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廉价的亲情

    林大师浑身一哆嗦,赶紧推卸责任:“……我,那跟我无关,是……是赵大赵二,他们已经死了!”

    苏九赞同的点头:“你说得对,他们死了,抵消了。”

    “对对对……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跟炼丹协会作对,请你以后——唔——”林大师话没说完,脖子上的手忽然收紧,他双眼充血,面露惊恐。

    苏九朝着他露出一抹微笑,然后毫不犹豫的扭断了的脖子。

    就像丢垃圾一样,往地上的炼丹师们丢了过去。

    嘭咚!

    林大师落地,睁着眼睛,已然断气了。

    苏九垂下眼睑,往旁边的尸体走,边走边道:“本来嘛,你们炼丹工会想要搞炼丹协会跟我也没多大关系,可是——”他顿在尸体旁边,抬脚,往前一踢:“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炼丹协会是我的东西了。”

    他已经走到另一具尸体旁边,再次像踢球一样,把人踢下擂台。

    如此反复,就连那个昏迷的女炼丹师也没有例外。

    并且在踹的时候,用了几分力道。

    本来没死,也差不多了。

    五具尸体,横七竖八堆在一起,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

    如此雷霆的手段,看的众人心惊胆战。

    这他娘的到底是在赌丹?还是在杀人?

    卓洛拧着眉,关注点并不在这,而是——

    “刚刚祁绍说炼丹协会是他的了?什么意思?”

    众弟子集体摇头。

    不知道!也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祁绍赢了,还给炼丹协会报仇了!

    他们觉得不重要,但是副会长觉得很重要。

    趁着这个空挡,他带着几个弟子,从炼丹工会的人旁边挤进去,上了擂台。

    “好小子,你这都解决了啊!”

    苏九瞥了他一眼,理所当然的:“我怎么知道我来迟了,会不会有人把我的药材给偷了。”

    副会长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膀,“今日赌丹,我们炼丹协会真是一雪前耻啊!”

    苏九肩膀一缩,从他手中脱离,直接赶人:“我事情还没办完,你可以下去了。”

    直接赶人,赶的还是副会长。

    炼丹协会弟子们都有点懵逼了。

    偏偏副会长和颜悦色,“好好好,我下去,走,我们下去等他!”

    他一扬手,往前走。

    五个弟子一动不动,双眼放光直勾勾的看着苏九。

    苏九:“……听话,下去。”

    五个弟子连连点头,乖乖地下去了。

    副会长:“……”我没威信了?

    五个弟子下去之后,就像个小迷弟,激动地脸颊泛红。

    “大佬好温柔啊!”

    “大佬长得好好看啊……”

    “啊啊!大佬让我们听话,嘘!”

    炼丹协会集体:“……”懵逼脸。

    有心想问啥情况,却又不想错过擂台上的画面。

    此时,擂台上还剩下五个人。

    司徒泽抱着头,疼的撞桌子,两个护卫在拉着他,司徒傲霜在哭。

    苏九抄着双手,神色淡漠的看着他们:“司徒小姐节哀吧。”

    司徒傲霜瞪着他狰狞的低吼:“你住口!我大哥还没死!你这个不得好死的小杂碎!我告诉你,我们司徒家不会放过你的!”

    苏九淡淡的点头,往前走了两步,还挺认真的:“可是你哥哥马上就要死了。”

    众人安静如鸡。

    要论骚操作,谁能比得过他?

    安慰节哀的原因,是要先弄死人哥哥!

    司徒傲霜目眦尽裂:“你这个小杂碎,你休想!你们快点把他抓住,我要杀了他!”

    能在北部成为部落贴身护卫的,修为都不会低于元灵。

    两人起身,怒视苏九:“我们家公子跟你无冤无仇,你居然下此狠手!”

    这么幼稚的话,都把苏九听笑了,“你有本事也可以对我下狠手,我绝无二话。没本事的话,就别逼逼了。”

    两人面色一僵,同时运转元气。

    两道强悍的元气,随之溢出。

    居然是两个五阶元灵?

    苏九拧起眉毛,眼底带着浓浓的失望。

    上次契约银律,体内元气陡长,冲破一阶元灵的大关之后,手就有点痒痒。

    两个五阶元灵……

    嫌弃。

    然而她的嫌弃的反应,在别人的眼里,就是吓呆了!连反抗都不会了!

    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不一样的。

    至少北道主就觉得苏九是在等他保护!

    习惯使然。

    苏九运转元气,指尖捏着一根细针,算计着对方是五阶元灵,要避免哪些地方,才能玩的久一点。

    好久没有打架,有点小激动。

    正琢磨着——

    砰!砰!

    苏九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猎物,被北道主两脚给踹飞了。

    沃日!

    苏九差点飙脏话。

    北道主踹飞人之后,走到苏九面前,一副求夸奖的模样。

    苏九深吸一口气:“离我远点,别让我看见你。”

    “……”

    北道主一脸无辜的往后退了两步。

    三方道主就在擂台下面,鄙视的看着讨好的嘴脸。

    ——这个叛徒!

    擂台上,两个护卫突然被解决掉了。

    司徒傲霜蹲在地上,护住司徒泽:“你,你们……你到底想干什么?东西你们拿去,不要杀我大哥……”

    苏九玩味的勾起唇:“不杀你大哥也可以,用你的命来换。”

    司徒傲霜双目圆睁,吓得跌坐在地上,“我……我还不想死……”

    苏九冷眼看着她,点点头:“嗯,那就让他死。”

    司徒傲霜咬着唇,哭了起来,“呜呜……我也不想我大哥死……你能不能放过我们……”

    苏九冷漠地摇头:“不可以,选吧。”

    让亲妹妹做选择,这也太残忍了吧!

    众人拧着眉,颇为不赞同。

    司徒傲霜垂着眼睫,眼睛都哭肿了,她看着撞桌子的司徒泽,又看了看苏九,满脸的挣扎。

    苏九却开始倒计时了:“十、九、八……”

    司徒傲霜捂着脸,哭的泣不成声:“呜呜……大哥,对不起,你不要怪我,我还小,我还不想死……呜呜……”她坐在地上,哭着往后退,慢慢的离开了司徒泽的身边。

    多么血浓于水的亲情,既现实又廉价。

    苏九眼神很冷,幽幽地看着司徒傲霜,仿佛透过她在看其他人。

    她微微倾身,掐住了司徒泽的脖子,附在他的耳边:“听见了吗?要你死的是司徒傲霜。”

    杀人诛心。

    司徒泽本就只是头疼,脑海里充满了各种声音,但他尚有神志。

    听见这话的第一反应,疯狂挣扎起来:“唔……不要杀我…不要……祁绍…你爷爷的事情我都知道……还有佣兵工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