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他好无耻,我好喜欢!

    少年垂着眼睑,轻轻地安抚了一句:“别急,慢慢来。”

    双指并拢,往上一扬。

    凝丹成功。

    他勾手将丹药收入掌心,缓缓地转身,靠着桌子:“你时间还有很多,当然,如果能抵得过我的明谋奸计的话。”

    众人:“……”

    总感觉自己又听见什么騒断腰的话了!

    很快,他们就看见了所谓明谋奸计。

    少年拿了几株药材,随意的丢进药鼎里,就像个恶作剧的小孩子。

    萧石脸色一黑:“你这是骚扰!”

    苏九眨着眼睛:“赌丹也没规定炼完丹药不能骚扰对手吧?你要是先炼完的话,你可以骚扰我啊。”

    众人:“……”

    卧槽!无耻啊!

    偏偏赌丹还真没有这个规定。

    无耻你也得认。

    苏九靠在他桌边,时不时的丢两颗药材进去。

    诚心想要玩死他。

    一盏茶的时间都没撑过去,他就直接爆丹了。

    苏九并没有弄死他的打算,所以只是逗他玩。

    萧石被炸的一脸黢黑。

    下擂台的时候,差点心痛而亡。

    因为赌丹从未输过,他从没想过把丹药拿出去一点,几乎全部身家都这里。

    一下子输个精光。

    苏九拎着他的空间袋,摇了摇,朝着林大师挑衅的抬下巴。

    “可以继续下一轮了。”

    一个炼丹成功,一个爆丹失败。

    可以说赢得简单又轻松。

    炼丹工会的炼丹师们,互相看了看。

    一扫之前的战意彭拜,明显有些怂了。

    这才第一轮,不但输了,还死了人。

    林大师沉下脸,低声道:“刚才那小子肯定是用了什么宝贝,等下我们会破解的!实在不行,就两面夹击,或者三个人一起。就不信他是铜墙铁壁,刺不穿!”

    少倾,一个女炼丹师举手:“我要给青青报仇。”

    她看了一眼死去的女炼丹师,往擂台上走。

    苏九靠在桌边,主动提议道:“多几个人我也无所谓,一个一个来太浪费时间了。”

    噗。

    众人差点吐血。

    小兄弟,你这么嚣张,你家人知道吗?

    马车里坐着的某人,引以为傲的扬起下巴,就只差没有扬声说‘干得漂亮了’。

    擂台下。

    司徒泽微笑着,一无既往的柔和:“祁兄弟,赌丹虽然不要求同等价值,但是凭你那袋子金银财宝,未必能与我们身上东西相比较。”

    言下之意,就是说苏九的本钱不够呗。

    苏九略微扬眉,挺无奈的:“实不相瞒,我的宝贝太多了,买你们这些人都够了。”

    众人:“……”

    昂头,望天。

    他们得看看牛是不是被他吹飞了!

    殊不知,空间里几个家伙,全部瑟瑟发抖中。

    小灵根:“我觉得不会是我,我能赚钱!”

    南星:“主人也舍不得我,我能帮她炼丹!”

    银律:“那肯定也不是我,我家有很多钱!”

    三个放宽了心。

    青龙:“……”

    我是一条小青蛇,我不值钱。

    #求龙变蛇的心里路程#

    司徒泽看着苏九,一时之间没有说话。

    他一向谨慎,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时候,他不会自己冒险。

    赌丹这种玩命的事情,他就更不会轻视了。

    但是林大师却怒了,他们炼丹工会来了二十多个炼丹师,一半是五品初期,一半是五品中期,五品后期的除了司徒泽之外,还有两个五十岁的。

    不论是在专业,还是年龄上,他们都接受不了这种羞辱!

    他一扬手:“赵大赵二,你们俩上去,还有吴浩,老七。”

    他就这么一点,上去四个人。

    加上之前的女炼丹师,五个人。

    擂台显得稍微有些小了。

    牛长老看的心惊胆战,忙走了过去:“祁绍,你这是不知危险啊,他们一起攻击你,你可如何是好?”

    苏九递给他一个安抚的笑容,瞥了眼炼丹协会的门口:“乔长老呢?”

    牛长老没当一回事:“估计是去照顾他的宝贝徒弟了。”

    苏九垂下眼,笑着:“麻烦牛长老再安排几个药鼎吧。”

    牛长老本想再劝,可想到李长老跟他认识也没能阻拦的了他赌丹,还是闭嘴了。

    安排药鼎去!

    牛长老前脚刚转身,就听见背后的少年开口:“林大师要不要上来玩玩,牛长老安排药鼎,一并安排了,省事儿。”

    牛长老脚下一个趔趄,险些一头从擂台上栽下去。

    林大师眯起眼睛,直视着苏九:“想要本座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本座怀疑你不是五品炼丹师!”

    这人奸险的很,想检验苏九刚才炼的丹药。

    说到底,他还是不相信苏九是五品炼丹师!

    司徒泽也正有此意,没想到林大师还长了脑子,比他自己提出来,要好的多。

    苏九抄着双手,懒散的靠在桌边,学着林大师的口吻道:“想检验我的丹药,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司徒少爷也上场。”

    一起解决,省事儿。

    司徒傲霜柳眉一皱,喝道:“祁绍!你不要太过分了,大哥岂会跟你一起赌丹!”

    苏九眉眼轻眨,“司徒小姐,你别生气呀。我这是为了快点结束赌丹,约你出去游玩啊。”

    论不要脸,苏九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司徒傲霜气急败坏的指着他,“你闭嘴!你这个——”

    司徒泽抬手拦住了她,淡然一笑:“祁公子有此雅兴,在下理应奉陪,只是家父曾嘱咐过在下,万不可赌丹,在下也不过是来看个热闹。”

    简单轻松的把锅甩给了他老子。

    苏九点头:“哦,司徒少爷的意思我明白了,司徒老爷不让你赌丹,却让你进了最爱赌丹的炼丹工会,嘶……这有歧义啊!”

    本来大家都被司徒泽带歪了,经过苏九一提醒又拐回来了。

    “卧槽!都怪祁绍一系列的无耻操作,害我都差点忘了,炼丹工会的人才是最爱赌丹,最不择手段的人啊!”

    “对啊,说到阴险,你们敢说刚刚那个女炼丹师死的不蹊跷?”

    “呃,我都怀疑祁绍是炼丹工会出来的,这次赌丹专门洗白炼丹工会的。”

    “你这话说的,我还觉得祁绍有点脱俗嘞,人家明谋奸计,明摆着嘞。”

    “咦,听你这么说,祁绍还值得夸奖呢?”

    苏九耳廓微动,看向擂台下说话的围观群众,朝着他招手:“多谢夸奖,我再接再厉。”

    那人愣了一下,扑哧笑出声:“哈哈哈哈,他好无耻,我好喜欢!”

    众人斜眼,鄙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