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允许你问三个问题

    苏九已经和北道主先一步离开,往对面的饭馆走去。

    炼丹工会外面门庭若市,纷纷扰的人特别多。

    司徒傲霜和两个护卫自然想不到苏九身上去。

    司徒傲霜不悦的瞪着林大师:“你这是什么口气跟我说话?我是你们炼丹工会的奴才吗?”

    林大师微微一愣:“司徒小姐,我不是那个意思……”

    “哼!”司徒傲霜向来蛮横无理,岂会听他解释,沉着脸,就离开了。

    两个护卫跟在后面离开。

    等到林大师出来的时候,苏九进了饭馆。

    饭馆里正在准备关门。

    苏九进去的时候,陈君笙愣住了。

    陈艳艳刚刚回来,把看见祁绍跟司徒傲霜是旧识的事情告诉他。

    这前脚后脚之间——

    陈君笙手里拎着凳子,“呵呵呵,小兄弟你怎么来了?”

    尽管他表现的很冷静,却还是难掩一丝紧张。

    北道主直接把门关上了。

    陈艳艳听见动静出来,顿时一愣:“你……”

    苏九朝着她点头,走过去坐下,左脚搭在右腿上,手指搭在桌上。

    一贯的大佬坐姿,单刀直入的:“想必两位对在下的来历应该很清楚了。”

    笃定的语气。

    陈艳艳走过来,自然的把陈君笙护在身后:“这位公子,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苏九略微扬眉,指尖在桌面敲着节拍,不急不缓的:“陈姐姐,你不会真以为我喜欢司徒傲霜吧?”

    一箭正中红心。

    陈艳艳眉心跳了跳,“你喜欢不喜欢司徒傲霜与我何干?不感兴趣!”

    苏九垂眸轻笑:“陈姐姐没有问司徒傲霜是谁,想来是很清楚对方是谁了。”

    陈艳艳忽然皱眉,感觉自己被套话了,有些不开心。

    陈君笙听出一些矛头:“听你这话,你也知道她是谁了?那你干嘛还跟她在一起?”

    又急又冲的质问。

    苏九抬眼,目光清冷:“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有些事不知道做起来更方便。”

    陈艳艳心下微动,“什么事?”

    苏九微笑着:“我可以告诉你们一切,前提是你们为何认识祁绍。”

    陈艳艳面容一僵:“你不是祁绍?”

    苏九笑而不语。

    陈艳艳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陈君笙也是脸色惨白:“你不是祁绍你是谁?”

    他冲上前,就把陈艳艳护住了。

    看见他们两人的反应,苏九终于确定,他们是友非敌了。

    她淡淡地:“我是祁绍的朋友。”

    姐弟俩并没有放松警惕。

    苏九从怀里掏出了当初祁老会长交给他的东西:“这是佣兵工会骨牌,你们不可能不认识吧?”

    陈君笙不认识,但是陈艳艳认识。

    她面露惊疑之色,拉着陈君笙跪地:“属下北部佣兵工会前领主的侄女陈艳艳!”

    苏九瞥了眼手里的小东西,调侃:“你也不怕是假的?”

    “会长的骨牌可以牵动所有分会的令牌。”陈艳艳从怀里拎出一个正在颤抖的小牌子:“公子请看!”

    苏九略微扬眉,倒也不纠结于这个。

    “你们起来吧,我想知道佣兵工会发生的所有事情。”

    提及这个,陈艳艳眼圈有些发红。

    佣兵工会在北部的还算水到渠成,主要是雇佣兵很多,很少有人会自找麻烦。

    但是在几个月前,逐渐开始有人暗中谋划,勾结外贼,设计诡计,最终谋害了祁老会长。

    包括陈家在内的十七口,祁老会长其他的亲信,也是一夜之间被灭。

    “我暗中了解到的消息,沈清泉已经有了谋划,并且已经跟炼丹工会达成一致的想法,他们在试图吞掌控半个北部。”

    提到正事,陈艳艳神情严峻,颇有气势。

    陈君笙好笑的看着她,之前还不让他管,实际上她比谁都关心!

    苏九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也许陈艳艳能成为祁绍的得力助手。

    “沈清泉……看来这次事情玩的挺大,牵扯到半个北部呢。”

    北道主默默地看了他一眼。

    为什么感觉他有点看戏不嫌事大的感觉?

    苏九手支下巴,眉眼染笑:“想不想报仇?”

    想,做梦都想!

    可是陈艳艳觉得他这人不靠谱。

    就连神经大条的陈君笙也这么觉得。

    他这句‘想不想报仇?’就好像是在说‘想不想搞事?’一样。

    令人瘆得慌。

    北道主不由往后退了两步。

    综合这几天的观察,这人绝对是个惹事桶。

    苏九咂嘴:“问你们话呢。”

    陈君笙:“……想啊。”

    苏九拍着桌子起身:“那成,你们把这里收拾收拾,我有更重要的事情交给陈姐姐办。”

    陈艳艳有些迟疑:“我们……”

    陈君笙打断了她:“姐,你安心去办事情,我找个地方藏起来就好了。”

    苏九斜眼:“藏起来作甚?跟我去炼丹协会。”

    陈君笙:“那不行,会连累你的。”

    苏九懒得解释,干脆把北道主推出来了。

    北道主身材高大,威风凛凛,就只有苏九没把他当成一回事了。

    陈君笙吓得往后退了两步:“你,你干嘛?”

    身为道主的傲气,那是绝对要有的。

    他歪着脖子,别扭的拱了拱手:“王上座下,北方道主。”

    陈君笙的惧意,瞬间就被笑意替代了:“噗哈哈哈……你是王上座下的北方道主,你可真唬人!”

    陈艳艳经常跟着长辈长见识,就算没有见过,也听过对方的威风事迹,以及外貌形容。

    上下打量着北道主,有很多地方都和她的认知重合了。

    心惊之际,一脚踹在陈君笙的后腿上。

    陈君笙直接跪在了地上:“姐……”

    陈艳艳:“闭嘴,还不给北道主道歉!”

    北道主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小姑娘眼力劲儿不错啊。

    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认出来。

    他摆着手:“没事儿,我不跟他计较。”

    陈君笙目瞪口呆的。

    北道主,王上……他真是大魔王的北道主啊!

    “卧靠——!祁绍你认识王上?”

    苏九瞥了他一眼,知道他话唠的属性,“认识,我允许你问三个问题,以后不准再多话。”

    陈君笙瞪着眼睛,激动万分:“你叫什么名字?”

    苏九扬眉:“苏九。”

    “你多大了?”

    “十六岁。”

    “你是……”

    陈艳艳一把捂住陈君笙的嘴:“你不会要问他是男是女吧?”

    “呃……你怎么知道?”

    陈艳艳翻了两个白眼:“你是猪吗?这个问题还要问,换一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