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擂台上的尖叫声

    司徒泽冷静的神态,终于有些一丝裂缝,声音微沉:“既然祁公子非要相逼,在下就是忤逆父亲嘱咐,也定当奉陪。不过——”

    他顿了一下,垂下眼眸:“就如林大师所言,你究竟是不是五品炼丹师,未可定。”

    苏九笑了笑。

    “你仿佛笃定了我不是五品后期。”

    “祁公子别多虑,我是尊重对手。”

    “既然如此,可否请司徒少爷跟我一并检验呢?我初入北部,对北部的人都不了解。”

    司徒泽忽地抿唇,就这么定定的与擂台上的少年对望。

    话都怼到这个程度了,他若是不上去,就是没种。

    司徒泽只有点头上去。

    林大师讪讪地跟上去。

    气氛略显尴尬。

    一开始祁绍叫他上台,他还算的上主咖。

    现在加上一个司徒泽,他就是成了陪衬。

    三人来到检验的两人跟前,两人内心有些小激动。

    要知道,以往的赌丹,他们根本就摸不到丹药成品。

    因为赌丹的中途,就没有两个人一起炼丹成功过。

    非死即伤。

    司徒泽对自己炼的丹药,自信满满。

    哪怕是跟付文松的比较,他也不惧。

    检验的人拿过丹药,两人轮番查看,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惊讶。

    工会的检验人:“五品后期培元丹,药材的融合度达到了百分之七十!”

    协会的检验人:“是五品后期培元丹,吸收度也达到了百分之七十五!”

    嚯——

    全场哗然。

    融合度能到达百分之七十就已经斐然。

    吸收度到达百分之七十五属实牛逼了!

    林大师本来还想把自己丹药检测一下,听见这话直接装起来了,省的丢人现眼。

    司徒泽不骄不躁的侧目,颔首:“祁公子请。”

    苏九扬了一下眉毛,往前走了两步,挺失望的:“原来就只是这样啊。”

    她的声音有些含糊。

    司徒泽还真没听见,侧足而立,带着一股力压群雄的气势。

    两个检验的人离的近,听个正着。

    两人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心想你这个小子,还真是不知天高地!

    苏九的丹药就是前一轮赌丹炼的。

    两个人接过的时候,丹药还留有余温。

    不等两人低头查看,就听见少年淡淡地:“随便检查检查就得了,不要大惊小怪。”

    明明是温和提醒,可在别人听来就是‘你们给我开个后门吧!'

    众人一脸黑线。

    深深的感觉自己被欺骗了!

    林大师讥笑道:“既然没底气,就不要来丢人现——”

    “啊啊啊!”

    猝不及防的尖叫声。

    “我giao!我giao!”

    协会的检验人蹦了起来。

    林大师被吓了一跳,侧目:“你们,怎么了?”

    围观群众也投去疑惑的眼神。

    工会的检验人和协会的检验人,就像是金毛看见了狗骨头,双眼放光直勾勾的盯着苏九。

    苏九:“……”看锤子看!

    司徒泽眉心跳了跳,转身走近:“两位有个异议吗?”

    “等一等!”

    炼丹协会门口传来呼喊。

    众人抬眼望去。

    乔长老指着苏九,义正言辞:“他的丹药不是自己的,是付文松的!”

    这他妈又是唱的哪一出?

    众人歪着头,黑人问号脸。

    苏九淡淡的看着他,目光扫向他身后。

    北道主几乎是跟着乔长老出来的,他朝着苏九点了点头。

    两人默契的用眼神交流。

    三方道主看见这样的画面,顿时下巴掉了一地。

    卧靠!他居然跟苏九相处甚欢?

    北道主也看见他们了,但他没过去,笔直的站在了门边。

    三方道主:“……”叛徒!

    乔长老并没有注意到北道主的尾随。

    他迈脚走上擂台,指着检验人手里的丹药,再次扬声:“祁绍的丹药不是自己炼的!这是付文松的丹药!”

    牛长老第一个反应过来:“乔长老,你胡说什么!”

    留下祁绍这个祸害,他们以后万不能安稳!

    乔长老决定破釜沉舟:“祁绍只是一个六品初期的品阶,这些五品后期的丹药全部都是付文松的!我就奇怪了,一个五品后期的弟子,为何要偷走文松的五品后期丹药,原来你是打算用在这里!我们炼丹协会,断然不能留下你这种败类!”

    脏水一盆一盆的泼,就算他是五品后期,也洗不清。

    单凭乔长老在部落的威信,有些人还真的一边倒了。

    “难怪今天没看见付文松呢!”

    “偷人丹药,无耻!”

    “下去!下去!下去!”

    有一部分人没吱声,抱着看戏的心态。

    三方道主皆露出戏谑的表情。

    东道主:“还真以为是个五品后期炼丹师,到底是失望了。”

    西道主:“你居然还抱着希望了?”

    南道主:“就算他是五品后期炼丹师,也是弱鸡。”

    战流云默默地看了一眼无知的三个人。

    他也不说话,老神在在的。

    经验告诉他,打脸会很疼。

    擂台上。

    苏九从始至终都没说话,抄着双手,站在那,就像个旁观者。

    看戏,看的津津有味的。

    工会和协会的两个人,对视一眼,心情复杂的很。

    协会的检验人,叹了口气:“唉,乔长老……都是炼丹协会的弟子,何必呢?”

    这话在乔长老听来,就是希望他放过祁绍一马,他哪里肯?

    “就是因为都是同门弟子,老夫才要杜绝这种恶劣的行径!”

    检验人愣了愣:“不是,你能不能别闹了?”

    乔长老横眉怒视:“你怎么回事?”

    检验人都气笑了:“呵呵……我说乔长老,我一向挺尊敬你的,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讽刺的语气,嫌恶的表情。

    仿佛多跟他说句话,都觉得恶心!

    乔长老勃然色变:“请你注意言辞!”

    检验人斜着眼梢,捏着丹药:“你说这丹药是付文松的?那你给我说说融合度和吸收度?”

    乔长老眼神有些晦暗。

    他当是怎么回事,看来是祁绍丹药的品质不怎么样,那就更好办了。

    思及此,他便道:“这些丹药都是文松刚进入五品后期炼出的丹药,吸收度和融合度自然比以前要低一点。”

    检验人歪头,发出灵魂的质问:“我以前也不知道你这么会吹牛逼啊!”

    呃……

    乔长老狠狠噎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工会的检验人都看不下去了:“什么意思?在北部能炼出五品后期丹药的炼丹师屈指可数,而吸收度和融合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几乎没有。所以,你说这颗吸收度和融合度都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丹药,是祁绍从你徒弟那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