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本王来找你睡觉

    陈君笙绞尽脑汁:“你跟王上是什么关系?”

    这问题就刁钻了。

    苏九从来没想过。

    她抚着下巴,沉吟的:“应该算是信任关系。”

    虽然不想承认,她确实很信任他。

    能让一个杀手信任的人,被他知道了,估计会好好得意一番吧。

    只可惜,在场三人听不见她内心的想法,并且一直误认为,王上信任他。

    已经下了决定,陈君笙就回房收拾东西了。

    等到陈君笙出来的时候,陈艳艳已经离开了。

    陈君笙什么都没问,只是把后面刚做好的酱牛肉装了起来。

    三人从后面离开了。

    *

    仅仅三日时间,祁绍的大名在北部传开了。

    各种关于祁绍的传言四起,有人说他年纪轻轻不知死活,有人说他年轻气盛,胆大包天。

    总之,在北部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得知消息的三方道主,立刻把消息汇报给王上了。

    天色已暗。

    墨无溟背着双手,立于某部落的后方的树丛,微微昂首,凝视着空中狭小的空隙。

    西道主:“王上,此事有些蹊跷啊,祁绍就在咱们部落,为防万一,他甚至不曾出去过。”

    东道主:“会不会是颜花犯的设定局呢?”

    南道主赞同的点头。

    这几日,三人都知道了祁绍的来头,主要还是他们调查苏九的过程中知道的。

    包括祁老会长失踪的事情。

    了解到苏九的那些事,他们也并没有高看苏九多少。

    先入为主最致命,在他们心底,他就是一个遇到危险只会求救的弱鸡!

    那些成就,谁知道是不是靠王上得来的。

    墨无溟薄唇轻抿,冷冰冰地岔开话题:“上次让你们找的人找了吗?”

    三方道主对视一眼,纷纷摇头。

    “那些人虽然被我们误导了,但是他们速度极快,咱们的人还是跟丢了。”

    “不过,根据其他部落传来的消息,他们很可能去了京城。”

    “……”还是去了京城。

    墨无溟长睫低垂,瞳孔之中闪烁着热烈的红色,薄唇抿成一条冷硬的弧度。

    突然的安静,仿佛预示着事情的不平凡。

    三方道主不明所以,却也没敢追问。

    只是道:“王上,此次炼丹协会的热闹,我等是否要去?”

    墨无溟紧蹙的眉头忽地松开,他侧目,眼梢往上挑:“去安排,本王也想看看颜花犯有何目的。”

    这边刚说完,另一边就开始准备了。

    祁绍听见自己名声远扬的时候,内心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为什么又是我!”

    青颜斜眼,贱兮兮的:“出名了还不开心?”

    祁绍差点自闭:“又不是用你的名字,你当然开心!”

    青颜撇了撇嘴:“你这话说的,九爷要是用我的名字,那是我的荣幸!”

    flag就这么立下了。

    祁绍翻了两个白眼,不想跟他说话。

    刚准备转身去画圈圈的时候,猛地想起一件事:“不对!之前有人送信给我叫我来北部,九哥用我的名字发布消息,他不会有危险吗?”

    青颜扬了扬眉:“你就算不相信北道主,也该相信九爷吧?”

    “话是这么说,可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你觉得的九爷会是明抢吗?”

    “绝对不是!”

    祁绍:“……”

    青颜:“……”

    *

    炼丹协会。

    自从邀帖送出去之后,整个炼丹协会陷入了低沉之中。

    弟子们恨不得跟在苏九身后,日以继夜的给他讲解赌丹的事情。

    就连单独炼丹房的炼丹师,也是难得腾出时间,给他上课。

    在如此紧张的气氛之下,赌丹的主人公‘祁绍’似乎并没有感到任何紧张,甚至还打着哈欠想睡觉。

    这几日苏九白天没时间睡觉,一直在听他们讲解精神力攻击一事。

    一群人围着他的药鼎,金色的精神力根本没法明目张胆的用。

    有两次,抹额都差点被人拽掉了。

    盛情难却啊。

    他要是说句重话,都有人能哭出来。

    搞的他自己都以为自己得绝症,要死了呢。

    眼下,苏九正头疼的看着对面的卓洛,他低着头,悲伤着呢。

    “祁绍,你年纪还小,你太冲动了。你要是脑子坏了,我还能照顾你,你要死了怎么办?”

    这话把苏九都听笑了。

    她也确实笑了:“你放心,我命长的很,七老八十不是问题。”

    卓洛瘪嘴,脸上酒窝很深,发红的眼圈,楚楚可怜的。

    一个男人这幅表情,一般人可接受不了。

    苏九倒是坦然,拍着他肩膀,把他当孩子哄:“你放心,我肯定不会有事——”

    砰!

    房门被人一脚开。

    苏九低着头,侧歪着,手轻轻的拍着卓洛的肩膀,正在安抚他。

    突然的动静,让她抬眼望去。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犹如一座冰山降临,他眯起眼睛,冷睨着房间里的两人。

    以他的角度来看,就像是苏九歪头去亲人家一样。

    他冷着脸,牙缝挤出三个字:“真温馨。”

    冰冷的气息,缓缓地溢开。

    苏九并没有意识到危险,手指还搭在卓洛的肩上,挑着眉,问:“你怎么来了?”

    本王再不来你想把人推上床吗?

    墨无溟抿着唇,压下心底的酸味,径直的走到床边坐下:“本王来找你睡觉。”

    他咬着字,像是故意在说给卓洛听。

    果然,卓洛慌张的起身,往后退了两步,凝视着苏九两秒,又快速低下头。

    又黑又亮的眼睛,蓄满了一层雾气。

    他捏着袖口,惊慌失措的往门外跑去。

    苏九的手还是搭着卓洛肩膀的姿势,瞥见快速吓跑的卓洛,手在半空挥了挥:“啧,你吓到卓师兄了。”

    墨无溟眼神冷冽,语气更冷:“真巧,本王也吓到了。”

    “嗯?”苏九眨了眨眼,仍然没反应过来,缓步靠近,还挺认真的:“谁能吓到你?”

    墨无溟冷峻的脸上划下几道黑线:“普天之下,能让本王吓到的人,除了你还有谁?”

    苏九呆愣了两秒。

    不经意间的情话,实在是遭不住啊!

    她摸着鼻子,不自在的移开视线:“我在炼丹协会好好地,能吓到你什么?”

    墨无溟薄唇抿得更紧了,他觉得有必要跟这个女人摊牌,让她好好正视自己的身份!

    “我们谈谈。”

    “你说。”

    苏九一甩袖,把房门关上,在他身边坐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