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我单挑战你们所有人

    ——你都在哭了,还叫没干嘛?

    陈君笙想不通,也没有往别的方向想。

    挠着头:“我们先去找李长老吧?”

    卓洛点着头,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

    两人离开没多久,苏九就出来了。

    神采飞扬,笑眯眯得。

    大概是干了什么缺德事。

    *

    炼丹协会上下,气氛不是一般的紧张。

    此次赌丹的场地,就在之前炼丹工会被泼猪屎的地方。

    炼丹协会搭了一个临时的擂台。

    赌丹还未开始,擂台下面便已经围满了人。

    炼丹工会的人,站在前面,正在商议此次赌丹谁上场。

    司徒泽和司徒傲霜也在后面站着。

    两人看上去就跟旁观者一样,并没有参与进讨论。

    在场外来的人很多,都是奔着看热闹来的。

    “大哥,赌丹结束我们就要走了吗?”

    司徒泽看了她一眼:“看来你是挺喜欢京城来的那个朋友了。”

    司徒傲霜噘着嘴,“我喜欢有何用,这几日都没见到他,说好了来约我游玩,他也没来。”

    司徒泽略作沉吟,皱眉:“你说你是在炼丹协会的门口遇到他的?”

    司徒傲霜点头,指着前面,骄傲的:“就在那边,他是专门为了我追来北部。”

    司徒泽面色微沉,犀利的问:“若是为了你才来北部的,为何这几日美来找你?”

    司徒傲霜愣了一下:“他,他可能有事……”

    司徒泽抿唇不语,朝着后面的护卫抬手。

    不等他开口,前方传来一道叫声。

    “快看!祁绍出来了!”

    少年身着白衣,眉眼极美,殷红的唇好似点了胭脂,微微翘着。

    陈君笙瞥了他一眼,又吓得收回视线。

    有点心理阴影,生怕自己也看上他了。

    毕竟众人男女通吃啊!

    旁边的卓洛就不一样了,他先是确定苏九身边没人,就快走两步,站在了他身侧:“你起来了。”

    脸上扬着笑,带着几分讨好。

    嘶……这卓洛不会是对苏九有意思吧?

    陈君笙吸了一口冷气,脸色也变了。

    抱着胳膊,靠着门,好像他们有毒一样。

    苏九跟平常一样,朝着卓洛淡淡的点头,“怎么没看见李长老?”

    卓洛一愣:“师父刚刚去找你了,你没遇到?”

    苏九摇头:“你确定是去找我了?

    “我去找找!”

    陈君笙举手说完,一溜烟的就跑了。

    苏九没吱声,抬眼看向人群,皱眉:“乔长老呢?”

    “你赌丹我当然不能缺席了。”

    乔长老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苏九扭头,视线在他身后看了看:“付师兄呢?”

    乔长老笑吟吟的:“伤还没好,在躺着呢。”

    “哦,那是得多休息。”

    苏九漫不经心的收回视线,余光扫向北道主。

    北道主弯腰靠近,苏九撑开折扇,低语了两句。

    少倾,北道主便又站直了身子,后退了两步。

    少年收起折扇,在手心里敲了敲。

    柔和的目光,看向司徒傲霜。

    面若桃花,浅笑带情。

    放荡不羁的模样,看呆的又岂止是司徒傲霜。

    就连司徒泽心头也是微微一荡,掀起了波澜。

    “他就是你京城的朋友?”

    司徒傲霜咬着下唇,“嗯。”

    司徒泽眼梢微敛,把心里的悸动压了下去。

    他走到林大师身边,“赌丹必须赢,只要他不死,变成傻子也无所谓。”

    苏九眼底浮起玩味,看向司徒傲霜的眼神也更加的深情。

    她迈脚,直接往擂台走去。

    “来了来了,祁绍来了!”

    “什么情况?要开始赌丹了吗?草,别挤我啊!”

    “往后退往后退,再往前挤擂台要塌了。”

    炼丹协会的弟子,围着擂台下面,拉了一个护栏,不允许他们靠的太近。

    为了让‘祁绍’不被人暗算,他们也是费了心思了。

    苏九径直的走到擂台边缘,单膝蹲下:“司徒小姐,几日不见,你越发美丽动人了,若是今日在下赢了,不知可否约你游玩?”

    炼丹工会的人:“……”什么情况?他们认识?

    得知对方是祁绍,司徒傲霜躲还来不及。

    她沉着脸,没有应声。

    苏九也不着急,目光扫向司徒泽:“这位就是我的大舅子吧?”

    司徒傲霜脸色一变:“你胡说什么!”

    尽管她呵斥的声音很大,也大不过苏九嘴里恶意喊出的大舅子。

    在场所有人,全部都听得清清楚楚。

    炼丹工会的炼丹师们,瞪大双眼。

    震惊之色,无以言表。

    林大师回过神,便追问:“你认识祁绍,你为何不说?”

    又急又冲的。

    司徒泽警告的眼神扫过去,成功让林大师闭了嘴。

    他抬眼,狭长的双眸含着一丝笑:“原来阁下就是祁绍?”

    苏九垂着眼睑,拱手:“司徒少爷,久仰大名。听说你跟我们炼丹协会的付师兄齐名,我很佩服。”

    在这北部,他与付文松,齐名并价。

    即便是奉承的词,司徒泽也承的起。

    他笑着问:“今日赌丹的规则,你可想好了?”

    苏九点头:“这是自然。”

    她之所以下邀帖,就是因为赌丹的规则由下帖方定。

    林大师冷哼了一声:“你要想好了,赌丹赌丹,赌的可是全身上下的价值。”

    苏九勾唇一笑,“我身上可是价值不菲,若是你能赢得去,保你下半辈子无忧。”

    炼丹工会的人,一脸不屑的:“真是大言不惭!还是先把规则说清楚吧,赌丹一般是三场定输赢,你不要死得太早!”

    苏九抬眼,视线扫过炼丹工会的众人,笑的人畜无害的。

    “我单挑战你们所有人,到你们跪下认输为止。”

    用最温柔的声音,说出最嚣张狂妄的话。

    别说是炼丹工会的人了,炼丹协会的人都懵逼了。

    围观的众人,直接一个草字骂出来。

    “我总算相信了,这根本就是找死的愣头青!”

    “狗屁的英雄出少年,他以为他是谁啊?品阶有多高?还想单挑炼丹工会所有人?”

    “炼丹协会没人了,快点叫日付文松出来吧!我们不想看傻逼找死!”

    骂声一片。

    唯有当事人苏九,浅笑嫣然,仿若未闻。

    四目相对。

    林大师感觉不到对方的害怕,反而是自己渐渐地浮起一头冷汗。

    他攥着拳头,指甲陷入掌心保持冷静:“想让我们炼丹工会的人下跪,你简直是痴人说梦!”

    苏九微笑脸:“试试啊。”

    试试啊。

    多么轻松的一句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