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心交心:此生唯有你一人

    三方道主“咕嘟”吞了吞口水。

    我滴乖乖嘞,我们不会被灭口吧?

    就这么等了一会。

    三人缓缓地抬起头。

    正前方的软塌上,原本坐在上面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三方道主:“……”

    好吧,一句话就被人勾走了。

    *

    苏九就这么瞪眼,看着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男人。

    “……你不是不来了吗?”

    墨无溟薄唇紧抿,走过去,弯下腰,掐住她的下巴,面色严谨:“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一点羞耻之心?”

    苏九挑眉,下意识的反问:“我跟你要什么羞耻之心?”

    墨无溟垂下的长睫一颤,视线落在她殷红的唇上,眸光逐渐加深,“你知不知道你这句话有多危险?”

    苏九笑眯眯得伸出手,搂住他脖子,挑衅:“有多危险?”

    “这样危险……”

    墨无溟缓缓地低下头,一只手撑在桌上,一只手捏着下巴。

    伏身压下。

    苏九环住他,昂着脖子。

    这是两人第一次和谐的接吻。

    然而——

    啪嗒!

    门口传来东西打碎的声音。

    卓洛来之前去拿了一坛酒,就这么毫无心理准备的摔碎了。

    陈君笙张着嘴,有点不知措施:“那个,我们先走了!”

    他伸手去拽卓洛。

    卓洛一动不动,大眼忽闪忽闪,蓄满了眼泪。

    苏九松开墨无溟,扭头看着他们,淡淡地:“有事吗?”

    陈君笙见拉不走卓洛,咧嘴干笑:“呵呵……我们刚刚在看星星,突然想到拿点酒过来庆祝一下赌丹赢了……”

    他掰扯着,用力拽了拽卓洛。

    卓洛还是不动弹,小鹿般的眼神盯着苏九。

    陈君笙:“……”

    ——我他娘的为什么要提议来这?

    他尴尬的挠头:“呵呵呵……卓洛吓到了,酒就打碎了……”

    在苏九眼里,卓洛胆子小,吓到了也正常。

    转过身子,蔫坏的介绍:“这是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

    陈君笙双目圆睁,脱口而出:“你们不都是男人嘛?”

    要是没人在的话,墨无溟肯定把苏九搂进怀里,告诉她谁才是未婚妻!

    可是大敌当前。

    他双手撑在桌边,把苏九锢在怀中,清冷的开口:“若她非要为君,我为妻又何妨。”

    苏九心尖一颤,垂下眼皮,抓住他撑在桌上手。

    修长的手指,指尖泛着凉意,掌心带着灼热。

    就跟他一样,表面冷冰冰的,内心异常火热。

    桌前,烛光忽闪。

    男人将少年环在怀中,低垂着眉眼。

    少年把玩着男人手掌,嘴角噙着笑。

    这一刻,画面仿佛静止了。

    至少在陈君笙和卓洛的眼里是如此。

    内心的震动,盖过了性别。

    卓洛失落的低下头,转身走了。

    陈君笙抬手,“等等我……”

    苏九一脸的莫名其妙:“他们怎么了?”

    墨无溟挑了一边眉头,薄唇飞快地勾了勾:“管他们作甚,我们继续吧?”

    他低下头,噘嘴,就要再次开始。

    苏九伸手抵住他的唇:“我有件事想跟你坦白……”

    墨无溟沉黑的眼眸闪了闪,微微移开视线:“本王好像也有点事……你先说。”

    苏九眯起眼睛,狐疑地看着他:“你先说。”

    墨无溟:“就是本王……”

    苏九点头:“嗯。”

    墨无溟:“本王知道……”

    苏九继续点头:“嗯。”

    墨无溟:“……还是你先说吧。”

    苏九看着他这种的反应,心里的猜测已经有了底,直接丢出一句:“我是女人。”

    墨无溟没想到她这么直白,迟疑的“啊?”了声。

    苏九眯着眼睛,右脚抵住他的腰,把他往后一蹬:“你果然早就知道了!”

    墨无溟嘴角微抽:“也……也没特别早。”

    苏九靠着桌子冷笑:“那是有多早呢?”

    墨无溟老实交代:“在万驼峰。”

    “……”

    大可不必这么老实!

    苏九闭了闭眼。

    怪不得从那次之后,他就格外殷勤,对她动手动脚的。

    沉吟片刻,苏九掀起眼皮:“所以,你就这样吃了我几个月的豆腐?是吧?”

    墨无溟微微扭了扭脖子,冷峻的脸庞出现一丝窘迫,“本王,也没有吃多少……”

    苏九点头:“哦,你还嫌少了?”

    墨无溟:“……你说的都对。”

    苏九差点都气笑了,抱着胳膊,就这么冷睨着他:“你明知我是女儿身,为何不说?”

    墨无溟看着她,眼光深邃而认真:“因为本王在等你坦白。”

    苏九忽然失了声。

    扑通、扑通、扑通……

    心脏,再次不受控制的狂跳了起来。

    一丝可疑的红色爬上耳畔,缓缓地蔓延开,有些滚烫。

    苏九手抵在唇间,“你等等。”

    她把房门关上,背对着房门,扯掉了抹额。

    一朵金色的凤尾花,在眉心灼灼生辉。

    随着凤尾花的显现,少女体态缓缓浮现。

    苏九垂眸,无奈的看着下半身:“上次契约银律,身上的禁冲破了一半。”

    墨无溟忙快步上前,拿过她手里的抹额,一边帮她系,一边沉声道::“不要随便把抹额解开,你会有危险的。”

    苏九昂着头,忍不住调侃:“本姑娘不是你那挂的了,没法陪你一起断袖啊!”

    墨无溟歪着头,捋着抹额两端,慢条斯理的系着,语气轻慢的:“断袖不是病,但本王愿意为了你,治好它。”

    苏九扑哧笑出声:“你这情话说的也不错啊?跟几个人说过啊?”

    墨无溟系上抹额之后,捋着两端放下,轻抚着她的头发,“此生唯有你一人。”

    苏九“咕嘟”吞了吞口水。

    这种男人谁能抵得住?

    抵得住的就他娘的不是人!

    银律:“……要不要提醒主人,我们能听见?”

    南星:“建议不要,他会卖了你!”

    小灵根:“加一。”

    青龙:“……”

    默默地从苏九袖口爬出去。

    乖乖地去墙角盘成了一团。

    要做一个合格的小青蛇。

    银律:“……”

    南星:“……”

    小灵根:“……”

    好像还是他比较惨。

    并不知道这些的苏九,正打量着墨无溟。

    从他微微鼓起的喉结,到他形状漂亮的薄唇,缓缓地往上,撞进了一双漆黑如墨的瞳孔里。

    苏九抬手,触碰到他眼皮:“你的眼睛为何可以变色?”

    墨无溟表情凝了一下,抓住她的手,有些紧张:“你……会觉得厌恶吗?”

    苏九不解:“厌恶什么?我上次在京城还遇到一个蓝色瞳眸的。”

    蓝色瞳眸的?

    墨无溟脑海里出现一个人,不由皱起了眉头,“你见过颜花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