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把脖子洗干净,等着

    牛长老翻白眼:“祁绍跟付文松结仇,他想推出祁绍,不正常吗?”

    “不是……我总感觉有点奇怪。”

    “大家都是炼丹协会的人,他还能把祁绍杀了不成?”

    李长老低头:“希望是这样吧。”

    “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牛长老跺着脚,拍着手:“是祁绍去赌丹啊!那不跟送死一样吗?你为何要答应?”

    李长老何尝不担心。

    只是苏九身份特殊,他隐约感觉到对方这次来北部的目的不是那么简单。

    牛长老见他不语,有些生气:“这次赌丹,就算暗中做手脚,我也不能让祁绍出事!”

    李长老面露讶异:“你为何对祁绍如此关心?”

    牛长老哼了声:“爱才之心人皆有之,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我要收祁绍为徒!”

    李长老:“……”

    想的还挺美的。

    他也没打击牛长老,毕竟想收苏九为徒的老头子可太多了!

    *

    翌日。

    李长老便让人把邀约送去炼丹工会了。

    炼丹协会的人收到邀约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以林大师为首的一群炼丹师,围坐在桌前,盯着桌上的邀帖。

    “这半个月以来,他们就跟缩头乌龟一样,一个人都没应约,今日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看他们是疯了!居然敢对炼丹工会发出邀帖,简直是找死!”

    经过猪屎的残害,林大师身上的气息十分阴沉,尤其是看见邀帖上炼丹协会四个字眼,就仿佛嘴里还有那个令人作呕的味道。

    他铁青着脸,拿起邀帖拆开。

    一秒、两秒、三秒……

    砰!

    林大师一掌拍在桌上,目眦尽裂:“岂有此理!”

    众人面面相觑。

    看个邀帖,能气成这个样子?

    一个女炼丹师拿起邀帖,垂眸一看,倏地起身:“太嚣张了!”

    众人低头,邀帖摊在桌上。

    内容:

    老子要挑战你们,把脖子洗干净,等着。

    时间:五日后。

    挑战人:祁绍。

    内容很简单,但狂妄至极!

    唰的一下。

    几个炼丹师全部站起来,个个脸色铁青。

    “又是这个叫祁绍的弟子!这次赌丹我一定要搞死他!”

    “不行!我要折磨死他,把他变成傻子!”

    憎恨的讨论,仿佛‘祁绍’已经沦为盘中餐,随意宰割。

    “林大师,找到祁绍了?”

    低沉的声音带着威严。

    林大师抬头,入眼是男人深邃而立体的五官,身高体阔,典型的北部人容貌。

    “司徒少爷,祁绍就在炼丹协会!”

    司徒泽走过来,一撩袍子,坐下,直奔主题:“祁绍是沈首领要的,必须要把他抓住。”

    抓住,而不是弄死。

    林大师心里那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

    “司徒少爷不知道,此人恶劣至极!”

    司徒泽看了他一眼,冷笑:“昨日之事我已知晓,本以为祁绍是个不足为惧的小角色,没想到城府颇深。”

    林大师冷嗤:“嘁,不过是些小聪明罢了!”

    司徒泽眼神晦暗不明:“小聪明能牵制住炼丹工会的步伐?”

    林大师心头一哽。

    司徒泽手指在桌面敲了两下,语气锐利地的拆穿他:“昨日之事已经给了炼丹工会足够的借口踏平炼丹协会,但这个节骨眼他们却主动送邀帖,并且广布消息。据我所知,附近的部落已经全部知晓此事,不出三日,消息必将遍布整个北部。”

    林大师皱着眉:“不论如何,五日后的赌丹,祁绍他不是还得到场吗?”

    司徒泽绷着脸:“据可靠消息,京城已经派人过来了,五日时间,足够他们到了。”

    林大师不以为然:“在北部赌丹,我们还没有怕过谁!”

    司徒泽冷幽幽地视线扫过去,成功叫他低下头。

    停滞了片刻,他冷声警告:“我们的目标是祁绍,佣兵工会就只差最后一步,等到掌握祁绍之后,炼丹协会就是你们的囊中之物!莫要因小失大!”

    林大师颔首:“司徒少爷说得对。”

    司徒泽摆了摆手:“你且去让人密切监视炼丹协会,确保五日之后上场的必须是祁绍。”

    林大师也不敢含糊,转身就走了。

    彼时,门口从进来一个紫衣女子,俏丽的脸庞,带着蛮横与愤怒,冲进房门就喊道:“大哥!”

    司徒泽瞥了一眼房间里的其他人,很快他们便离开了。

    “怎么了?”

    “我到底何时才能离开这里啊?好无聊!”

    “不是才刚来吗?你怎么一点耐心都没有?”

    “这里的部落又小又无聊,到处都是穷酸的样子!”

    司徒泽倏地拧眉:“别胡说,这里是炼丹师最想要打入的地盘,不论是炼丹工会还是炼丹协会,他们的存在都非同小可。这句话你在我面前说说便罢了,莫要一时使性子,惹了他们不快。”

    司徒傲霜哼了一声,“那你何时带我回家?”

    司徒泽起身,安抚的拍了拍她肩膀:“本来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我们运气好,遇到了沈领主要找的人,只要等到赌丹结束,把祁绍带走就行了。”

    司徒傲霜撇嘴,没再闹腾。

    她带着两个护卫离开了炼丹工会。

    陈君笙正在收碗,瞥见司徒傲霜的刹那,连忙转身,往里面走,冲进厨房。

    陈艳艳刚把围裙脱下来:“等外面的客人都吃完了,你就把店门关了。”

    “姐……我刚刚看见司徒傲霜了!”

    陈艳艳抬眼看着他,“司徒泽在这里,司徒傲霜也在不是很正常吗?”

    “我这不是怕她把你认出来吗?”

    “那只骄傲的孔雀,没有那个眼力劲。”

    陈君笙:“那你小心点!”

    “放心吧,再过一刻钟把炉子上的酱牛肉端下来。”陈艳艳拍着他的肩膀,从后门离开。

    离开后门之后,她身上的气质少了几分轻浮,多了几分凌厉。

    陈艳艳自小跟在爷爷身边,她向往的是男儿的志存高远。

    陈家没有重男轻女之说,大伯对她十分看重,陈老爷子也对她细心培养。

    天赋不错的她,如今不过三十岁,已是三阶元灵,成绩斐然。

    在这样一个病态的北部,陈家遭遇灭顶之灾,陈艳艳完全可以一走了之。

    但她没有被病态同化,她拥有的一切都是陈家给的。

    她与陈家,那是无法割断的血缘和亲情。

    即便冒死,她也要救出陈家唯一的根苗。

    陈艳艳刚走进隔壁部落,就听见三三两两的人群,热烈的讨论着什么。

    她狐疑的靠近——

    “我就知道,炼丹协会要玩一把大的!”

    “啧啧,那弟子是叫祁绍吧?昨天泼屎也是他搞的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