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阶下囚,没资格讨价还价

    战流云转身上了马车,马车立即掉头,一阵尘土飞扬。

    三方道主对视一眼,翻身上马,走了。

    总觉得这次出门就跟遛弯似的!

    不……根本就是来看苏九的!

    马车离开,炼丹协会门外排队的有人回头。

    苏九上马车,又从马车上跳下来,是有人看见的。

    大家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好奇的要命。

    “你们说,马车里的男人是谁啊?”

    “你们有没有觉得骑马的人,有点儿眼熟?有点儿像西道主?”

    “你滚吧,扯犊子!西道主那么忙来这作甚?苏九要是认识西道主,还用得着赌丹吗?”

    “不是,我怀疑马车里的人是……那个王……”

    “……”

    众人倏地扭头。

    集体看向离开的马车。

    马车速度太快,只能看见一个尾巴了。

    不说还不觉得,说了之后,越想越像!

    众人心里有些发毛,但到底没证据。

    *

    苏九走进门的时候,就看见卓洛眼巴巴的看着她:“你,你是苏九啊?”

    其他弟子也瘪着嘴,一副哀怨的眼神看着她。

    苏九点头,淡淡地:“隐瞒身份的事,我不需要任何人的理解,也不接受任何人的埋怨。”

    话音刚落地,突然爆发出一阵阵的惊叹声。

    “大佬!你知不知道我做梦都想见你啊!”

    “上天跟我们关上一道门,还给我们留了一扇窗,天呐!你居然一直在我们身边!”

    “我们现在不仅是跟你一国的,我们以后也跟你是一国的!”

    “哈哈哈……我突然想到付文松那个倒霉催的了,居然跟曾经崇拜的大佬对着干!”

    苏九挑眉,挺惊讶的:“付文松还能崇拜人?”

    卓洛咧着嘴,朝着她笑:“就是因为付文松一向目中无人,当初在诸葛会长拿出你炼的丹药之后,他嘴上不承认,却因为这是奋发图强,在炼丹房一个月没出来!”

    “大佬,你也隐藏的人太好了吧!看见我们那么崇拜你,你怎么忍心啊!”

    “之前都怪我太肤浅了,我以后肯定盯着你的药鼎看!”

    苏九:“……”那倒也不必。

    副会长刚和李长老聊完,才知道苏九来之后做的一切事情,笑着摇了摇头:“这孩子做事一向不是循规蹈矩的。”

    李长老坐在椅子上,神情之中略显疲惫。

    赌丹开始之前,他去找苏九,结果半道看见付文松鬼鬼祟祟,就跟了过去。

    好奇心害死猫,差点一条老命都没了。

    他叹了口气:“要不是北北,我恐怕就见不到你了。”

    副会长看向跟在苏九身边的北道主,直接走过去:“阁下就是北北吧?李长老的事情,多谢高人帮忙了!”

    北道主站的笔直,神气的回答道:“不客气!这些都是苏公子吩咐的!”

    苏九靠在后门边,瞥了他一眼。

    这人好像已经习惯北北这个名字了。

    看来……这墙角快要挖起来了。

    苏九敛起眼底的精光,又跟副会长讨论了一下炼丹工会的人如何安排。

    陈君笙在旁边看着,忽然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他跑到门口,望着外面的人群。

    有点想姐姐了。

    苏九自然有注意到他,但却没有多说什么。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陈艳艳的今晚就会回来了。

    *

    乔长老和付文松都被关在了后面柴房里。

    外面守着六个护卫。

    苏九过去的时候,付文松在哭着骂人:“都怪你出的主意,你要毁了我一生!”

    乔长老的声音也带着怒气:“我毁你?明明是你毁我,是不是你要杀了祁绍报仇?还要杀了那个北北?”

    付文松冷哼:“我那是说气话,你为人师表,不多加劝阻,反而助纣为虐,你不配!”

    乔长老气得冲过去,一巴掌甩到他的脸上:“我打死你个王八蛋,我培养你这么多年为的是什么?啊?”

    “你,你敢打我?”付文松双目圆睁,冲过就把他摁住了。

    苏九走进门,两人滚在地上,付文松骑着乔长老,打的正海呢。

    “你这个小畜生……你反了你!”

    “老东西,我今天弄死你!”

    两人一边打一边骂,丑态全露。

    苏九抄着双手,就这么冷漠的看着他们打,并没有出声的打算。

    直到付文松揪住乔长老的领口,想要把他往墙上摔得时候,才看见苏九,吓得腿都软了。

    乔长老嘭咚,摔在地上,疼得嗷嗷叫:“哎哟……你这个畜生,忤逆犯上!竟敢殴打师父!”

    付文松的声音都没了,跪在地上,双手撑着腿,瑟瑟发抖。

    苏九歪着头,缓缓地勾起唇:“后塘那儿密探的尸体是你埋的?李长老发现了也是你抓的?”

    付文松吓得不敢吱声。

    乔长老双手抱着头,躺在地上,听见苏九的声音,这才看过去,顿时跳起来:“你来做什么?”

    苏九耸肩:“来看戏啊。”

    “你为何要隐瞒身份?你安的什么心?”乔长老被打的鼻青眼肿,怒瞪之际牵扯到伤口,疼得脸颊直抽抽:

    苏九不解:“隐瞒身份是你杀人理由吗?还是说因为祁绍是天才就该死?”

    乔长老咯噔一声不说话了。

    原则上来讲的确是这样。

    苏九是诸葛会长提到过的超级天才。

    ‘祁绍’是突然冒出来的超级天才。

    两个都是天才,但是苏九是大家公认的,‘祁绍’是出来挡路的。

    付文松看着苏九,痛哭流涕:“我早知道你是苏九,我肯定不会跟你作对的……呜呜……我也是五品后期炼丹师,你放过我好不好?我还年轻,我还有大好的前程……呜呜……”

    乔长老看了他一眼,低下了头:“你就饶了文松吧,都是我这个当师父的错。”

    付文松十三岁接触炼丹,十七年的徒弟,十七年的心血,这是他这辈子的成就。

    所以他才会不惜铲除一切阻拦他道路的障碍!

    苏九冷眼看着他,不为所动:“你们俩个现在都是阶下囚,没有资格讨价还价。”

    乔长老倏地抬头:“文松是五品后期炼丹师,他以后前途无限,一定能给炼丹协会带来辉煌的!”

    苏九点了点头:“嗯,你在一个十六岁的五品后期炼丹师跟前,吹嘘另一个三十岁的五品后期炼丹师?”

    乔长老忽然噎住,才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成就,对别人而言根本值一提。

    付文松看见他不再说话,着急的推了他一把:“师父你快帮我求求他,师父……我不能死,你快帮帮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