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前往东边佣兵工会

    苏九摇头:“我不知道他是谁,就是路上撞到的。他的眼睛是冰蓝色的,挺好的。”

    墨无溟忽然垂下眼睑,眸光渐渐蓄满了热烈的红色,然后凑近苏九,问:“你觉得蓝色好看还是红色好看?”

    苏九一脸黑线:“别这么幼稚。”

    墨无溟不依不饶,歪着头,把脸往她面前送。

    草!

    苏九差点骂出声。

    他这是在挑战她的底线!

    “你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墨无溟绷着脸,双眸红色更加张扬,带着一股寒冽如冰的森冷感,掩饰不住的邪恶而疯狂的气息。

    他咬着牙,冷声:“本王知道了,你喜欢蓝色的!”

    他转身,便要离开。

    苏九一把扯住他前襟,把他拽回来,回头之际,直接怼过去。

    墨无溟先是一愣,而后明白过来她之前说话对方意思,眼底张扬的红色渐渐的褪去。

    房间里,烛灯闪烁。

    房门外,影影绰绰。

    苏九本来都打算把墨无溟吃干抹净了。

    结果——

    “叩叩”两道敲门声。

    苏九:“……”

    墨无溟:“……”

    陈艳艳靠在门口,目光警惕的看着周围:“苏公子?”

    苏九扶额,推搡:“你走吧。”

    “……”

    墨无溟差点没被她搞疯掉,压下枪杆,撕破空间就跑了。

    这一夜,别想睡觉了。

    苏九深呼了两口气,甩了甩迷糊的脑袋。

    转身,把门打开,就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苏九侧身让她进来:“你受伤了?”

    陈艳艳不在意的摆手:“不值一提。这几日我一直在炼丹工会附近监视,跟公子猜的一样,沈清泉的人果然不放心司徒泽他们,今日公子赌丹我也在暗处监视,司徒泽和林大师死了之后,那个监视司徒泽的人就跑了。我跟过去偷听到了,原来会长是被沈清泉关起来了。”

    她顿了一下,有些惆怅:“可惜线索中断了,他们发现我了,我只好把他们都灭口了。”

    “不错。”苏九夸了句,拿出一卷纱布,一瓶丹药:“过几日我要去一趟东边。”

    陈艳艳捋起袖口,胳膊中了一刀,伤口外翻,泛着白。

    她咬着牙,随意的把伤口绑了起来。

    苏九皱眉:“……就这样?”

    陈艳艳是瓜子脸,五官长的也挺不错,就是皮肤有些黑。

    她是个糙汉子的性格,随便的扬手:“就这样,挺好的。”

    苏九一阵无语。

    出去端了一盆水,帮她清洗了一下伤口,又把丹药捏碎敷在了伤口上,才用纱布裹起来。

    陈艳艳吃惊的瞪大双眼:“你这个是五品的复伤丹,捏碎了外敷,这也奢侈了吧?”

    苏九把药瓶丢给了她,放下了卷起的袖口。

    “只要有效果,你管它奢不奢侈。”

    陈艳艳接住药瓶,眼珠子转了转,坐在凳子上,歪着胯:“苏公子,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看上我了?“

    苏九瞥了她一眼:“我不喜欢女人。”

    陈艳艳撇嘴,忍不住推销:“你觉得君笙怎么样?”

    苏九:“……”亲姐!

    并不知道自己随便就被卖掉的陈君笙,正在陪卓洛喝酒。

    失恋酒。

    他拍在卓洛肩膀:“男人算什么?对吧?你就是一时的错觉!我告诉你!我姐,她长的可好看了,等我姐来了,我把她介绍给你。”

    卓洛脸颊红扑扑的,把他的手扒拉开:“我不要你姐……”

    陈君笙一把勒住他脖子:“要不要?要不要?”

    卓洛被嘞的喘不过气,“咳咳……我要,我要……你快撒手……”

    陈君笙拎起酒坛,咕嘟咕嘟灌了两口。

    两人脑袋靠着脑袋,一人抱着一个桌腿。

    睡着了。

    ……

    翌日。

    炼丹协会所在的部落,开始实行禁止赌丹。

    至于炼丹工会的炼丹师,一听说都要去炼丹协会,当场反了。

    当然,结果跟萧石猜的一样。

    苏九一刀就把带头的炼丹师给劈了!

    血腥又残忍,果断又见效。

    至此,他多了个外号,活阎王。

    之后,苏九又出钱,让人把隔壁的部落接通,扩大的范围。

    成了西边部落里最大的一个部落。

    那些被迫加入炼丹协会的炼丹师,仅仅过了三日,就心甘情愿了。

    因为啥呢?因为有钱!有资源!

    经过苏九大刀阔斧的改建,整个部落的氛围都不一样了,人流量比以前多了数倍。

    炼丹协会还出了新规定,炼丹师和弟子都可以根据炼出来的丹药,领取相应的酬劳,同时每个月都会发放炼丹资源!

    这样的条件,这样的安稳环境,北部哪里有?

    一些被赌丹带歪的炼丹师,找回了炼丹的初心。

    整天钻研丹药还来不及,哪里还有时间搞事情!

    看见部落的变化,副会长都热泪盈眶了。

    这么多年的他们也没能在此处求个安稳,最大的原因是没有势力,而培养炼丹师还需要巨大的财力。

    苏九虽然没势力,但是手段狠,赌丹那天干的事,就明摆着告诉别人,敢惹老子,就弄死你。

    是以,明知道炼丹协会部落的改变,其他部落也不敢过来找茬!

    一群弟子兴高采烈的,聚集到一起,准备去找苏九。

    结果刚到门口,就看见卓洛失魂落魄的坐在门槛:“他已经走了……”

    苏九天没亮就走了。

    她最讨厌道别,娘么唧唧的,没完没了。

    一行三人,北道主和陈君笙跟在后面。

    离开部落之后,陈艳艳从偏道追了上来。

    陈君笙又惊又喜,结果开口就是:“姐!我找了个姐夫!”

    陈艳艳瞥了他一眼,很嫌弃:“你的眼光不敢恭维。”她勾住陈君笙的肩膀,往怀里一带:“姐要跟苏公子去办事,你照顾好自己,听北道主的话。”

    北道主皱眉:“公子?我得给你指路的!”

    苏九朝着陈君笙抬抬下巴:“你先把送到你家王上那里去。”

    北道主胳膊一甩:“我不干!让他自个去。”

    苏九凉凉的看着他:“你是给我指路的,现在有别人给我指路了,你该跟着我作甚?”

    北道主一噎,扭头:“我……反正王上是叫我给你指路的,你去跟王上说。”

    苏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行了,你把陈君笙送回去之后,再去东边找我。”

    “可是我……”

    北道主还想再说什么,苏九已经转身了。

    “……”

    北道主气得恶狠狠地瞪了陈君笙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