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客栈里的熟人们

    陈君笙不是卓洛,他胆子不算小,可以说还挺大的。

    他嬉皮笑脸的:“苏公子叫你送飞,不关我的事儿。”

    北道主有气没地方撒,转身,大跨步的离开。

    陈君笙跟在后面,跑得气喘吁吁,直到下一个部落,俩人才买了两匹马。

    北道主特别急,到一个部落换一匹马,连饭都不吃。

    陈君笙没被累死,差点被饿死。

    等到了地方之后,人直接栽下马。

    北道主抱着他,原本准备放下就往东边赶。

    谁知道,自己作的死,自己负责。

    墨无溟安排了东道主去保护苏九,那边他比较熟。

    临别前。

    南道主:“你要坚守本心!”

    西道主:“要知廉耻,不要学某人,不知羞耻!”

    东道主拍着胸膛,故意扬声:“你们放心,我一定会让苏九对我刮目相看,我不是那么容易收买的人!”

    北道主面无表情,满脑子都是“我应该把陈君笙丢在部落门口就走的!”

    三方道主无视他耍自闭。

    对于叛徒,他们严厉打击!

    *

    距离赌丹,过去十日。

    越往东边走,越能看出部落之间纷争极大。

    部落入口有守卫,有种时刻在防备战争的意味。

    苏九一袭白衣,外面裹着披风,沾眼一看就是富家公子范。

    陈艳艳也穿着披风,把脸遮住了一半,方便隐藏身份。

    她一边走边低语:“这个部落过去,就是司徒家的势力范围了,我们先在这找一家客栈住下?”

    苏九点头“嗯”了一声。

    路上这几天,陈艳艳也差不多摸清了苏九的习惯。

    不爱说话,讨厌麻烦,喜欢喝酒。

    进店之后,她先点了酒,又点了一些牛肉。

    苏九抚着青龙脑袋上的肉瘤,心里却在琢磨着一些事。

    青龙耸拉着脑袋,趴在苏九的手心,享受着宠物该有的待遇。

    “主人,左边有点痒。”

    他歪着头,往她手里送。

    苏九垂下长睫,在它脑袋挠了挠,低声:“苏老爹离开京城之后失踪,如果墨无溟都没办法查出来的话,是不是说明……东陵大陆外面还有其他的地方……”

    青龙瞪着眼珠子,点点头。

    东陵大陆的确是个极小的大陆,至少他印象中的大陆,随便一个地方都比这里大。

    苏九眸光闪烁,“所以,我的亲生父母可能在别的地方?”

    此话一出,小灵根和南星惊到了。

    主人开始好奇身世了?

    天阳打西边出来了?

    天要下红雨了?

    俩个正惊奇着,陈艳艳端着一盘牛肉走了回来。

    苏九敛起心绪,拿了一双筷子,叨肉吃。

    陈艳艳坐下之后,看向门外:“我刚刚打听了一下,司徒泽和司徒傲霜惨死在炼丹协会门口事情已经传开了,司徒家也已经知道了。”

    苏九慢慢地咀嚼:“嗯,这么多天,也该知道了。”

    陈艳艳看着他:“你不担心?万一被人认出来怎么办?”

    苏九挑眉,不答反问:“你怕吗?”

    陈艳艳伸手去拿了一双筷子,往碗上敲了两下:“只要君笙是安全的,我就没什么好怕的。”

    苏九:“你很在意这个堂弟?”

    陈艳艳:“嗯,我跟他从小一起长大,家里的都是姐姐,就他一个弟弟。”

    苏九点头,没应声。

    店小二端着酒过来了。

    苏九拎起酒,倒了两杯,推到她面前,淡淡地:“放心,十七口,一口不会少你。”

    陈艳艳抿唇,重重的点头:“嗯。”

    苏九不会哄人,把手腕上的小蛇往桌上一搁:“给你玩会?”

    陈艳艳嘴角狠狠一抽:“……不用了。”没见过人拿蛇安慰人的!

    苏九指腹摁着小蛇的头顶的肉瘤,眼梢挑了挑,也没有强求。

    蛇是冷血动物,喜欢它的人并不多。

    而在她眼里,蛇比很多人都真实,起码它的危险肉眼可见。

    人的坏心,却是层层包裹,难以防备的。

    两人吃完之后,就在客栈里住下了。

    苏九的房间和陈艳艳的紧挨在一块。

    两人这边刚跟着店小二往后面住处去。

    外面走进来三个青年,如果苏九看见了绝对认得出来,这是个熟人!

    颜洋双眸锐利,四下看了看,“最近司徒家给司徒泽办丧事,估计会有点乱。”

    颜塘:“还能怎么乱?就是没想到司徒傲霜那个刁蛮小姐也死了,炼丹协会把苏九搞来,够可以的!”

    颜河:“司徒傲霜的死我一点也不意外,我比较意外的是那个苏九,怎么来北部了?”

    颜洋抿起唇,抬手点了一些牛肉和小菜。

    “小声点,少主这几日恐怕也要来,别给他知道了。”

    颜塘和颜河都闭了嘴。

    客栈里人来人往,有吃饭的,有住店的。

    苏九回房之后,就没再出来,直接进了空间里。

    随着炼丹等级提升,丹书空间的范围也变大了。

    小灵根依然在它的泉水里,南星飘在空中。

    两个在杠上开花。

    银律则无聊的趴在地上,脑袋头快长草了。

    苏九进来之后,扫视了一圈,走到银律身边:“我看你挺无聊的,不如把我前几天收来的药材给种上吧。”

    银律昂头看着他,可怜巴巴的:“主人,我把药材都种好了,可以出去跟在你身边吗?”

    苏九模棱两可:“看你表现。”

    银律立马来了精神,从旁边把药材苗子翻了出来,摇身一变,化为原形。

    尖锐的爪子,一刨一个坑。

    苏九:“……”以后这块药田就交给他了!

    看见银律这样,小灵根和南星噤声了。

    幸亏他们不是人,要不然肯定会很累!

    刚这么一想,苏九侧目看了过来。

    小灵根立的笔直,花瓣跟着颤了颤。

    南星也啪的收起,安静的不得了。

    苏九走到南星跟前,指尖一点,翻开页面,查看丹方。

    那是洗髓丹的页面,缺一味药材,她在想用什么能替代。

    出去之前,小灵根脑袋上的九片花瓣全部上交了。

    苏九又给它下了个命令,多开一点九月霜花。

    霜花和霜火不同,没有洗髓的功效,但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小灵根接到任务,立刻沉入泉水中,开始去酝酿了。

    苏九拿着九月霜火的花瓣离开了空间。

    九片霜火,就是一次机会。

    苏九分了九份药材,开始冲刺四品炼丹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