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震惊全场!大老牛逼!

    “大佬干掉佣兵工会的炼丹师!你可以的!”

    “拿出你最牛逼的实力出来!秒杀他们!”

    前面或许不知道在喊谁,现在就一目了然了。

    擂台上除了炼丹工会的炼丹师,剩下的一个人只有祁绍。

    众人互相看了看。

    以祁绍丹药被鉴定出来的结果来看,他的确是个大佬级别的了。

    单单是那个融合度与吸收度,就足够让他名声远扬了。

    经过苏九的各种騒操作,炼丹协会的弟子一时之间也没反应过来大佬是什么意思。

    司徒泽隐约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但是赌丹进行到一半,断然没有停下的可能性。

    林大师他们提取药材精华的同时,已经开始不安分了。

    苏九佯装不知道,悄悄地把精神力分开几道,顺着桌角往台面漫延。

    她的精神力多到用不完,正好可以试试,到了哪种程度。

    精神力凝聚成七根又细又长的金线,蛰伏在几人身边。

    两刻钟之后,苏九准备凝丹。

    林大师动作很慢,一直在暗中偷窥苏九的动作,中途被她快速果断的手法,吓得一头冷汗。

    终于等到了他凝丹无法抽空的时候,他拿起一株药材,丢进药鼎里。

    这一株药材,就是他们几人的暗号。

    刹那间,七人全部凝神,腾出一股精神力,像是毒蛇一样,朝着苏九的脑袋窜去。

    少年长睫低垂,缓缓地启唇:“如果我告诉你们,周围的空气波动,乃至你发出精神力的位置,我全部知道,你们信吗?”

    清冷的声音,轻极了。

    但却清晰的传入几人的耳中。

    短暂的停顿。

    药香随之溢出。

    七人顿觉上当,也不管药鼎中的丹药,全心将精神力用来对付于苏九。

    苏九抓着丹药,阖上双眸。

    空气波动之中,七个方向,最近的就在她左边太阳穴。

    苏九挺无奈的:“真是不听话。”

    她抄着双手,原地站着。

    就在林大师的精神力攻击她太阳穴之际,耳边一阵嗡鸣。

    他抓住桌子,吐了一口血。

    精神力缩回脑海,仿佛被人敲了一棍子,嗡嗡直叫唤。

    他骇然的转头,却见少年勾唇笑道:“啧啧,又来了。”

    话音落地。

    “噗……”

    “啊——”

    对面的两个炼丹师,双目圆睁,惊恐还来不及扩散。

    当场毙命。

    “吴浩,老七!”林大师瞳孔微缩,扶着桌子,想要离苏九远一点。

    然而,苏九闭着眼睛,伸出手,准确的掐住了他的脖子,轻描淡写的:“别急,赌丹还没结束。”

    随着她话音落地,又有两个人吐血倒地。

    台上一共八个人,还剩下四个活着。

    苏九闭着眼睛,捕捉到那一抹最强悍的精神力,直接把埋伏的精神力缠了过去。

    司徒泽神色一凌,愕然的看向苏九。

    苏九睁开眼,朝着他微微一笑。

    司徒泽心下一凉,下意识的想要收回精神力。

    迟了。

    金芒骤现,绞碎他的精神力。

    犹如一根金箭射向他的眉心!

    司徒泽瞳孔猛缩,一口血涌出来,

    他抱着头,扑通跪地。

    疼痛席卷他的脑袋,一万种声音在他脑海之中折磨,连带着耳朵都听不清楚了。

    “不要说话……不再说话了!啊——”

    他闭着眼睛,昂着头,痛苦的嘶吼。

    司徒傲霜懵了,连忙爬上擂台:“大哥,大哥……呜呜……大哥你怎么了?”

    司徒泽脑袋疼得撞桌子,根本不给她碰。

    剩下一个女炼丹师,察觉到擂台上的变化,一个惊恐,精神力反噬,直接晕死过去。

    众人目光呆滞:“……”

    现场像是按了静音键。

    有颜色的精神力这意味着什么?

    攻击性极强!

    跟他赌丹等于找死!

    苏九掐着林大师,面上仍然在微笑:“第二轮赌丹结束,我赢了,可以开始第三轮了。”

    声音极淡,却让人感觉一股寒意流窜在心里。

    炼丹工会众人僵在原地,细细密密的恐惧将他们笼罩起来。

    林大师一翻白眼,就要晕过去。

    苏九余光轻扫:“敢晕过去,就别醒了。”

    嗬——

    林大师倒吸了一口冷气,瞬间清醒过来。

    “不不不!我我没晕……没晕!”

    如此画面。

    众人竟不知该夸他求生意志力强大,还是‘祁绍’手段太绝了!

    苏九无视林大师摇摇欲坠的身体,冷眼看着台下的炼丹师:“可以开始第三轮了。”

    台上四具尸体,一个晕倒,一个发疯,还有一个被他掐着。

    第三轮比赛谁敢开始?

    炼丹工会的人脸色惨白,冷汗欻欻往外冒。

    苏九也不着急,把桌子往旁边轻轻一推。

    云淡风轻的模样,好似佛开了的只是一片羽毛。

    但是众人很清楚,桌子加上两个药鼎,至少有三四百斤!

    众人已经惊呆了。

    五名弟子见状,再一次发出土拨鼠的尖叫声。

    “啊啊啊!大佬牛逼!”

    “大佬干得漂亮!你要替我们长老报仇,就是他们害死了师叔伯!”

    “大佬,不要放过那个林狗!替我们死去的师叔伯报仇雪恨!”

    五个弟子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炼丹协会的弟子以及炼丹师也是心酸的要命。

    这几个月炼丹协会的确损失了几个长老,都是被迫赌丹,被他们害死的!

    林大师被苏九提着脖子往前走,惊恐的喊道:“第三轮……第三轮,你们快点上来啊?你们上来啊!不要杀我……跟我没关系!祁绍……你不要冲动!”

    苏九不理他,径直的往擂台边走。

    一步一步,仿佛踩在擂台下炼丹师的心尖上。

    恍然间,脑海里响起了少年嚣张又狂妄的话。

    ——“我单挑战你们所有人,到你们跪下认输为止。”

    扑通!扑通!

    炼丹工会的炼丹师跪了一地。

    “我们认输了!”

    跟死比起来,尊严算得了什么!

    苏九缓缓地勾唇,笑的人畜无害:“炼丹协会的弟子们不愿意放过你们,怎么办?”

    炼丹师们骇然地抬起头。

    林大师后背僵直,嘴巴发抖:“赌丹的规矩,我们输了,东西都给你,你不能伤害我们啊……”

    苏九眼梢上挑,挺惊讶:“是么?我怎么听说,炼丹协会的长老也认输了,你们拿了东西,还要了他的命呢?”

    声音逐渐变得森寒刺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