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赌丹在即,忠于挑衅

    偏偏林大师像是被点了哑穴,无法出声。

    人一没了底气,气势就下降了。

    在外人看来,林大师突然怂了。

    骂声骤减。

    众人投过去好奇与探究的眼神。

    司徒泽神态坦然的接过话茬:“阁下有所不知,北部赌丹有一个规定,下邀帖者的品阶,不得低于对方的品阶。”

    闻言,林大师仿佛找回了声音,“没错!我们炼丹工会接下邀帖,跟你赌丹的人,必定是炼丹师当中品阶最低的!”

    迫不及待的语气,却像极了借口。

    司徒泽略微皱眉,并没有再出声。

    苏九“哦?”了一声,殷红的掀起:“不知炼丹工会是否有超过四品的炼丹师?”

    闻言,围观群众,忍不住科普起来“小伙子!就算人家有四品炼丹师,也不会参与这种赌丹的。”

    在北部,一般超过四品的炼丹师,就比较稀罕了。

    谁舍得让四品炼丹师去赌丹!

    苏九点头,平淡的:“哦,也就是说,你们炼丹工会充其量就都是五品后期的炼丹师了?”

    还充其量?

    众人瞠目结舌。

    怎么在他嘴里,五品后期炼丹师都成烂大街的了?

    苏九并没有理会众人质疑的眼神。

    手肘搭在膝盖上,挺随意的:“我就以五品后期的品阶,挑战你们全部。”

    什……什么玩意?

    五品后期的品阶?

    靠,我耳朵瞎了?

    众人歪着头,皱着脸,一脑门的问号。

    炼丹工会的人集体懵逼。

    林大师梗着脖子:“你说你是五品后期就是五品后期吗?”

    苏九歪嘴一笑:“一赌便知。”

    如此从容不迫,除非他真是五品后期。

    林大师沉稳的脸色不见了,扭头就去看司徒泽。

    司徒泽见状,恨不得一巴掌扇死他。

    身为炼丹工会的掌权者,他每次下意识的反应,都无疑是在告诉别人,他做不了主!

    周围人隐约觉得奇怪,倒是没有多想。

    可惜,还有个搞事的。

    苏九笑着:“看来,炼丹工会的主还是得司徒少爷做呢。”

    司徒泽笑着摇头:“呵呵,祁公子莫要误会,我当初进炼丹工会的时候就已经严明,要有足够的说话权。”他转眸,看向林大师颇为抱歉的:“林大师做的所有决定,我司徒泽都会赞同。”

    他生的容貌俊郎,举止也很优雅,顿时拉了一波好感度。

    众人皆是赞叹。

    不愧是大部落出来,就是不一样!

    就在这时,人群外面传来骚动。

    破旧的马车,摇摇晃晃的驶来。

    若是平常人,或许也掀不起风波。

    奈何前面骑着马的三人,皆是气势汹汹,仿若杀神降临。

    祁绍坐在马车里,把帘子掀开一道缝隙:“好多人啊。”

    青颜一扇子敲在他手背上:“啧,别乱掀。”

    祁绍缩回手的刹那,帘子却被一股劲力打飞了。

    墨无溟手搭在矮桌上,清冷的目光,看向蹲在擂台上的少年。

    马车缓缓地往前走,马车里的温度直线下降。

    青颜后背僵直,偷偷瞄了他一眼,凑到战流云身边低语:“冥大怎么了?早上回来心情就不好。”

    战流云反手一巴掌过去:“离我远点,不想跟傻子靠太近。”

    他面无表情的走出去,果断的下马车。

    三方道主已经下了马,立在马车旁边。

    旁边的人群主动让开了一条道。

    马车就停在炼丹工会的人后面。

    所以,从苏九的角度,抬眼就直视马车。

    车帘被人掀翻,搭在车顶上。

    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坐在里面的墨衣男人。

    带刺的眼神,就那么射过来。

    苏九就是不抬头,不看他。

    这也是马车里的温度逐渐降温的原因。

    墨无溟薄唇紧抿成一条线,目光逐渐阴郁,气息也变得更加冰冷。

    满脸都写着不爽,心里却在想“本王的脸不好看吗?她为何不看本王?”

    平生第一次怀疑自己的颜值。

    很快,周围就传来了惊叹声,打消了他的疑虑。

    “哇!这是什么神仙下凡?”

    “啊啊,我要晕了,北部还有如此容貌的男子吗?”

    “不止是好看,主要是很男人啊!”

    就连司徒傲霜也惊呆了。

    这是他见过比花哥哥还要俊美的男子。

    墨无溟的容貌,区别于苏九的女相。

    他斜着身子,倚在矮桌边。

    黑眸深邃,眉如墨泼,鼻梁挺直,薄唇线条深邃,下颚线条收的凌厉。

    锋利又充满了威严,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听见这些欢呼声,墨无溟并没有开心多少,眼神反而冷了几分。

    因为苏九并没有看他!

    他很生气!

    青颜一弯腰,准备也下车。

    祁绍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他胳膊。

    双腿还锁住了他一条腿。

    青颜:……什么仇什么怨?

    祁绍:出来混都是要还的!

    青颜:……

    苏九估摸着时间,才懒懒地抬起头:“我的规矩给了,你们自己安排先后顺序吧。”

    灌入元气的声音,很快就把众人丢掉的魂又拽回来了。

    两人四目相对。

    墨无溟眼底的薄冰瞬间融化,朝着她勾了勾嘴角。

    尽管弧度很小,却是在讨好。

    苏九看见了,傲娇的扭头,看向一边。

    墨无溟抿着唇,心里一万个为什么。

    他都差点自焚了,为什么她还在生气?

    到现在他还在疼,为什么她还在生气?

    青颜和祁绍往后缩了缩,贴着马车,生怕成为炮灰。

    林大师收回视线,没敢再把问题抛给司徒泽。

    他思忖着,即便对方是五品后期,在赌丹上面也不过是个新手。

    明枪易挡暗箭难防!

    他能玩的过他们?

    呵,绝对不可能!

    是以,有何不可的呢?

    林大师自信满满的抬头:“你想自取其辱,我当然要成全你了!”他转头,扫了一眼炼丹师们:“你们谁想先去,杀杀他的威风!”

    炼丹工会的五品后期,年轻一辈几乎没有,年龄大的又像是欺负人。

    最终,出来一个四十岁,长相比较年轻的,走上擂台:“萧石,请赐教!”

    苏九没看他,态度可谓是嚣张加恶劣。

    围观群众对他的印象,可谓是极差了。

    按照年龄来讲,他是小辈,对长辈无礼。

    按照炼丹来讲,他是晚辈,对前辈无礼。

    炼丹协会的人,懵逼树上懵逼果,懵逼树下你和我。

    到现在脑子都是糊的!

    祁绍是五品后期品阶的事情,这简直是——丧心病狂!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