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一波接一波的信息量

    炼丹协会在北部不太稳,但也占有了很重要的一部分!

    诸葛会长就这样把权利转给了一个,一个……

    众人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苏九了。

    你说他年轻人,不懂事吧?

    可他从出现到现在处理的哪一件事,都不是寻常人敢做的!

    比如那个明谋奸计,就没人拉的下脸去干!

    无耻是需要用勇气的!

    再说杀人……果断的跟杀小鸡一样。

    众人想着想着,忽然就觉得……他娘的还挺合适的!

    这可就尴尬了。

    炼丹协会弟子和炼丹师,到现在脑子里还在想“苏九”这两个字。

    话锋一转,就更龙卷风一样,祁绍变成苏九,又变成了炼丹协会的头儿了!

    敢不敢给个冲缓的时间?

    信息量太大了,他们承受不起啊!

    炼丹工会的炼丹师们互相看了看。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们要是拒绝,好像有点不识好歹。

    主要是这个苏九有点邪乎,要是他们拒绝的话,估计就跟旁边这几具尸体一样了。

    说来说去,他们还是怕死啊!

    萧石带头,恭敬地颔首:“一切都听您的安排!”

    “对!我们都听您啊!”

    剩下的十多个炼丹师,全部都恹恹的。

    刚来时候的傲气没了,恨不得把脑袋缩到肚子里去。

    苏九淡淡点头,拿起空间袋抖了抖,“今天赌丹赢了不少,小爷我请客,免费赠送各位看客五品后期丹药一枚,先去炼丹协会门口排队~”

    众人惊喜脸。

    就喜欢你这股财大气粗的劲儿!

    大家伙心情大好,跟着排队去领丹药了。

    一波骚操作,大家只记得自己免费领了五品后期丹药了,谁还能记得炼丹工会死掉的几个人呢?

    苏九留下了司徒泽的空间袋,其他人的空间袋都交给了副会长,让他给安排发丹药的事。

    不是她的东西,用着不心疼。

    副会长表示,有点肉疼!

    这些丹药要是光卖的话,足够弟子们半年的资源开销了!

    不过也还好,因为他们空间袋里除了丹药也有药材,已经赚了很多了!

    安排好之后,苏九就跳下擂台,往马车走去了。

    三方道主看着苏九,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自打他在擂台上杀人,三人就觉得这人有点东西。

    至少那股气势,不太像弱鸡。

    苏九连个余光都没给他们,就从他们身边擦过了。

    战流云恭敬的颔首:“九爷!”

    苏九淡淡的点头。

    北道主跟在后面,正想跟他一样走过去,就被三方道主给拦住了。

    北道主扭头,挺刺挠人的:“干什么玩意儿?”

    东道主:“你还横?当初你不是说绝对不可能去给她指路的吗?”

    南道主:“我看你在外面半个月,都快忘了自己是谁了!”

    西道主:“跟前跟后,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小跟班了?”

    北道主张了张嘴,瞥了眼上马车的苏九,胳膊一甩:“你们……你们给我起开!我我……我乐意当跟班!”

    他一跺脚,哼了一声,往前走。

    三方道主:“……”

    妈的!当初明明是他先带头叫嚣的最凶!

    三人气得鼻孔冒烟。

    深深的感觉到北道主堕落了!

    北道主可不管这些,他走到马车前,抱拳:“王上!”

    墨无溟没理他,而是问苏九,明知故问:“这一路北道主还算尽责吧?”

    苏九点头:“北北挺好的。”

    被夸奖的北道主,眼睛一亮,喜形于色。

    墨无溟眼底温度刷的一下冰点,他缓缓地眯起眼,漫不经心的扫过北道主,危险的:“北北?”

    苏九没吱声,走到矮桌边坐下,往后一靠,歪坐着,手支着下巴:“我要喝茶。”

    墨无溟不悦地抿起唇,轻轻拂袖,桌面出现一套茶具,默不作声的给她泡茶了。

    祁绍终于把夹着青颜的腿松开了,可怜巴巴的:“九哥,我好想你啊!”

    苏九瞥了他一眼:“我信你个鬼。”

    祁绍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九哥,你就算不信我,也该信冥王大人吧?他比我还想你呢!”

    粉丝滤镜,让他永远是个小粉红!

    苏九懒得理他,拿着司徒泽的空间袋,眯着眼睛,翻了翻。

    “这人东西怪多的,赌丹的时候他都没倒完……”

    一杯茶推在手边,温热的。

    墨无溟自己也倒了一杯,捏着杯沿,“你要去东边吗。”

    疑问的话,笃定的语气。

    苏九略微扬眉,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眼底隐藏着血色,得到了一丝安抚。

    垂下长睫,淡淡地:“祁绍还要跟你一段时间。”

    墨无溟不想听这个,他抿着唇,重复的问之前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北北?”

    北道主:……

    苏九抬眼,并没有觉得这个称呼有问题:“你不觉得很可爱吗?”

    有本王可爱吗?

    墨无溟抿着唇,一本正经的:“他比你年纪大,你要叫他大爷。”

    你大爷!

    苏九没好气的看着他:“你能不能别吃飞醋?北北是你手下,给手下一点信任好不好?”

    墨无溟:“……”

    他哪里是不信任手下,他是不信任她!

    招摇撞骗,欺男骗女!

    真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吗!

    苏九咕嘟咕嘟把茶水喝完,随意的抹了一下嘴角,“祁绍的修为太低,你们谁能带他去历练一下?”

    北道主举手:“我来带他。”

    墨无溟眼神凉凉的,他可以在苏九面前各种示好,但是别人不可以。

    他把苏九喝完的空杯添满,冷声道:“本王决定亲自带去他历练。”

    北道主:……

    苏九要的就是墨无溟这句话。

    祁绍太弱了,就算她现在能帮他摆平佣兵工会的事情,以后他还是守不住!

    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要让他快速提高实力。

    祁绍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苏九又慢吞吞的喝了一杯茶,才从马车上跳下去。

    北道主朝着墨无溟颔首,转身跟着苏九后面又走了。

    三方道主在后面看着,越看越气。

    “你看你看,他现在就是个小跟班!”

    “什么小跟班,我怀疑他被苏九给收买了!”

    “屁!我怀疑他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讨好苏九,并且掌握了证据!”

    战流云站在旁边,就跟个看戏的似的。

    “走吧。”

    墨无溟的冷冽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

    三方道主懵逼了。

    虽然祁绍的事情搞清楚了,但就这样默默地离开,不是他们的作风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