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冥王作妖记

    墨无溟:“你跟他什么关系?”

    苏九侧目:“谁?卓洛师兄?”

    墨无溟:“名字倒记得很清楚,本王记得当初你可是对本王一口一句王爷的呢。”

    听见这酸溜溜的语气,苏九终于反应过来,却只是淡淡的解释:“我和卓师兄都是男人,你别误会。”

    这句话还不如不解释!

    毕竟墨无溟的前车之鉴告诉他,哪怕苏九真是男人,也是不安全的!

    头顶乌云密布,眼底电闪雷鸣。

    苏九却脱了鞋子,自觉的爬上床,随手把外面的衣服脱了。

    墨无溟:“……还没谈完呢!”

    苏九掀开被子,钻进去:“睡觉了。”

    墨无溟:“……你把衣服穿上。”

    苏九半阖着眼皮,拍了拍床,示意他进被窝。

    墨无溟:“……”以后再谈吧。

    脱鞋子,进被窝,一把将苏九搂进怀里。

    下巴搭在她头顶,轻轻地蹭了蹭,唇角缓缓地勾起来。

    得亏苏九不知真相,不然绝对会爬起来……

    ……吃了他!

    两人压根不在一个频道。

    房间里,静悄悄的。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低哑的声音缓缓地响起来:“你上次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苏九嘤唔了声,往他怀中钻了钻。

    靠在他怀里,一向浅眠的她,不自觉的放松警惕的休息。

    几日的困意,倦怠,都袭来了。

    墨无溟虽然不忍心打扰她,但是必须得心狠手辣一点。

    他猛地往后一缩,捏住她的下巴:“你上次说准备喜欢本王的话,还算不算数?”

    苏九半眯着眼睛,眼角泛着泪花。

    “算数……算数……唔,睡觉吧!”

    苏九闭着眼睛,去够他的腰。

    墨无溟狠心抵住她,不给她碰:“下次还关门跟男人共处一室吗?”

    苏九半撑着眼睛,摇头:“……不关!绝对不关!”

    她双手挠啊挠,用力搂住他的腰。

    仿佛是上了锁。

    墨无溟唇角勾起满意地笑,总算作罢了。

    只是他这手,就不见得老实了。

    翌日,便是赌丹之日。

    房门是被陈君笙推开的:“祁绍,你今天要赌丹啊,你怎么还不起床啊?”

    卓洛跟在他身后,眼神有些闪烁:“我们,这样不好……还是出去吧。”

    陈君笙拧眉:“这样不好,总比他赌丹迟到好吧?”

    边说,边往床边走。

    苏九衣衫凌乱,半边肩膀光洁的露出来,毫无形象的趴在男人的胸膛上。

    脸朝着外面,殷红的嘴唇,微微翕动。

    似乎是姿势不舒服,她难受的蹭了蹭。

    陈君笙张着嘴,目瞪口呆。

    我滴乖乖!

    这是什么虎狼画面?

    这时,一只手轻轻抚着少年的头发,缓缓地坐了起来。

    陈君笙的视线跟着移动。

    那是一双充满力量的双臂,线条分明。

    而拥有这双手臂的主人,双眸寒冽如冰的看着他:“看够了吗?”

    嘶哑而冷酷的声音。

    就像是一盆冷水,把陈君笙给激醒了。

    “你,你……你是谁?”

    墨无溟没理他,冷漠的视线越过他,看向跟进来的卓洛,缓缓地掀起唇角:“我们昨晚见过。”

    卓洛手脚冰凉,往后退了两步,慌乱的低下头:“嗯。”

    陈君笙扭头:“你们昨晚见过,那他怎么……”

    他指着床上,荒唐的画面,凌乱了。

    墨无溟倒是放得开,赤着上身,故意把苏九抱住,坐起来,

    苏九半个后背在外面,靠在他怀里。

    这么折腾都没醒,想想也是墨无溟动了手脚。

    偏偏他厚着脸皮,侧目:“他昨晚累着了。”

    陈君笙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卧靠!这他娘的是哪出戏?

    就在他震惊的无以复加之际。

    旁边的卓洛则低着头,坦然接受的同时,还提醒:“你不应该这样,今日赌丹很危险的。”

    ——卧槽?

    陈君笙扭头看着他。

    你他娘的怎么能这么淡定的?

    墨无溟低垂下眼睛,薄唇在她额角落下,淡淡地:“房中乐趣,控制不住。”

    陈君笙一把捂住嘴。

    生怕自己突然来个土拨鼠的尖叫。

    卓洛绞着手指,偷偷看着墨无溟的脸,带着一丝丝的嫉妒和艳羡。

    对话的声音,影影绰绰。

    苏九皱起眉头,眉心松动。

    这是要醒的预兆。

    搞完事的墨无溟,把苏九放回床上,把她身上松散里衣拉回原位。

    他歪着身子,靠在她的耳边:“快点醒醒,有人来了。”

    温热的呼吸,有些痒痒的。

    苏九长睫轻颤,吃力的睁开眼睛。

    看见墨无溟放大的俊脸,有些奇怪:“嗯……你怎么还没走?”

    墨无溟翘起一边嘴角,神情中隐藏着很多得意。

    苏九并未看见,伸着懒腰,坐了起来。

    墨无溟仰着头,缩进了被窝里面。

    苏九本想问他又作什么妖,结果一扭头就看见床边站着俩人。

    苏九:“……”

    卓洛:“……”

    陈君笙:“……”

    三人大眼瞪小眼。

    苏九也不是傻子,这两人的反应也不像是刚进来的。

    她没有隐瞒的打算,刚想开口——

    被窝里的人,突然伸手,掐住她的腰。

    苏九低头,不明所以:“干嘛?”

    陈君笙和卓洛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

    宽大的被子,突然鼓起来,尤其是苏九的腰间,很明显有人趴在他腿上了。

    也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脑袋故意动了两下。

    卓洛:“……”

    陈君笙:“……”

    这个姿势很难不让人想歪!

    还是走吧。

    苏九起初没反应过来,等看见陈君笙和卓洛转身,她才猛地抬手:“别误会——!”

    咯吱!

    房门已经被关上了。

    两人动作整齐一致。

    “……”

    苏九一把掀开被子,掐住墨无溟的脖子:“你还我的清白!!”

    墨无溟目标达到,仰着脖子,还挺享受的:“本王脖子有些疼,多摁两下。”

    曹尼玛——!

    苏九趴在他肩膀就啃了一口。

    咬死你个王八蛋!

    墨无溟挑起一边眉毛:“留下痕迹,更有信服力了。”

    “……”

    苏九的牙突然就僵了。

    呵,威胁我!

    *

    陈君笙和卓洛,并没有跑太远。

    陈君笙红着脸,耳后根都要滴血了:“他们刚刚是在那个吧?”

    卓洛咬着唇,并不想承认:“可能是看花眼了。”

    陈君笙扭头:“看花眼你跑那么快?”

    卓洛低着头,不吭声,眼圈渐渐红了。

    陈君笙吓了一跳:“你干嘛?”

    卓洛吸了吸鼻子,摇头:“没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