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北道主记账:1笔、2笔~

    “可不是嘛,这小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竟然给炼丹工会送邀帖赌丹!”

    陈艳艳眼神一变,疾走两步:“你刚说什么?”

    老大爷扭头:“我说,炼丹协会的弟子送邀帖给炼丹工会,要求赌丹!”

    “大姐,你还不知道啊?就是昨儿个那个下令倒猪屎的小弟子!”

    “……”

    陈艳艳舔了舔干燥的唇角,她抬眼,看向炼丹协会的位置,垂下的双手握拳。

    她迈脚,刚想往前走,后面传来一道蛮横的声音:“什么破地方,这么小,连个玩的地方都没有!”

    陈艳艳不动声色的往旁边靠了靠。

    很快,司徒傲霜带着两个护卫从她身边走过。

    她问旁边的护卫:“刚刚给炼丹工会送邀帖的炼丹协会就在这里吗?”

    护卫点头:“小姐,少爷说了,让您别惹事……”

    啪——

    司徒傲霜甩手就是一巴掌落在护卫脸上:“我想做什么,轮得到你来管吗?”

    护卫低下头,没敢吭声。

    另一个护卫拧着眉:“少爷吩咐的事情,就算小姐打死我们,我们也得照办!”

    司徒傲霜瞪了他一眼,“我只是问问,又没过去,轮得到你——”

    啪!

    护卫自己往脸上甩了一巴掌:“小姐息怒。”

    “……”

    司徒傲霜举起的手,攥成拳头,扭头哼了一声。

    即便两个护卫劝阻,司徒傲霜还是往里面走去。

    嚣张蛮横的小美女,引得部落人群不停的张望。

    陈艳艳不急不缓地跟在后面,时不时地询问小贩价钱。

    自然地就像是部落里的人,完全看不出是跟着他们的。

    司徒傲霜虽然不认识路,但是炼丹协会挂着牌子,多走两圈,她也看见了。

    巧了,苏九带着北道主刚出门。

    迎面,四目相对。

    苏九:“……”

    司徒傲霜:“……”

    就在苏九以为身份要穿帮的时候——

    司徒傲霜指着他,大喊:“你这个骗子怎么会在北部!”

    那三兄弟居然没把自己的事告诉她?

    苏九实感诧异,面上不显,递给她一个騒气的媚眼:“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司徒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司徒傲霜的脸突然爆红,是气的!

    “你这个宵小之徒,还敢轻薄与我?”

    苏九剑眉一皱,谎话随口就来:“你这是何话?为了见你,我可是攀山越岭,受了不少罪,好不容易才来北部的。”

    双眸含情,语气哀怨。

    说的跟真的似得。

    司徒傲霜坚定的愤怒,在对方那张过于好看的脸蛋上,败下阵来。

    “你说真的?”

    苏九垂下长睫,自艾自怜的:“我对司徒小姐一见钟情,可是你突然从京城消失,我只好来北部寻你,可是怎么都找不到你。”

    好看的人有特权,这是个亘古不变的事实。

    这番深情告白,司徒傲霜顿时芳心乱动,都忘了他当初是怎么骗她钱的了。

    她抿唇:“我在东边,这里是西边,你当然找不到我了。”

    苏九了然点头:“原来如此。”

    司徒傲霜扬起下巴:“你来炼丹协会作甚?”

    苏九面不改色:“相思成疾,需要丹药克制。”

    司徒傲霜脸颊绯红,手指捏着披风,嘴角抿着笑。

    享受着来自他人的爱慕。

    两人对望相笑。

    画面瞬间变的暧昧起来。

    北道主觉得眼前一片绿油油的颜色。

    绷着脸,“公子,咱们还有正事要办!”

    苏九摆手:“我正事就是找司徒小姐,现在已经找到了。”

    司徒傲霜低眉浅笑,欲拒还迎:“别胡说,我都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呢。”

    苏九勾唇,情话张口就来:“情郎如何?”

    北道主:“……”

    记账:公年XXX日,苏九撩拨女子,与女子调情,1笔。

    陈艳艳侧身站在卖布的摊位边,手里捏着一块布,眼神很冷。

    亏他们还担心他会出什么事,结果他倒好,跟仇人的妹妹搞上了。

    既然如此,她也没必要多管闲事了。

    陈艳艳没再久留,随便买了一块布,转身走了。

    彼时,司徒傲霜身后的两个护卫低声提醒:“小姐,出来有一会了,该回去了。”

    司徒傲霜下意识扬手,却在瞥见苏九的刹那,又顿住了,用胳膊抵了护卫一下。

    温柔的:“我跟这位公子在京城便相识了,你们不必担忧。”

    护卫有些诧异,能让小姐如此收敛的人,也就只有颜少主了。

    两人不由抬眸,多看了两眼跟自家小姐说话的白衣少年。

    只看一眼,两人就断定了,这少年是个花心大萝卜!仗着自己长的好看,到处招惹桃花的主!

    “小姐的朋友,属下自然不能多嘴,只是少爷说……”

    司徒傲霜竖着眉,扭头瞪了护卫一眼。

    非要在这种时候扫兴吗!

    护卫眼神闪烁:“若是这位公子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们回去做客啊。”

    司徒傲霜当即不客气的邀请:“不知傲霜是否有这么面子?”

    苏九瞥了眼人群中眼熟的背影,略作迟疑:“做客就不必了,如果司徒小姐给面子,在下倒是想送司徒小姐回去。”

    前一句话,司徒傲霜脸上的笑容险些没挂住。

    毕竟她亲自开口,对方不同意岂不是驳了她的面子。

    眼下对方虽拒绝,却要送她回家,想必是为了留下好印象。

    经过一番脑补。

    司徒傲霜对这个爱慕者,更加深信不疑了。

    北道主跟在后面:“……”

    记账:公年XXX日,苏九主动送女子回家,与女子调情,2笔。

    并不知道北道主内心记账本的苏九,一路上都在跟司徒傲霜聊天。

    单手负背,姿态优雅。

    若是北道主细看的话,绝对看得出来,这一举一动,根本就是学的墨无溟。

    两个部落相连,路途并不远。

    送人送到炼丹工会的门口,苏九止步。

    尽管司徒傲霜并不想这么结束,还是只能挥手进炼丹工会。

    苏九目送他进去,倒是看见有人迎了出来。

    还是个熟脸。

    她呲着牙,冲着大门里的人笑了笑。

    林大师是来迎司徒傲霜的,刚准备嘘寒问暖,就瞥见这一抹的刺眼笑容。

    刹那间,眼前出现满天撒猪屎的画面。

    那些消失的猪屎味都充满了鼻息间。

    他使劲甩头,指着门口怒道:“他怎么会来这?”

    司徒傲霜和两个护卫转身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