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脸有点疼!

    牛长老因为有过心理准备,之前也就怀疑过,眼下虽然震惊,倒还稍微好一点。

    但是乔长老没有,他瞪大双眼,根本不相信:“五品后期品阶,怎么可能呢?”

    牛长老背着双手,咂嘴:“这小子还真任性,因为我不相信他有五品后期,就干脆说自己是六品初期,可真有他的。”

    乔长老沉下脸,余光扫去:“你不会真认为五品后期的品阶会甘愿被人当成六品初期吧?”

    牛长老抬起下巴,心情格外好:“以前不信,遇到祁绍我就信了。”

    乔长老攥着拳头,面容很是难看。

    五品后期,他要是赌丹再赢了,炼丹协会以后哪里还会有他们师徒位置?

    光是想想,他就手脚冰凉了。

    不行,一定不可以。

    他抿着唇,环顾周围,悄悄地往后退。

    北道主一直站在墙根蹲着他,见他离开,身形一闪,便跟上去了。

    苏九赌丹,炼丹师和弟子全部都出来了。

    人群熙攘,少了人还真不容易被发现。

    牛长老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擂台上。

    看见萧石上擂台,立刻让弟子们抬了两张桌子。

    为了公平起见,药鼎都是全新的。

    检验丹药的人,双方各出一个。

    药材由双方共同检验,并不担心被人动手脚。

    萧石上台之后,便把身上的空间袋掏出来了。

    他把东西往桌上一倒,各种药材,丹药,琳琅满目。

    众人惊叹不已。

    “不愧是炼丹工会的炼丹师!”

    “这些丹药拿出去卖,值不少钱呢!”

    “都别大惊小怪,让咱们看看祁绍有什么宝贝?”

    这话,明显是调侃。

    苏九略微皱眉,有些纠结。

    她只有一个空间袋,就是墨无溟送的那个。

    萧石眼底带着讽刺,显然也是认定了他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苏九也没纠结太久。

    拎起空间袋,往桌上那么一倒。

    哗啦啦啦——

    叮叮当当一阵响声。

    各种金银财宝,闪着亮光,晃人眼睛。

    很快一张桌面就铺满了,堆成了小山。

    苏九皱眉,挺烦的:“行了吧?里面还有好多,倒不完了。”

    “……”

    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失了声。

    主要是不知道说啥。

    脸有点疼!

    萧石吞了吞口水,瞥了好几眼桌上的东西。

    他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么多金银财宝。

    牛长老也是一惊,赶紧走过来:“呵呵呵,年轻人不懂事,快收起来吧。”

    财不外露他不知道吗?

    苏九皱着眉,心里有些郁闷。

    一直装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存在,没想到现在全部穿帮了。

    唉,以后还怎么心安理的折磨墨无溟啊。

    并不知道苏九想法的墨无溟,一看见苏九倒出来的都是他给的东西,漆黑的瞳孔里带着满含成就的笑意,仿佛在说“快看啊,这都是本王给她的!”

    擂台上,一切准备就绪。

    林大师在下面,扬声道:“既然都是五品后期炼丹师,那就都炼五品后期的丹药吧!”

    说到底对‘祁绍’还存在怀疑。

    苏九淡淡的扬眉:“可以。”

    萧石却有些紧张了,回头看了林大师一眼。

    炼五品后期丹药,需要集中注意力,到时候万一出点问题。

    他到底是害怕的。

    苏九的淡定,就是他的催化剂。

    林大师递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表示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萧石稍微放心,挑了一个,比较容易炼的丹药。

    何时炼丹,在哪炼丹,这对苏九而言都不是问题。

    她最大的问题是精神力的颜色。

    而赌丹的筹码就是精神力。

    这几日她用了很多办法改变精神力的颜色,都没有多大的用处。

    有一点可以肯定,她的精神力,强大的有点可怕。

    并不畏惧其他人的攻击。

    只怕还会反噬别人。

    这也是她自信搞事的最大原因。

    没把握的仗,她基本上不会打。

    而能打的仗,都是往死里打的。

    擂台陷入安静,围观群众也安静了。

    守在擂台周围的炼丹协会弟子,目不斜视,死死地盯着炼丹工会的人,生怕他们会暗中作梗。

    但是正常的精神力是无色的。

    若是有人真的暗中作梗,他们就算警惕,也看不见。

    是以,炼丹协会的人,实际上已经开始搞事了。

    空气波动,随着精神力的靠近,稍有波澜。

    苏九瞥了一眼,并未放在心上。

    精神力顺着药鼎滑下,控制着火种大小,提炼药材的精华。

    手法娴熟,行云流水。

    平常这样的手法,每天都能在炼丹房里看见。

    可是能谁能想到,如此快速而准确的炼丹方式,炼出的是五品后期的丹药呢?

    这不扯犊子呢!

    对比之下,萧石的动作非常保守,每个步骤都是斟酌再斟酌。

    众人不禁怀疑。

    这祁绍炼的丹药是五品吗?

    还是说萧石炼的丹药是四品?

    人最经不起的就是比较。

    虽然人群声音很小,但是还是落入了萧石的耳中。

    他侧目,忍不住看了一眼。

    苏九就像是割了猪草,往锅里放一样,不管先后就不说了,一次能丢进去两三种药材。

    这迷之操作,看的萧石眼冒金星。

    直到鼻息间嗅到一股焦糊味,火种偏大,提炼出来的精华染了杂质。

    萧石连忙收敛心神,重新放入备用的药材。

    再也不敢走神了。

    要是输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那他可就丢人丢到家了!

    风声微动,精神力悄无声息来到苏九身边。

    就像是地狱伸出的锁魂链,想要悄悄地把她带走。

    炼丹期间精神力必须集中,若被袭击,就算不死,也会变成傻子。

    擂台下,女炼丹师嘴角勾起得逞的笑容,集中精神,猛地朝着的少年后脑攻击过去。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精神力攻击下去的刹那——

    一抹金芒闪过,咚地挡住了她的精神力。

    女炼丹瞳孔一缩:“啊——!”

    尖叫一声,直挺挺的倒下。

    炼丹工会的人,全部一惊。

    林大师抓住她的脉搏,又探了探他的脖颈动脉,吃惊的瞪大双眼:“死了。”

    死了?

    一群炼丹师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

    司徒泽眯起眼睛:“你们刚刚看见了吗?那团金色是什么东西?”

    一群人都盯着苏九,的确是看见一道金芒闪过,很快就没了。

    擂台上的萧石,本就不安,一直竖着耳朵听。

    听到刚刚使手段的炼丹师死了,顿时手一抖,差点爆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