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赌丹,我去

    最终,李长老和牛长老还是给了乔长老台阶,处罚弟子们清理地上的猪屎。

    分明是处罚,但是众弟子们喜笑颜开。

    打水的打水,扫地的扫地。

    男女搭配,和乐融融,说不出的默契。

    旁边的墙角下还在站着一群路人,都是来看戏的。

    人群的后面,一个人望着扫地的苏九,踌躇不决。

    正当他鼓起勇气,迈出一步之际,手臂被人一把攥住,猛地往后拽去。

    人影一晃而过,远离了人群和部落。

    苏九余光后扫,长睫低垂,眸光转深。

    陈君笙……他似乎想来跟‘祁绍’说话?

    莫非这俩人知道祁老会长的事?

    “祁师兄你不要在这里忙了!”一个弟子发现他在扫地,一把将他手里的扫帚夺了过来:“你去旁边看着,保证一会就干干净净的。”

    女弟子们端着水,跟在他们后面冲地。

    众人加快速度,没多久就把地上冲洗完毕了。

    北道主手里拎着扫帚,靠近苏九:“你们在炼丹房发生过什么?他们为何如此对你?”

    苏九朝着他扬了扬眉:“可能是我长的太好看了,比较适合当花瓶摆放着。”

    北道主瞬间语塞。

    他发现跟着他,时刻都有吐血去世的可能性!

    *

    部落出口,两道身影,急匆匆的离开。

    陈艳艳沉着脸,抓着陈君笙的胳膊,手上力气极大。

    陈君笙蔫巴巴的跟着她,连个屁也不敢放。

    直到回到自家饭馆,陈艳艳关上房门,一击响亮的巴掌落在他的脸上。

    陈艳艳情绪爆发了,哭了。

    两人颠沛流离这段时间,陈艳艳坚强的像个男人。

    就算被追杀,她也从没有露怯,哭更没有过。

    陈君笙一下子就慌了:“姐……你别哭啊,我错了,对不起,我混蛋!”

    他朝着脸上甩了两巴掌。

    陈艳艳侧身,擦了擦眼泪:“你是我们陈家最后的根,你要是死了,我下去都没脸见大伯。”

    陈君笙鼻子一酸,挽住她的胳膊:“姐……”

    陈艳艳深吸了一口,平复了下心情:“姐知道你心地善良,不希望祁绍送死,等到明日,姐姐就去炼丹协会给他送信。”

    “姐……”陈君笙眼圈泛红,靠在她胳膊上:“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提到以前的事情了。”

    陈艳艳一把抽出胳膊,斜眼:“滚吧你,这鬼话等百年之后下去跟大伯说吧!”

    画风转变太快,陈君笙眼泪还在睫毛上挂着。

    “耳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哭,没出息。”陈艳艳理了理头发,转身往里走。

    陈君笙擦着眼泪,凝视着她的背影。

    她什么事都放在心里,明明有更伟大的抱负,不甘于现状。

    却还是因为他而忍下来,屈居在这个破地方。

    明明就不是亲姐,只是堂姐而已!

    不行,他一定要想个办法,不能继续拖累她。

    *

    傍晚,天色渐暗。

    苏九从炼丹房出发来以后,就去找李长老了。

    彼时,三个长老正在讨论赌丹的事情。

    下午的事情爽是爽了,问题还是要解决的。

    讨论期间,乔长老全程甩脸子,

    这件事是祁绍搞出来的,他提议把祁绍送到炼丹工会谢罪。

    李长老知道苏九身份,哪里会搭理乔长老的屁话。

    至于牛长老,苏九作为‘祁绍’,他的品阶可能不高,但是丹药的质量,恐怕就是那些经验老道的炼丹师,也未必能炼出的。

    所以,很自然的,他无视了乔长老的话。

    苏九过来的时候,乔长老正在发火,“你们到底什么意思?为了祁绍要放弃文松了?”

    牛长老:“乔长老你这话是何意?我们从未说过放弃付文松啊!这根本就是两码子事!”

    乔长老:“这就是一码事,不处置了祁绍,文松以后如何在弟子当中做人?”

    牛长老:“不是已经处罚全体弟子清理路面了吗?”

    乔长老瞪着牛长老,仿佛在说‘怎么又是你多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静了两秒,他朝着李长老道:“你跟祁绍是熟人,你想要维护他可以,除非赌丹你去!”

    李长老一直没出声,他抬起头,声音很淡:“京城派的人还没来,真到了必须要上的地步,老夫上又如何?只要能替炼丹协会保住一个人才,老夫愿意!”

    牛长老听得很动容,有些感伤的:“实在不行,我去,我无牵无挂的。”

    乔长老被他们两人的话,气的头顶冒烟:“你们两个中邪了吗?为了一个惹是生非的弟子要去赌丹?”

    李长老和牛长老背过身子,没吱声。

    但是那姿态摆明了,懒得理你。

    苏九伸手,在门边敲了敲。

    她的步伐很轻,若是不发出声音,房间里的人还真发现不了。

    李长老抬眼望去:“有事?“

    苏九靠在门边,言简意赅:“赌丹,我去。”

    李长老微微一愣:“什么?你要去应约?”

    苏九懒懒地掀起眼皮,凝视着他:“不是应约,是我祁绍要跟炼丹工会赌丹。赌丹之前,我希望这个消息传得越开越好。”

    不容置喙的语气。

    李长老望着少年那张平静的脸庞,拧起眉,没说话。

    牛长老,“祁绍,这件事不能开玩笑的,赌丹赌不好就要命了!”

    不等苏九出声,乔长老就迫不及待的:“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能做这个选择,说明你还是个男人!”

    苏九余光都没给他,对着牛长老微笑:“牛长老放心,想要我命的人,暂时还没出现。”

    出现的,也已经死了。

    牛长老:“你才六品还有大好的前程……”

    李长老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好,我马上就去安排。”

    苏九掏出一封邀帖:“这是我的邀帖。”

    李长老:“……”

    合着他早知道他会答应,都准备好了。

    乔长老面露笑容:“年轻人都想出风头的,我现在就去让人通知周围部落,很快整个北部都会知道你祁绍的名字!”

    他说完,就走。

    苏九侧目,眼神挺冷。

    就算开心也不要那么明显好吗?

    看着很刺眼。

    欠削。

    牛长老看见他把邀帖都准备好了,顿时急了:“你这也太胡闹了,赌丹不是小事啊!”

    李长老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对着苏九道:“你好好准备赌丹,尤其是对精神力的调配,这将会成为赌丹的关键。”

    苏九招了招手,便走了。

    等到他走后,李长老回头看向牛长老:“我这心里感觉怪怪的,乔长老有点迫不及待的想把祁绍推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