家?”

    颜花犯微微摇头:“本少不去,你们去。”

    三人一脸黑线。

    这又是什么操作?

    颜花犯抬头看着他们,理直气壮的:“你们三个都被苏九逮过,本少跟你们见面就是为了告诉你们,本少要去找苏九,到时候撞见了,你们别说认识本少。”

    三人:“……”

    我们现在就不想认识你了!

    颜花犯催促的摆了摆手:“好了,你们可以走了,本少就在这里等苏九了。”

    三人对视一眼,转身回房收拾东西去了。

    大约隔了三间房的转角处,就是苏九的房间。

    彼时,陈艳艳正在冲进房间:“气死我了!”

    苏九敛起元气,看过去。

    陈艳艳已经连轰炮似的开了口:“看那个人挺憨厚的,谁知道我说了之后他考虑都不考虑!最让我生气的是我提到给他酬金,他居然说我不是好人!”

    陈艳艳砰砰拍着桌子,口沫横飞的:“我哪里不像好人了?我不像好人吗?”

    银律捂住耳朵,目瞪口呆。

    顺着她的话,点了点头:“你是挺不像好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