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带你们看吃S的戏

    乔长老靠在椅子上,沉吟了片刻。

    “不能找这边的人手,都是熟脸。”

    言下之意,他同意了。

    付文松恨得牙痒痒:“我现在就去办。”

    不等他往外走,一个密探弯着腰,匆匆的走进来:“长老长老,从东边传来的消息,佣兵工会出事了!”

    乔长老脸色骤然一变:“什么时候的事情?”

    佣兵工会和炼丹协会同出京城,东西两边发展,两者之间算是同盟关系。

    最近炼丹工会频繁挑衅,佣兵工会了无音讯,他们一度认为佣兵工会明哲保身,弃了他们。

    没曾想竟然是出事了!

    密探左右看了看,很着急:“其他长老呢?我还是等他们来了一起……”

    乔长老绷着脸,冷声斥责:“等什么等!究竟是怎么回事!”

    密探被斥,连忙开口:“佣兵会会长在八天前失踪了,佣兵会目前落入了一个叫沈清泉的人手里,他们正在找佣兵工会会长的孙子!”

    乔长老听得心惊胆战:“咱们部落的佣兵分会一直挺平静的啊?”

    “目前除了东边的分会,其他地方还没人知道,就连京城也没有得到消息。他们着急的找会长的孙子,就是为了以防万一,不能名正言顺的掌控佣兵会,也能利用会长的孙子在背后掌控!”

    北部的京城势力,除了那些商人之外,也就只有佣兵工会和炼丹协会了。

    炼丹协会被挑衅,佣兵工会突然出事。

    这件事一定不寻常!

    乔长老挥手:“快,速速传消息去京城给诸葛会长处理。”

    密探刚一转身,乔长老又忙问:“等等,我记得佣兵工会会长是姓……祁?”

    密探点头:“不错。”

    默默听了半天的付文松,神色一变:“他的孙子叫祁绍吗?”

    密探愣了一下:“你们认识?”

    乔长老:“……”

    付文松:“……”

    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

    密探见他们不说话,敏感的察觉到什么,抱拳便往外走。

    付文松眼神一狠,便要出手。

    乔长老一把拉住他:“你这么来回跑,也累了,不如休息一夜再走吧?”

    密探后退一步,颔首:“分内之事。”

    乔长老掏出一颗丹药递过去:“这是四品初期的培元丹,你的身份危险,若是受了伤可以撑一下。”

    密探有些迟疑的:“不用了……”

    乔长老笑着把丹药塞进嘴里嚼了,笑着:“怕我害你啊?喏,拿着。”他又掏出一颗培元丹,递了过去。

    拒绝一次,总不能拒绝第二次。

    密探接过丹药,并没有吃下去。

    然而,在他转身刹那,直直的倒在地上。

    付文松一愣:“师父?”

    乔长老冷笑着走过去,用脚碾碎了掉在地上丹药,“他的确很谨慎,可惜我的毒不用吃进嘴里,即可要命。”

    付文松钦佩的眼神:“师父你真厉害!我现在就去让人通知佣兵工会的人,告诉他们祁绍在这里!”

    乔长老抬手:“急什么?只要他人在这里,就跑不掉。赶紧尸体给处理了。”

    付文松终于露出笑脸:“好,我马上去办!”

    可怜的密探,没有死在敌人手里,反而死在了自己人手里。

    冤的很。

    没人知道密探的到来。

    李长老不知道,牛长老也不知道。

    大家只知道付文松又去炼丹房了,恢复了傲气,跟一样没两样。

    很快,炼丹工会给的三天时间到了。

    那群叽叽喳喳的人群,再次把炼丹协会的大门给堵住了。

    炼丹房里,弟子们担忧不已。

    苏九不慌不忙的拍了拍手,回头问:“你们想不想看戏?”

    众人一愣,好奇的:“看什么戏?”

    苏九笑了笑:“炼丹工会吃屎的戏。”

    众人一脸黑线:“长老们都快担心死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卓洛侧目看着他,两天的相处,他觉得他不像是在开玩笑,而是认真的。

    “你有什么主意吗?”

    苏九神秘一笑,抄着双手往外走:“想看戏的就跟我走。”

    付文松满脸不屑,扬声道:“小心好戏没看到,惹了一身骚。”

    众人没有理他,考虑都没考虑就离开炼丹房了。

    只剩下一个王二,专心致志的炼丹。

    这种被人忽视的感觉,犹如万蚁噬心,令付文松寝食难安。

    从小他的炼丹天赋异于常人,从来都是万众瞩目的聚焦点。

    何曾受到过这种冷遇?

    等着吧。

    等到祁绍被人抓走,看你们一个个的又能如何!

    付文松阴沉的想着,还是跟了出去。

    一群弟子全部往炼丹协会的外面走去。

    门面的那间房,外面皆是咒骂的声音。

    “炼丹协会里面的小垃圾,三日已到,你们真要当缩头乌龟吗?”

    “哈哈哈,我奉劝那些炼丹师还是另寻他处吧,我们炼丹工会很乐意接受你们!”

    “林大师,你看,这就是炼丹协会,真是丢人现眼啊!”

    付文松从人群里挤到门边,却并没有看见祁绍。

    他拧眉,问其他弟子:“祁绍呢?”

    问及祁绍,两个女弟子脸颊绯红:“他们去后面了……”

    “后面?”

    不等女弟子开口,就见弟子们忽然让开一条道。

    苏九慢步走来,停在门口:“你们都是炼丹工会的人吗?”

    李长老,乔长老,牛长老都站在门口。

    一看见苏九出现,李长老就伸手去拦:“这些是炼丹工会的人……”

    苏九摆手,迈脚跨出房门,再度扬声:“小爷跟你们说话呢?都哑巴了?”

    炼丹工会为首的林大师,也就是三日前带人来搞事的人。

    他讥讽的笑起来:“哈哈哈,看来炼丹协会真的是没人了,连小屁孩都派出来了,再过两天,襁褓里的婴儿,是不是也要拉出来溜溜?”

    苏九抬眼,目光清冷:“人讲话,狗打岔。”

    蕴藏着元气的声音,传的非常开。

    周围一种看戏的围观群众,全部都愣住了。

    卧槽!

    炼丹协会这次来了个狠人吗?

    难道是要应约赌丹了?

    众人立马精神起来。

    刚刚被苏九骂成狗的林大师,抬手一指:“你敢骂老子?”

    苏九歪嘴一笑:“老子会骂人的时候,你还在你老子的身体里呢。”

    噗——

    在场众人差点笑喷出来。

    炼丹协会的弟子憋着笑,女弟子则红着脸,暗骂祁绍流氓。

    林大师怒吼:“你这个小杂种!”

    苏九没搭理他,目光看向其他人:“再问一遍,你们都是炼丹工会的?”