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墨墨啊,听话

    乔长老扭头看他,张了张嘴,发现苦涩的厉害。

    他做了那么多事情都是为了他,如今他却只想着自己活。

    一时之间,他都不知道自己这辈子到底图的什么了。

    付文松见他满脸失望看着自己,惊慌失措起来,从后面掐住他的脖子:“你说啊!你快说啊!”

    他疯狂的摁住乔长老,让他给苏九磕头。

    摁着摁着,他忽然全身抽搐,倒在地上,蜷缩在一起。

    “师父……救我……”付文松抠着脖子,两眼充血,喘不过气来。

    苏九冷眼看着他:“你以为能轻易杀了密探的乔长老,会拿你没办法吗?”

    “师……”付文松扭着脖子,眼神渐渐地没了光彩,直至彻底不动弹。

    乔长老还跪在地上,头抵着地面,“呵呵……没想到,临死了,还有个这么了解我的人。”

    苏九垂眸看着他:“你也不用觉得无辜,因为的确是你一手造成了付文松的悲剧,你教他炼丹,不教他做人。”

    “你说得对,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教好他,是我的错……”

    乔长低着头,目光中透着阴森,撑在地上的双手,渐渐地收紧。

    他瞥了眼付文松的尸体,一股恨意和疯狂越加疯狂起来。

    原本这一切都可以避免的!

    都是因为苏九这个小杂种!

    “你去死吧——”

    乔长老忽然起身,手里捏着跟银针,朝着苏九的眉心扎了过去。

    苏九身体一侧,避开了。

    银针划过,刺中了抹额尾端。

    咔哒。

    轻轻一撞,银针断成两截。

    乔长老看着手上的银针,又看了看他头上的抹额,双目圆睁:“这是九幽血蚕丝,龙游天的兵器怎么会在你身上?你跟他什么关系?”

    龙游天?兵器?

    苏九忽然想起了祁绍曾经问他兵器的问题。

    她抬手,指尖掠过抹额,柔软的不像话,怎么也不像能把银针撞断的主。

    乔长老眯起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眉心:“九幽血蚕丝居然强大的遮光效果,莫非你身上有什么见不得人东西?”

    思及此,他有点疯狂的伸手,就去抓她的抹额。

    苏九眼神一凌,寒冽如冰。

    抹额两端像是受了感应,锐利的甩出去,好似有生命一样,一个朝着乔长老伸过来的手,割下,一个奔着他的脖子划过。

    噗嗤!噗嗤!

    两股血喷出来。

    抹额飘然甩起,不染一丝尘埃。

    乔长老直接被割喉倒地。

    副会长和长老们知道苏九来找乔长老,慌里慌张的跑了过来。

    一进门就看见两具尸体。

    副会长:“你没事吧?”

    李长老:“乔长老善用毒,你怎么样?”

    牛长老什么也没说,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她。

    苏九张了张嘴:“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干,他们自己死的,你们信不信?”

    三人整齐的点头:“我们都理解!”

    你们理解个鬼!

    苏九郁闷的勾住抹额尾端,使劲拽了拽。

    真是耽误事儿,看不出来她还有事情没问吗?

    可惜抹额不会说话,还以为苏九在跟它玩,激动地在她手心蹭了蹭。

    苏九:“……”

    这傻货,愁人。

    还是回去等陈姐姐的消息吧。

    *

    傍晚,炼丹房里依然热闹的很。

    跟以往不同的是,他们没有在炼丹。

    桌上的药鼎也被他们给搬到墙角去了。

    一百多张桌子怼在一起,大家坐在上面,兴奋的讨论着白天的事情。

    一个个提到苏九,就跟说书先生一样,口沫横飞。

    五个去接人的弟子,听见这几天在炼丹协会发生的事情,尤其是泼猪屎的事儿,就扼腕不已。

    “早知道我就不去接人了!”

    “感觉错过很多好戏,泼猪屎,大佬真能干得出来!”

    “对了,北北,你跟九哥一起从京城来的吗?我们一直在入口等着,怎么没看见你们啊?”

    北道主坐在最前面,听见问话,他抬头,“这个事情嘛有点复杂,苏公子跟我家王……主子有交情。”

    弟子们惊讶道:“啊?你不是大佬的手下啊?”

    北道主牛眼一瞪:“我以前不是,我以后是就行了呗。”

    弟子们点头:“说的也对,北北啊,你给我们说说大佬的事情呗?”

    北道主搓着手,他不知道苏九以前的事情,但是知道来这北部之后的事情啊。

    于是,他胡乱瞎侃,把他跟着苏九一路上小姑娘搭讪的事情说了一遍。

    完了,他又把苏九撩拨司徒傲霜的想事情也给抖了出来。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记得小账,成了他胡乱侃的资本。

    炼丹房里时不时传出爆笑的声音。

    炼丹房门口,却站着两个人没有进去。

    开心过后的卓洛,变得非常失落。

    “没想到祁绍是苏九大佬,我跟他越来越远了……”

    陈君笙走到两步,抬头看着满天星辰,酸涩道:“我老感觉我跟局外人一样,我想我姐了。”

    卓洛哀伤的走过去,也抬头看天空:“他就像是天上的星辰,摸不到也摘不到。”

    陈君笙叹了口气:“你说我姐会在哪呢?会不会有危险?”

    卓洛眨了眨眼,“其实星辰还是挂着最好看。”

    两个频道的对话。

    陈君笙扭头看他,眯眼:“……我们去找苏九?”

    卓洛刚刚还在走神,忽然眼睛一亮:“好!”

    他转身都不带停顿的,拽着陈君笙就跑。

    陈君笙:“……”我就是试试你!

    *

    房间里。

    苏九捏着玄石,正在听墨无溟发现的通音符。

    “本王今晚有事,不来陪你了。”

    苏九指尖凝聚通音符,玩味的:“是有事,还是怂了?”

    墨无溟听见苏九这话,就觉得浑身都涨得难受,颇为嘴硬的回了句:“本王真有事,你那些手段,本王尚能承受。”

    苏九捏着玄石,红唇掀起,强忍着笑:“手段?这可是你说的嗷,我其实还有别的手法,如果你需要的话。”

    露骨的有些可怕。

    墨无溟抿着唇角,瞥了一眼旁边低下头的三方道主,回道:“说的什么虎狼之词?本王不在你身边,不许胡说!”

    他面上一本正经的,心里又觉得好笑,如果她知道他早知她女儿身的事,回头想想这些,她会不会想撞墙?

    墨无溟想的太入神,扑哧笑了出来。

    三方道主:“……”

    一个通音符王上都能笑出声?

    北道主那个杀千刀的,一定是因为这个才出卖灵魂的!

    彼时,墨无溟手里的玄石又闪了闪,传来苏九刻意压低声,流里流气的:“墨墨啊,听话,下次小爷肯定让你舒服~”

    “……”

    房间里忽然陷入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